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門公園的咒樂


29. 大人

日期:2019-12-11

「時哥哥,你為我心痛?」小紅一眶淚眼望向時叔。

時叔點點頭:「你係一個可憐人,任何有血性嘅人聽到都會心痛。」他頓了一頓又道:「小紅,發生過嘅事已經冇法子改變,唔通過咗幾百年,你仍然想繼續半人半妖咁生活落去?」

我震驚地看著時叔,因為他說話時異常激動,甚至竟然流下了男兒淚。

「時叔,你為我喊?」小紅驚訝地說。

「時叔,你為佢喊?」我也驚訝地說。

時叔的嘴唇顫抖著:「我係一個入過鬼門關嘅人,我知道永生唔係一件好事,有啲鬼魂因為心有怨恨或者牽掛而唔投胎,其實真係會好痛苦。小紅,你對我嘅感情只因為對老公仍有依戀,但係時間已流逝咗成300年,所有嘢都應該完結,生命之所以有限期,係因為永生只會有痛苦……」

「時叔……」我不知道時叔當年在彩虹站進入鬼門關後經歷過甚麼,但看他如此激動,一定在當中有莫大感觸。

「時哥哥,但係我而家咁樣,我可以點?唔通你想我一死去完結所有事?」小紅似乎忘了我騙牠遺失了錢包的事。

時叔搖搖頭:「至少你唔可以再傷害其他人,唔好再喺公園呃男人錢先……」

小紅垂下頭輕聲說:「時哥哥,如果我唔再傷害人,你可唔可以同我……」

時叔不自覺地退後了兩步,然後小紅便抬起頭,兩頰通紅地道:「我哋不如私奔去遠方,雙縮雙棲?」

時叔道:「小紅,你聽我講,我……我有老婆架啦!」

小紅本來羞澀的神態突然變得憤怒,怒叫了一聲:「你有老婆?」說罷她的手腳突然都變成了觸手,向著時叔張牙舞爪!

我立即拿出袋中那個藏著螞蟻的盒子,再次防備著,但時叔又再擋在我們中間,大聲道:「小紅,如我果拋棄我老婆同你一齊,我咪就係你哋最憎嘅負心漢?我點對得住我老婆?」

小紅聽到時叔這樣一說,滿臉怒火竟立即消散,換上一張迷茫的臉容。

時叔又說:「你哋喺公園勾引啲男人,好多呢啲男人都有老婆,你哋咁樣其實咪就係做咗你哋最憎嘅狐狸精?」

「我……」小紅聽罷整個人一軟,攤倒了在地上,喃喃自語地道:「我竟然做狐狸精,真係唔死都冇用……真係唔死都冇用……我死咗佢好過……我要死……我要死……」

我和時叔看著一臉頹然的牠,只能默不作聲,雖然我們都知道她其實仍有善良的一面,只是過去一時胡塗,但是牠已經成為當了300年怪物,我們都不知道牠除了死之外,還可以如何好好地活下去。

「再見啦時哥哥,」然後牠又望向我:「你爸爸嘅事,好對唔住……」牠說罷猛地衝向旁邊的大樹,似乎是想撞樹自盡。

可是,就在牠要撞上大樹時,一個快速的身影在左方衝了過來,一把推開了小紅。

「啊!」小紅應聲跌倒在地上,這時我們才看到在她身邊站著一個廿歲左右的少女,她也是身穿一襲長袍,容貌脫俗、肌膚勝雪,櫻桃般的紅唇緊閉著,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直視著我們。

她的美貌比任何一個女明星都更加動人,看得我直發呆,直到小紅翻身撲在她的腳邊叫嚷:「大人!」

我和時叔目瞪口呆地大叫:「大人?」

「小紅,你唔係話隻章魚……呀唔係,係海神先啱……又話佢係用咗嬸嬸嘅身體?點解會係一個美少女?」時叔問。

那美少女立即彎腰溫柔地扶起小紅,語調卻是嚴肅地道:「小紅,你都同佢哋講咗好多嘢喎!係幾時開始,你同啲男人變得咁無所不談?」

她不說話說算了,一開口說話的聲音卻是老太婆的聲音,令我們可以肯定,牠只是表面上是美少女,實際上卻是非常年長!那為何牠的身體會由嬸嬸的軀體變成美少女,現在真是讓我們十分疑惑。

而且有一點奇怪的,就是她的聲音聽起來十分耳熟,我好像在哪兒聽過!我再仔細打量她的容貌,看著看著,也真係有一種說不出的熟悉感!

小紅聽到美少女……不……是章魚的質問後,旋即緊張起來,也忘了剛才是想自盡,結結巴巴地說:「大人,我只係……」

可是,牠話還未說完,章魚就突然發現地上小鳳和媚媚的屍體,然後以低沉的聲線問:「呢兩個男人殺死咗佢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