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門公園的咒樂


33. 逃生

日期:2019-12-15

「撞爛佢啦!」我邊叫邊推著老婆婆,她總算來到時叔身旁。

只見時叔用刀柄不停鑿向玻璃,企圖把玻璃弄碎,可是卻不得要領。

可是,就在這時,我身後一陣陰風,一條觸手就在我的髮尾揮過。

「啊!」我害怕地叫了出來,然後蹲了在地上想避開章魚的攻擊。

老婆婆見狀,笨拙地伸出雙手在我的頭上方,並且大叫:「唔好傷害佢!」

「哼!本來你已經冇利用價值,我係想放你一馬,點知你不識好歹!」章魚沒有走近,牠只是伸出了長長的觸手,牠的聲音仍是在樹下傳來。

「佢……佢講咩利用價值?唔通阿婆你都係章魚嘅手下?」我震驚地問。

當我正在問她時,我看到時叔從腰包取出鑰匙,把鑰匙的尖端大力地擊在玻璃上,玻璃應聲破裂。

「今鋪掂呀!你哋都快啲入嚟啦!」時叔興奮大叫,同時跑進了爬蟲館,但他的手被玻璃割傷了。

這時我仍半蹲在地上,章魚的觸手在我身後亂舞,我想站起來跟時叔跑進去,可以那可疑的老婆婆就在我面前。

就在我對她充滿懷疑之際,她突然欠一欠身,雙手用力把我推向爬蟲館,並嚷道:「快啲入去!」

時叔同時伸手拉了我一把,當我看清楚眼前狀況時,我和時叔都已在爬蟲館裡,而老婆婆則被觸手纏著。

「頭先……頭先係阿婆救咗我?」我驚訝地問。

「係,係佢擋住啲觸手兼推你入嚟!」時叔說。

是她救了我,我剛才還在懷疑她?

她在爬蟲館門前掙扎,我見狀立即把那盛滿螞蟻的盒子扔過去,盒子撞到觸手之後,蓋子便撞飛了,裡面大量的螞蟻旋即爬上了觸手。

「啊!」章魚的驚呼聲從樹後傳來,看來螞蟻正在發揮效用!

牠的觸手捲著老婆婆在揮動,可是卻沒有放開老婆婆的意思。

「點算好?」我唯一可以攻擊牠的那盒螞蟻都已經扔了出去,這時時叔拿著小刀,正躊躇著要去刺章魚的觸手,可是牠實在動得太快了,隨便用小刀刺過去的話,反倒可能會剌中老婆婆。

「係啦!」我突然靈機一觸,連忙問時叔:「快啲!快啲畀條鑰匙我!」

他也沒問我拿鑰匙是為了甚麼,就直接遞了給我。

我脫下上衣包著自己的手以作保護,然後握著鑰匙逐一擊破館內困著各種爬蟲的玻璃箱。

「啪啦哐啷……乒乒乓乓……」玻璃碎裂的聲音此起彼落,而我的內心只有一把聲音:「我要救佢!我唔可以再畀任何人喺我面前死!」

那些蜥蜴、大陸龜和蛇都空群而出,不知為何,牠們就像被甚麼吸引著般,都自動向章魚的方向走去。

章魚也好像感到正有大量牠所害怕的爬蟲走近,牠的觸手突然一揮再大力一甩,把老婆婆狠狠摔在地上。

「啊!」「阿婆!」我和時叔大叫。

只見爬蟲們像遇上獵物般迅速走向樹後,然後樹後傳來了章魚的驚呼:「唔好啊!唔好咬我!」

時叔拿著小刀跟了去樹後,而我則立即撲到老婆婆身邊,只見她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頭部後方因撞擊而滲著血。

「阿婆,你冇事呀嘛?你唔好瞓呀!」我大叫。

她微微睜開雙眼道:「多謝你救我。」

「係你救咗我就真。」我道。

「我……我可唔可以摸下你塊面?」她突然提出了要求。

我點點頭,便哄前讓她撫摸我的臉,但就在這一剎那,我看到一件物件,令我的心臟幾乎停頓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