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門公園的咒樂


26. 棄婦

日期:2019-09-20

原來小鳳也在一覺醒來時,發現她的丈夫已離開了家門,她打開衣箱,發現丈夫連衣服都拿走了;而且,他們習慣把銀兩放在衣箱頂部,小鳳稍看一眼,驚覺所有銀兩都不見了。

她立即跑到媚媚家大力拍門,媚媚才半睡半醒地醒來,打開門的一剎,小鳳立即就見到媚媚只有一人在家,便緊張地問:「你家老爺不在?」

媚媚剛才一直以為老爺就在床上熟睡中,此刻才留意整間屋就只有自己一個。

小鳳連忙把自己的遭遇告訴媚媚,然後媚媚也發現,丈夫的衣物和家財都不見了!而當小紅來到,她們就知道她的情況也時一樣。

她們在家門前哭哭啼啼的,實在不知如何是好,這時媚媚的嬸嬸聽見其他村民所說,便過來看望她們。

「男人的心走了,叫也叫不回呢!」嬸嬸悲傷地說。

本來這一句悲觀的說話,就是要她們都認命,可是不合為何,反而令媚媚更不甘心,猛地站起

嚷:「我要找他們!」

「你知道他們去哪裡了?」小紅問。

「你真笨,他們一定是去了妓院!」媚媚說。

小鳳聽罷,也立即站了起來道:「你說得對!」

小鳳和媚媚立即動身,往妓院方向走去,小紅和嬸嬸也緊跟在後,小紅卻還是不解地問:「他們要把銀兩都拿去光顧妓院嗎?要這麼昂貴嗎?」

媚媚也沒有回頭看她一眼,只是一邊快步走一邊道:「去到就知道了!」

她們一行四人終於來到妓院,可是甫走到門前,就被兩個大漢攔了下來,說不歡迎她們。

「為甚麼不歡迎我們?」媚媚大聲問。

大漢笑了笑:「難道你們不知道這是甚麼地方嗎?怎會歡迎女客?」

媚媚又道:「我們來找我家老爺,難道也要你批准?這一定是黑店!」

兩個大漢瞪了她一眼,也懶得理她,只是說繼續用身體攔住大門,道:「不准就是不准,回家等你們的男人吧!」

嬸嬸這時從衣袖裡拿出幾文錢,邊想塞到大漢手中邊說:「就通容一下,求求你!」

大漢一手拿了錢,另一手卻大力把嬸嬸推倒在地上。

「你……」媚媚想罵她,但見到她魁梧的身型,最後還是把說話都吞進肚子裡去。

小紅、小鳳趕緊去扶起嬸嬸,這時有兩個男人從妓院走出來,在她們身邊經過。

兩個男人一高一矮,都是一身酒氣,高的那個道:「那個甚麼鄭放正……和他兩個朋友原來這麼富有嗎?怎麼突然就把小翠、環兒和絹兒都贖走了呢?」

矮的那個顯然酒氣更盛,腳步都不穩地走著,他說:「想不到我不能再見到絹兒啊!我聽見他們帶著三個美女去海邊坐船了,不知要去哪裡生活。」

高的那個就說:「算了吧!看不到絹兒,我們還有鈴兒、小香啊!」

兩個男人就這樣走遠,遺下小紅等四人呆若木雞地站在原處。

過了半晌,嬸嬸突然大力拍了媚媚一下,道:「站在這也沒用,我們快去海邊,看可不可以追上他們!」

她們三人才如夢初醒,跟著嬸嬸向海邊走去,一路上,她們都不禁哭了出來,尤其是古代的女人都出嫁從夫,哪個女人能接受被拋棄,而且丈夫還投進妓女的懷抱,把所有錢拿去跟妓女雙宿雙悽呢?

她們哭著跑著來到了海邊,但這兒空無一人,很明顯她們的枕邊人都已遠去,不會再回來。

三人蹲下來向著海水大聲痛哭,任嬸嬸怎樣以過來人身份去安慰也沒有作用。

媚媚看著自己滴進海水中的淚珠,心生出一個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