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歸


21. 短聚

日期:2019-05-31

「呂瑰,阿發嚟啦!」Suki興奮地說。

這時大家都屏息靜氣,看著大門慢慢打開,一個圓鼓鼓的肚腩出現在面前,肚腩是屬於一個看來約六十歲,長得頗高的阿叔的;大家都知道,我們終於都等得到發叔。

阿發一臉凝重地環視著我們,始開口問:「阿瑰喺度?」

這時,我們已聽到呂瑰的嗚咽聲:「發!我喺度!我喺度!」

這時,阿發仍未能看到,聽到她,呂瑰在我們身邊奔跑過去,就在抱住阿發的時候,她仿如變成了一個實體,把滿是淚痕的臉埋了在阿發的胸膛中。

「阿發!」她百感交雜地叫著。

阿發被這突如其來的擁抱嚇了一大跳,發出了一下比鬼叫還悽厲驚呼。

「呼呼呼……」阿發重重地喘著氣,試著平復自己的情緒。

呂瑰聽到他的呼吸聲,即昂起頭來看看他,這時我們其他人才發現,呂瑰本來血跡斑斑又滿是污垢的臉,竟然變得十分乾淨,一雙眼睛不再是空洞洞,換成了一雙靈巧的眼睛。她的一頭亂髮,也突然變成了一束豐盈光滑的馬尾,而身上骯髒的衣服和鞋子,也變成了仿如新衣的雪白顏色。

我們無不被眼前的景像震懾,「愛情嘅力量真係好大呀!」Suki如痴如醉地看著。

「阿廢,你幾好嘛?」呂瑰說。

「好好。」阿發凝望著呂瑰,眼中的淚花不停打轉,一時間感觸得說不出話來。

「阿廢,我終於揾到你!」呂瑰又重新擁著他,在他懷中嗚咽著訴說當日偷渡的經歷。

「唉!慕蓮同我一齊偷渡,佢就走到,我就走唔到……」呂瑰嘆了口氣,續道:「你有冇慕蓮消息呀?」

「有,佢有同我講你中槍嘅事,我哋都好難過。」

「嗯……係呢?你……有冇娶老婆?」

阿發沉默了一會,開口道:「冇。」

呂瑰看著阿發,時間好像靜止了一樣,然後她垂下頭,過了良久卻又再抬頭苦笑著說:「我要走啦!可以見你一面我開心。」

說罷她轉過頭來:「黃師傅,你係唔係會幫我?」

黃師傅踏前了一步,拿出一道黃符,温柔地說:「好快就過去,希望你來生唔好咁痛苦。」

呂瑰望望阿發:「雖然我曾經好希望你個心永遠有我,但知道你冇再娶,我竟然冇開心,而係好擔心你會寂寞。」

阿發昂了一下頭,似是要把快流出眼眶的淚水都倒回去,說:「對唔住,瑰。」

除了嬌婆外,我們全都不解地看著阿發。

「我講大話,我娶咗老婆,我怕你難過先呃你。」他說。

呂瑰笑了笑:「咁就好啦!」

「你真係冇唔開心?」阿發問。

「本來我應會唔開心,以為揾到你就可以永遠同你一齊,但原來你有你嘅人生,我有我嘅路;喺揾你呢個過程,我總算學識咗愛情。」呂瑰眼泛淚光地瞄了過來,笑著向Alexendra點了點頭。

「我老婆就喺門外。」阿發說。

「瑰。」這時一把女聲傳來,門外站著一個和阿發年紀相約的胖大嬸。

「老婆。」阿廢回頭喚了喚她。

「瑰!你係唔係喺度?」發嫂大聲說著,並向屋內四處張望,她似乎看不到呂瑰。

「慕蓮!阿發,你老婆係慕蓮?」呂瑰詫異地說。

阿發點了點頭,發嫂上前挽著阿發的手臂,呂瑰笑了一下,用手在發嫂前揚了一揚。

發嫂突然見到呂瑰,立即淚如泉湧,上前把她實實在在地抱住說:「瑰!對唔住呀!我當年拉住你走出去,累死咗你!對唔住!」

呂瑰笑說:「整定嘅,唔好難過,有你照顧阿廢,我好開心。」她輕拍著發嫂的肩膊:「我好滿足,我要走啦。」

發嫂放開了她,一臉不捨。呂瑰卻輕喚了一聲:「黃師傅。」

黃師傅走上前取出梳子,梳著呂瑰的長髮,就像是傳統婚禮前的上頭儀式一樣。然後,她在呂瑰的頭頂貼上黃符,說:「同大家講再見啦。」

呂瑰笑著點頭:「拜拜。」我們其他人有的笑著、有的哭著,阿發和發嫂異口同聲地說:「來生再見。」

黃師傅手按在黃符上,嘴巴唸唸有詞,不久,那微笑著的呂瑰愈來愈淡化,就這樣,直至完全看不見。

「祝你來生幸福。」我牢牢牽著Alexendra 的手,心裡如此想著。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