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門公園的咒樂


30. 誰?

日期:2019-12-12

小紅情急地說:「唔係呀!唔係佢哋殺!」

「唔係佢哋做,咁即係你啦!」章魚用一張美少女的臉咬牙切齒地道。

「係……係佢哋兩個互相殘殺咋!」時叔靈機一觸道。

章魚皺了皺眉道:「互相殘殺?」

「係啊,大人,佢哋起咗爭執,於是就……」小紅也慌忙地說。

章魚默不作聲,卻重重地呼吸著,然後突然從白袍下伸出異常粗壯的觸手,牠的觸手比小紅牠們三個的都要粗要長,而且泛著一種紫色的怪異光線。

牠的觸手一把捲起了小紅,然後用力地緊纏著她的腰肢。

「呀!」小紅發出了慘烈的叫聲,同時,章魚也怒吼:「本來你對我講真話,我都重可以原諒你,估唔到你竟然夾埋啲臭男人呃我!」

章魚似乎沒有因為小鳳和媚媚的死而傷心,反而是因為小紅說慌而憤怒。

「大人!我……」小紅本來痛苦的叫喊慢慢變成了微弱的叫聲。

「獅子山,小……小紅佢就嚟死啦!」時叔壓低聲線緊張地說。

我抿了抿下唇,還未來得及回應,時叔又說:「不如我哋……我哋放啲螞蟻出嚟,睇下救唔救到小紅?」

「你真係想救小紅?而家隻章魚嬲到冇留意我哋,我……我覺得我哋應該趁機會快啲走!」我說。

「走?走去邊?而且小紅心地真係唔差,佢只係畀隻章魚利用……」

「時叔,你唔係對小紅動咗真情啩?佢始終係怪物嚟,死咗對大家都好!」我質疑著他。

「我哋唔可以咁冇良心……」

「你睇下隻章魚啲觸手幾粗,我哋唔夠打架啦!一定要走!」我堅決地說,卻突然聽到身後傳來一把聲音說:「係啦!快啲走!」

我的腳指頭冒上了一陣寒意,一直湧上我的頭頂,我僵硬地把臉轉去看時叔,只見他也是鐵青了臉,喉嚨間發出久違了的「格格格格」聲。

這也難怪,我們知道公園裡有三隻在湖邊殺人的妖怪,然後從小紅口中只聽見提及過「大人」這一個人物,亦即是我們眼前的章魚,我們都沒有預料公園中還有其他「人」,可是現在我們都卻清楚地聽見後方傳來的聲音。

小紅的臉色愈來愈差,牠的觸手也只能無力地作出最後掙扎。

「而家再唔走就嚟唔切!」身後又傳來了聲音。

這時我也管不了這麼多,也不敢回頭看是誰在跟我說話,見到旁邊的小路,就拉著時叔向那邊跑。

六神無主的時叔被我拉著,邊跑邊發出「格格」聲,漸漸掩蓋了那遠去的小紅的痛苦叫聲。

我們不知跑了多久,總之是盡能力跑到遠離剛才那涼亭的地方,才敢稍停下來,把身子擠進一堆玫瑰花叢裡躲起來。

時叔已沒有再發出「格格」聲,取而代之是我們二人因逃亡而發出的喘氣聲。

我們就這樣喘了好一會,過了良久,我才回過氣來道:「你頭先係唔係……都到有把聲叫我哋走?」

時叔點點頭道:「即係除咗隻章魚,重有其他怪物!」

「都唔一定係怪物,佢叫我哋快啲走,可能係想幫我哋?」我疑惑地問。

他聳聳肩道:「又可能係有陰謀?」

我揮了揮手示意我也不知道,然後遲疑地說:「咁我哋而家點算好?」

「唉,又冇辦法離開呢個公園,遲早會被隻章魚發現,唔通只可以喺度等死?」他悲傷地說:「我……我好掛住我老婆呀!」

突然,我的背部感到一陣寒意,一把聲音幽幽地飄了過來:「我有方法!」

「吁!」時叔嚇得大力地吸了一口氣,而這次我終於鼓起勇氣回頭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