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歸


20. 嬌婆

日期:2019-05-30

「你肯定?」我大聲問呂瑰。

回答我的卻是阿婆和Alexendra;阿婆舉起拐杖指著我:「我肯定識恆宇仁龍拳。」而Alexendra則壓低聲音說:「唔使問阿瑰,問婆婆就得啦!」說罷她轉向阿婆大聲問:「婆婆,你係唔係有個仔叫阿發?」

「你哋係阿發朋友?」阿婆說。

「係呀!佢……喺唔喺度?」我問。

「佢好似落咗街,你哋入嚟先啦!」阿婆開了門。

我心中大喜,高聲道:「唔該阿婆!」

「叫我嬌婆得啦!話時話你個樣都幾似阿發,你哋唔會係佢私生子同埋出面嘅女人呀可?」

Alexendra聽到即時火冒三丈:「咩話?你意思我哋似兩母子?」

「呵呵呵呵,講下笑咋,後生女!」嬌婆說。

我們隨她進了屋,嬌婆倒了些水給我們喝。

「係呢,冇聽阿發講過有啲咁後生嘅朋友嘅?」她坐下來問。

本來,我們打算等阿發回來才說,但嬌婆問起,我只好回應:「你記唔記得……鄉下有個人叫呂瑰?」

嬌婆瞪大了雙眼:「阿瑰?你哋識阿瑰?」

「嗯……」我和Alexendra異口同聲答。

嬌婆臉上的表情由歡喜變成疑惑:「照計,阿瑰應冇親人架啦喎!而且你哋嘅年紀……哦!你哋係唔係阿瑰同鄉姐妹嘅仔女呀?」

「唔係,係咁嘅,阿嬌婆,即係咁,你有冇心藏病,血壓高嗰啲?」我一時也不知如何說明。

「嬌婆我雖然年紀大,但不知幾健康!係今年年頭捉賊跌親,而家先要棟拐杖之嘛!」她自信地道,然後更補多一句:「個賊有畀我捉到架!」嬌婆一把年紀竟如此勇武,令我們不禁豎起指公。

她見我們讚嘆的表情,便再說:「嘿!莫講話賊,鬼我都唔驚!」

「嬌婆你咁講就好啦!因為我哋想同你講……」我一字一句,思索著應從何說起。

「後生仔講嘢一忽忽講唔出,係唔係腎虧呀?」嬌婆大喝道,令我即時漲紅了面。

這時呂瑰開口道:「算啦!我現身畀佢睇佢就明。」說罷她用手在嬌婆眼前揚了一下,然後輕聲地說:「嬌婆。」

嬌婆看著眼前的呂瑰,臉色瞬間發白,大叫起來:「你……瑰!鬼呀!」

「嬌婆!嬌婆!唔使驚!」Alexendra連忙上前扶了她一把。

「嬌婆!我唔會害你架!我想臨走前見下阿廢。」呂瑰說。

「嘩!嚇死阿婆囉!冇陰公啊!」嬌婆拍拍心口,呼著氣說。

「又話唔驚?腎虧呀你?」我不禁問道,卻被Alexendra狠狠瞪了一眼。

「嬌婆,我好掛住阿廢,佢幾好吖嘛?」呂瑰說著哭了出來。

「幾……幾好!」嬌婆果然是女中豪傑,她已稍為鎮定下來,她續道:「我打個電話畀阿發,叫佢早啲返呀!」她慢慢站起,拿著電話走到騎樓去,Alexendra卻在後大叫:「嬌婆,我叫埋其他幫呂瑰手嘅朋友上嚟得唔得呀?」

嬌婆擰轉面,一副驚慌的表情:「咁多鬼?阿婆心驚呀!」

我不禁笑了起來:「唔係呀!佢哋都係人嚟。」

嬌婆聽罷又拍拍心口:「你兩個講嘢都一舊舊,真係天生一對!叫啦叫啦,我屋企好耐都冇咁熱鬧過!」她說完又繼續向騎樓走去。

Alexendra轉身温柔地對著呂瑰說:「好快就見到阿發啦,你要記住祝福佢。」

呂瑰點了點頭,一臉熱淚盈眶;與此同時,我也發了訊息給黃師傅、Lyle等人,把好消息告訴他們,才過了十分鐘,眾人都來到了嬌婆家,而嬌婆也從騎樓回到了屋內。

「嬌婆呀,阿發幾時返?」我問。

「就快啦!」

雖然嬌婆這樣說,但我們還是等了大半小時,門外才傳來開鐵閘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