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門公園的咒樂


34. 結局

日期:2019-12-16

令我震驚不已的,就是我送給阿晴的手鏈!那手鏈現在竟然穿在老婆婆手上。

我驚訝得捉著她的手問:「點解?點解阿晴條手鏈會喺你手上?」

「啊啊啊啊啊……」與此同時,遠處章魚的聲音愈來愈悽厲痛苦,時叔的聲音也傳了過來:「死啦你!死妖怪!殺殺殺!」

老婆婆的眼角流下了眼淚,她抿著嘴唇沒有回答我。

不知為何,我的眼淚也滑到了下巴,滴在老婆婆臉上。我好像明白了一些事,阿晴失蹤後,她的手鏈在老婆婆手上,就只有兩個可能性,其中一個是老婆婆就是令阿晴失蹤的原兇,但她卻一直在公園守護我,最後捨身救我,她絕對不像是會害阿晴的人,加上我對她總是莫名奇妙地有一種熟悉感,所以我較傾向相信另一個可能性。

「你……」我猶了一下又繼續問:「你係唔係……阿晴?」

老婆婆的淚水像泉水般湧出來,然後嗚咽著:「Teddy……」

「真係你?阿晴,點解你會變成咁?」

「我……我……」她有點喘不過氣來,很辛苦才能繼續說下去:「我去公園……問人有冇見過世伯死之前接……接觸咩人,點知有幾個唱歌女人……捉住我,捉……捉咗入廁所,其……其中一個老女人佢嘴對嘴錫咗我一啖,重話我啲衫好靚,除晒我啲衫……我畀佢錫完之後,佢重話我廿四小時之內就會老死,而佢就會愈來愈靚……」

我撫著她的臉,著急地道:「唔好講啦,我……我一定會救你!」

她搖搖頭道:「冇用啦,我個頭後面……好痛。」

她的頭部剛才一定是重擊在地上,撞破了頭以致血流如注,我不禁用手按住她流血的地方大叫:「冇事架!好快冇事!」

她的軀體愈來愈冷,我搓著她的手、她的臉喊叫,可是她只能氣若游絲地道:「你啊……唔好再淨係……掛住搵錢,要多關心身邊……嘅人,要多多……愛自己……」說罷她的一雙眼睛就慢慢合上,任我如何叫喚都沒有反應。

我伏在她身上泣不成聲,這時卻聽到時叔歡呼的聲音,哈哈大笑地跑過來!

「哈哈,獅子山,隻章魚畀啲爬蟲咬到傷晒,我再狠狠咁補咗幾刀插死咗佢!真係好……」他邊跑過來邊叫,卻因見到我正在傷心地哭而停止了說話。

「阿婆佢……」他呆立在我們面前。

「嗚啊……原來佢係阿晴!原來佢係阿晴!佢被隻章魚搞到變咗阿婆!」我沒有抬頭看時叔,而是繼續伏在阿晴身上,哭得整個人在抽搐。

「唔係啊……佢個樣……」時叔結結巴巴地說。

我聽見時叔這樣說,不禁疑惑地抬起頭,看看阿晴的臉,她的臉竟然已不再蒼老,而是變回我認識的阿晴那個美麗、年輕的外貌。

「阿晴,」我哭著說:「你變返靚啦,你擘大眼睇下!」可是,她的血還是不停在流,她的身體仍然冰冷,她的雙眼仍然緊閉。

時叔輕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後轉身離開,讓我跟阿晴可以獨處,可是沒過了十秒,他的叫聲卻從樹後傳了過來:「哇!」

我擔心他出事,慌忙輕輕把阿晴放在地上,跑到去樹後,見到時叔呆望著地上,只見地上有蛇、陸龜和蜥蜴等在噬咬著一堆已經了無生命力、滿是刀傷的觸手,觸手的上身則是……咦?上身的竟然不是剛才被小紅尊稱作「大人」的美少女,而是一個賤肉橫生的大嬸,而且是我見過的大嬸,就是日間時跟阿伯在跳著辣身舞的娜娜!原來娜娜就是「大人」!

「明明我頭先用刀拮佢嗰時,佢都唔係咁嘅樣,點解……?」時叔疑惑地嚷著。

我垂下頭道:「係因為佢死咗,佢本來盜取自阿晴嘅青春都去返阿晴度……所以佢就變返本來咁。」

這時,本來昏暗的公園突然被晨曦的陽光照耀,時叔道:「天光啦,我哋應該可以返出去。」

「我唔可以留低阿晴喺度。」我壓低聲音道。

「你留喺佢身邊,只會被人以為你殺死咗佢!」時叔拍拍我:「放心啦!我有辦法令你哋可以見面。」

我驚訝地看著他,他堅定地說:「我可以經彩虹站嘅鬼門關出嚟,亦有辦法帶你入去見你女朋友,到時,你哋就可以好好道別,做個來生嘅約定。」

「時叔……」

「而且,你都可以再見你爸爸一面。」

「嗯。」

我們來到昨夜進來的閘門,外面已完全沒有紫霧,是一條正常不過的街道。我們先後爬出去,乘時叔的的士離開。

警方在下午時份致電告訴我他們發現了阿晴的屍體,可是他們並沒有提起章魚的屍體,也沒有談及爬蟲館被破壞的事。我相信他們都被這些不可思議的現象嚇怕,把事件封印起來,不打算調查下去。

等阿晴的喪禮過後,我便會跟時叔進鬼門關一趟,那將會是另一個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