鳥族少女


5. 夜半

日期:2020-04-14

鳴賀關切地看著娜恩問:「你生病了嗎?我剛才聽了你說甚麼天藍色的藥。」

娜恩紅著臉大力地搖頭:「不,沒有呢!」她才不想被鳴賀知道自己是個每天要吃藥的病人。

「真的嗎?」鳴賀皺皺眉,好像有點擔心。

「啊!」菲亞誇張地打了個呵欠,然後說:「我先回教室,你們慢慢聊吧。」說罷她快速執拾了餐具,便往通向教室的樓梯走去。

「菲……」娜恩的聲音停住了在半空。

鳴賀坐了在菲亞本來的座位,凝視著娜恩,害娜恩滿臉通紅起來。

「我……我也要回去教……」娜恩輕聲說,可以鳴賀卻像是聽不見一樣,逕自向她說:「你是不想吃天藍色的藥丸嗎?」

娜恩沒想過他竟執著於這件事,而且他提及天藍色的藥丸,即是他都聽到剛才的對話了。

她有點生氣地說:「為甚麼人人都要我吃藥呢?我都沒有吃藥一個月了,根本沒有甚麼不適!我根本不是病人!」她說著生氣地站起來,往樓梯跑去。

鳴賀沒有追上前,卻是一臉憂心地坐著,心裡想:「娜恩已經一個月沒有吃藥了?那麼她會不會變成哥哥那樣?她……好像不太了解自己的狀況?」

這天,娜恩沒有心情上課,菲亞還以為她仍在為跟鳴賀獨處的事害羞。

晚上吃過晚飯,娜恩回到閣樓,拿起藥瓶猶豫了一下,但隨即想起母親每天每夜在提醒她的吃藥,現在連菲亞和鳴賀都在強逼她,一想到這裡就覺得十分生氣。

她從藥瓶中拿了一顆藥丸,大力地扔出窗外,然後撲到床上,想借著睡眠把煩惱忘掉。

也不知是因為背部的痕癢,還是因腦中的憤怒,她在床上輾轉反側。

也不知過了多少個小時,窗外突然哇啦哇啦地下起雨來,她禁不住起床走到窗前,看著黑夜中的雨勢,不知為何想起平時做夢夢見在黑暗中沐浴的情形,她突然想出去走一走。

她脫掉睡衣,再套上寬闊衣裙,以免刺激到背上的皮膚,說起來,剛才換衣服時,背上好像不只痕癢,還有點刺痛。

「也許被我抓癢抓傷了。」她這樣想。

她輕手輕腳地拉開閣樓的門,外面只有來自客廳小夜燈的微弱燈光,父母親一定都已在睡房熟睡了。

她慢慢地沿木梯子爬下去,在大門前拿了件雨衣披上,輕拉開大門、走出去、關上。

夜半的街頭一個人影都沒有,各家各戶的都沒有了燈光,娜恩從來沒有試過這個時間一個人在外,但這刻她走在雨中,心情確是好像好了點。

她走在平時上學的石子路上,石子與石子之間積了些雨水,她無意義地用鞋尖撩起地上的水花,讓水花把心中的煩惱都帶走。

「踏踏……踏踏……」奇怪,娜恩明明只是用腳尖像跳舞般夜行,背後不遠處卻傳來了隱約的腳步聲。

她本來正在放輕鬆的心情突然有點緊張起來,她不禁怪責自己竟然一個女生大半夜在街上走,要是遇上危險怎麼辦?

雖說這小鎮一直都很太平,但有時候也難保有甚麼事發生,而且她剛走過法羅的家門前,剛才的腳步聲會是來自他嗎?

「踏踏踏踏……踏踏踏踏……」她試著快走了幾步,後面那腳步也隨之急促起來,那人明是衝著她而來!

娜恩心想:「如果我現在要回家,要不回頭走,那我就會跟那人碰個正著;要不繞過幾道小巷回家,但路程就較遠。」

她心盤算著,走小巷雖然較遠,但因為那兒較多轉彎轉角,如果快跑的話,也許可以甩掉那個人。

於是,她心中數了三聲,便立即快跑起來!

當她跑起來時,雨水更是大顆大顆地灑在她的臉來,雨水的聲音加上她自己的腳步聲,令她沒法聽到後面那個人有沒有跟過來,不過她也管不了那麼多,她只是一股作氣地想跑回家,心中祈求不要被那個人追上。

「啊!啪!」可是她跑得太急了,加上地上那不平的石子路,她不小心就摔倒在地上。

她心裡慌得很,正想用力站起來之際,在月色下,她看到地上除了自己的影子外,還有另一個人的影子。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