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族少女


1. 平凡少女

日期:2020-04-10

「咯咯」。

睡房的門被敲響,本來盤膝坐在床上做作業的少女蹦跳著下了床,打開房門向下看,見到母親端著一個托盤,托盤上有一杯水和兩顆天藍色的藥丸。

她之所以在打開房門後向下看,是因為她的睡房其實是在閣樓,母親是沿著木梯爬上來敲門的。

「我在樓下喚了你很多次都沒聽見呢!我吃藥時數了一下,才發現你忘了吃藥丸,又要我特意爬上來拿給你。」母親抱怨著。

「母親啊,少吃一兩顆有甚麼關係嗎?」少女雖然這樣說,還是把托盤接了過來,然後又道:「你看我多精神,一點也不像是有病。」

母親白了她一眼道:「到生病時才吃就太遲了!你先吃一顆吧,留一顆明早起床立即吃。」

少女點點頭,也沒再反駁,乖巧地說:「知道,母親。」

「吃了就快睡。」母親說罷想爬下木梯,卻又停了下來道:「啊,不然我明天拿個瓶子盛一半藥丸給你放在閣樓,免得我老是要爬上來。」

「好的,母親。」

母親又想再爬下木梯,但又再次停了下來說:「你這丫頭一定要記得吃啊!」

「知道了,我就寫一張便條放在枕頭上提自己好了。」少女說:「母親,晚安。」

「晚安,我的女兒。」母親終於爬了下去,少女也關上房門,把托盤放到窗邊後,便回到自己的床上,把只餘一道題目便做好的作業完成,再在右上方工整地寫上自己的名字:「娜恩歐特。」

娜恩今年十七歲,在鎮裡的學校讀十一年級,跟父親母親一起住在一間小木屋裡,家境不算很富裕,但父親改建了閣樓,讓她總算有自己的房間。

娜恩從小就每天都要吃天藍色的藥丸,早晚各一顆。其實也不只她,她的父母親也要吃,不過她一直不知道自己生了甚麼病,她雖然有問過,但父母親就只說是很複雜的病,不好解釋。

少女把做好的作業丟進放在地上的白色布袋,然後爬起床想把閣樓那小小的圓窗關上。

可就在她走近窗前時,卻見到一隻烏鴉站了在窗邊,烏鴉的黑色羽毛在月色下透出光澤,天藍色的眼睛看著娜恩,嘴巴發出「吖吖」的叫聲。

「烏鴉先生你好。」娜恩向她笑了笑,她從小就喜歡鳥兒,甚麼鳥兒她都喜歡。她在十歲時,曾於路邊撿過一隻翅膀受傷的翠鳥回家飼養,但母親好像不太喜歡,第二天翠鳥就不見了。

烏鴉繼續發出吖吖的叫聲,娜恩看見牠的雙眼,便說:「你那天藍色的眼睛真像我的藥丸,正好提醒我要吃藥。」她說罷拿起水杯把一顆藥丸吞下,再向烏鴉說:「那你以後來提醒我吃藥吧。」

烏鴉抖動了一下頭部,嘴巴的聲音不知為何聽起來有點悲傷,然後也再沒有看娜恩一眼,便拍拍翅膀飛走了。

娜恩關上窗和昏黃的電燈,然後拖著腳步爬上了床,蓋好被子,瞇眼看了看窗外的星空後便緩緩沉睡。

娜恩常常會做很多奇怪的夢,她有時會夢見自己在一堆棉花糖中嬉戲,有時則在漆黑中不停沐浴。

等到陽光從小圓窗照進來時,她的夢就會完結,接著睜開眼吃顆藥丸,開始新的一天。

娜恩換上了水手領子的校服,把布袋斜掛在肩上,甫打開房門爬下木梯,便聽到母親問:「早安,吃了藥丸嗎?」

「早安,吃了。」她回答,然後抓起餐桌上母親預備的麵包往嘴裡塞。

「女兒啊,不要吃這麼急,會影響身體的。」父親邊說邊慢條斯理地吃著粟米。

「我上學要遲到了!」娜恩說。

「呵呵,對啊對啊!上學很重要呢!」父親說。

母親瞪了父親一眼道:「你呢?你吃了藥沒有?」

父親嬉皮笑臉地拿起一顆藥丸道:「別緊張,我現在吃呀!」

娜恩喝了半杯牛奶,便向家門跑去:「我要上學了,再見。」

她沿著兩旁都是民居的石子路跑,經過了一所比較大的石屋,門前坐著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一大清早在門前放張小圓桌在喝小麥酒,當他看見娜恩跑過,便大聲道:「美麗的少女啊,上學有甚麼好呢?來當我的妻子吧!」

他可不是頭一次這樣說,而他看娜恩的眼神總是色迷迷的,他名叫法羅,是鎮上出了名的好色之徒,因為父親留了些錢便整天不務正業,不過有些少女倒真是傾慕他的家財而當了他的妻子,他目前已經有三個妻子了。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