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門公園的咒樂


32. 反抗

日期:2019-12-14

「好,咁……咁我哋行啦。」我說。

我和時叔鑽出花叢,才發現這個區域也許是甚麼玫瑰園之類,因為眼前是一大遍玫瑰花海,我突然想起阿晴,她一向都很喜歡玫瑰。

我稍振作了一下心情,便跟著老婆婆前進,她的步伐很慢,令我和時叔不禁緊張地四處張望,生怕那章魚不知從哪裡鑽出來。

「係呢,後生仔,你入嚟公園係搵你女朋友?」老婆婆稍回頭問。

「你……你點知架?」我問。

「我偷聽到你同時叔講。」她說。

「嗯,我老豆畀啲妖怪殺咗,阿晴比我更加傷心更加上心,佢同我講會嚟公園,但之後就失蹤咗……我……我真係好想搵返佢。」我頓了一頓,問她:「係喎!你有冇見過一個女仔?佢應該係著住一條黑色連身裙同埋短靴,頭髮長長,身型略瘦,身高去到我耳仔咁上下。」

她搖了搖頭,卻沒有回答。

這也難怪,日間公園這麼多人,又怎會留意到一個普通的女人?

我們漸漸靠近爬蟲館,四處仍是十分安靜,難道那章魚跟小紅仍在糾纏中?不,依剛才的形勢,小紅應該已經死了,那章魚在殺死了小紅之後,難道沒有打算追擊我們?

就在我這樣想之際,我身後突然傳來時叔的驚叫聲。

當我回頭一看,卻不見了本來緊跟在我身後的時叔。

「時叔?」我輕聲呼叫。

「呀!」我隱若聽到不遠處的樹後,傳來時叔的叫聲。

「時叔!」我緊張得大叫起來,便立即跑過去,留下老婆婆在身後叫嚷:「唔好去呀!」

時叔是因為我才會被困在此,我當然不可以見死不救,我很快來到樹後,一如我所料,只見時叔正被那章魚的觸手纏住。

「時叔!」我大聲叫了出來。

這時那老婆婆也正緩緩地走過來,章魚見到她便說:「哈哈!你以為我怕爬蟲就唔可以捉到你哋?我嘅觸手好長,你哋一日未入爬蟲館,我一日都可以捉到你哋,嘿嘿嘿嘿!」

老婆婆全身抖顫地來到我身旁,拉著我的手輕聲道:「好危險,我哋救唔到時叔架啦,不如你快啲走入爬蟲館!」

「唔可以,我唔可以丟低時叔……」我帶著哭音道:「我已經丟低咗我老豆同阿晴,我唔可以再係咁……苟且偷生……」

「嗯。」老婆婆回應我。

我從褲袋裡取出那個盛滿螞蟻的盒子,快步衝往章魚前,正想打開盒子之際,一陣刀光卻映在眼前。

原來時叔奮力掙脫了被纏著的手,從腰包取出他老婆給他傍身的小刀,再狠狠地一刀劃在章魚的觸手上。

「嗚啊!」章魚慘叫起來,觸手應聲鬆開,時叔就跌到在地上,我慌忙去把他扶起。

「可惡!你哋呢啲臭男人!」章魚痛得亂揮動觸手,把我和時叔狠狠地撞開!

「唔好傷害Teddy啊!」老婆婆大叫。

奇怪,她怎會知道我叫Teddy?不過仔細一想,也許她有偷聽到我跟時叔自我介紹時的對話吧。

章魚仍因為被時叔割傷而痛苦地咆吼,時叔趁機爬了起來大叫:「快啲跑去爬蟲館!」

我回頭看看老婆婆,轉身護在她身後,半推半趕地一同向爬蟲館奔去。

「你唔好理我,你走啦!」老婆婆說。

不知為何,雖然跟她只認識了不久,但我不想扔下她。

「唔好講咁多,你盡力跑!」我說,與此同時,我看到時叔已跑到爬蟲館門前,可是明顯地那扇玻璃門已因為閉館而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