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族少女


3. 不藥

日期:2020-04-12

「我回來了!」娜恩跑進家門。

母親正在打掃,她說:「把飯桌上那瓶藥丸拿回房間吧,免得我老是要爬上來為你送藥。」

「知道。」娜恩瞄了瞄飯桌,上面有一個大大的玻璃瓶子,裡面塞滿了藍色藥丸。

她把瓶子放進盛滿書本和作業的袋子,然後提著袋子爬上了閣樓。

「晚飯後記得吃藥啊!」母親的聲音從下面傳來。

「知道。」娜恩喊了回去。

「今晚你爸爸晚點回,九時才吃飯。」母親又說。

「知道!」

娜恩打開了小圓窗,把藥瓶放了在窗前。

然後飛撲到床上,把本來縛得緊緊的馬尾鬆開,一襲烏黑的長髮登時披在胸前。

她打開作業,埋首在學習中。

娜恩每天的生活基本上都是這樣度過,本來順著這樣的日子,她該會順利畢業,然後隨便找一份工作、結婚、產子,重複母親一樣的人生,可是有時候一個小念頭,足以帶來天翻地覆的改變。

父親在鎮上一家大型的餅乾工場打工,再過兩個月就是旗他國的傳統節慶珍糧節,人們喜歡互相送贈餅乾,喻意要追求簡樸的糧食,拒絕大魚大肉,所以父親每年這個時候都要加班。

說是要簡樸的糧食,這意義老早就已變質,現在的餅乾都不是以前那些小麥餅,而是華麗的曲奇、夾心餅等。

等父親回來一家人吃過晚飯,娜恩洗過澡後便爬回閣樓,母親不忘又再提醒她睡前要吃藥。

娜恩伏在床上完成了作業,然後就到窗前把藥瓶打開,準備吃完藥後就睡覺。

她用力想扭開瓶蓋,可是蓋子卻很緊,她把手撐在桌上使力,「哇啦」蓋子是終於打開了,但天藍色的藥丸卻是灑了一地。

「唉!煩死了!」她抱怨著想拾起瓶子,這時突然一個黑影從小圓窗撲進來撞上了她的手。

「啊!」她大聲地驚叫了出來,定睛一看,是昨天那隻擁有天藍色眼睛的烏鴉。

烏鴉用腳丫子在踢地上的藥丸,這時房間的門卻被敲響了。

娜恩也顧不得烏鴉和藥丸,便跨過去拉起閣樓的門。

「剛才聽見你在驚叫,有甚麼事嗎?」母親從門外的梯子探頭進來,一眼便看見地上的藥丸。

娜恩回頭一看,烏鴉已不見了,她還未開口解釋,母親便說:「怎麼那樣不小心?雖然藥丸沾了灰塵,可是這都是國家藥局那邊取來,要到日子才可以再取,就只好拍拍灰塵吃掉吧。」

「知道,我會的了。」娜恩道。

「晚安,我的女兒。」母親說。

「晚安,母親。」

母親離開後,娜恩拾起地上的藥丸,上面確是沾了灰塵,她逐顆藥丸拍掉灰塵,然後放回瓶中,正想把剩下一顆放進嘴巴中之際,一個從來沒有過的想法卻冒了出來。

「如果不吃會怎樣呢?」

她定睛看著手上的藥丸,上面還是有少許的灰塵,她想:「藥丸掉過在地上,已沾上了灰塵,搞不好吃了可能沒病也變有病,還是不吃也罷。」

她不自覺地點點頭,覺得自己的想法很對,於是便把藥丸放回瓶中,輕說了一句:「就吃少一次藥試試看,也許我根本沒有病。」

她把瓶子放好在桌上,正想回到床上,卻又想起一件事:「不對,母親說不定會點算瓶中藥丸的數目,被她合道我沒有吃藥一定會捱罵的。」

於是,她又扭開了瓶子,拿出一顆藥丸往窗外大力一丟,藥丸便墜落到屋子後山坡的樹林。

「嘻,我真聰明。」她邊想邊回到床上睡,這夜她依舊做了那些在棉花糖中嬉戲、在漆黑中不停沐浴的夢。

等到一覺醒來,她惺忪著爬起床,仔細地感覺一下自己的身體,覺得確是沒有甚麼不妥,於是她決定今早也不吃藥了,便又把一顆藥丸扔出窗外。

從這天起,她都照辦煮碗,沒有吃過藥,身體也沒有甚麼異樣,直至一個月後……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