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門公園的咒樂


25. 家破

日期:2019-09-19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

「我同老公嘅感情本來好好,雖然唔係好有錢,但有得住有得食,我都好滿足。加上同小鳳、媚媚住得好近,大家互相照應,我哋有時會一齊去買菜,然後……」小紅沉醉在回憶中,令我不禁有點不耐煩,是以我打斷了牠的說話道:「於是,你老公就去咗幫襯妓院?」
「佢去幫襯我都算啦,佢竟然……」小紅說起來淚眼汪汪,害我都不敢再打擾。
原來當妓院開張不久,鎮上的男人都像被鬼迷般跑進去把金錢雙手奉上,就為了一親香澤。小紅聽過一個例子,就是鎮上一個菜販,他平時喜歡賭博,把娘子的嫁妝都輸光,但最近他竟轉死性地連賭博都戒了,原來時間都花了在妓院的女人身上,本來戒賭是好事,但卻又變了沉迷女色,說到底還是壞事一宗。
不要以為妓院只招待有錢人,有錢人可以跟頂級的姑娘在廂房共聚,一般窮男人進去花少許銀兩的話,也可以獲另一些級數的姑娘在大廳陪吃陪酒,這個本來民風純樸的小鎮,這些本來老老實實的男人,一旦為他們開啟了誘惑之門,真是擋也擋不住。
小紅倆口子本來感情很好,可是結婚多年還未有兒女,鄭放正嘴巴說著不介意,但其實心中多少為了此事煩惱。那個年代本來三妻四妾很平常,但鄭放正不是有錢人,沒有這個能力;雖說無後是休妻的合理原因,但鄭放正又覺得自己這把年紀,休妻後也未必有姑娘肯下嫁了,到時反變孤家寡人就更慘了。
在妓院開張後,小鳳和媚媚的兩位老爺也拉著鄭放正去見識一番,鄭放正本來是拒絕的,但經遊說下還是去了。
「唉,通常呢啲話陪朋友去嘅,最後都係沉船沉得最勁嗰個。」我禁不住插嘴。
小紅和時叔同時瞪了我一眼,然後小紅的思緒又再次回到300多年前。
鄭放正他們總是三個男人一起去,所以花姑娘們也打趣說他們是三劍俠,即使他們其貌不揚,但起了威風的外號後,倒是令人容易記住。
三個男人由開始時幾天去一次妓院,變成了天天都去,鄭放正基本上都沒有拿錢回家,小紅僅靠自己去賣自製的小物賺取微薄的金錢,可是當然是入不敷支,有一個晚上,她自結婚以來第一次對丈夫表達自己的憤怒。
「我們都沒有銀兩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上妓院嗎?」她顫抖著聲線問。
鄭放正剛從妓院回來,沒有看她一眼,回答道:「對,都沒有銀兩了,真慶幸我們沒有孩子呢!」
他一句話狠狠刺到小紅的痛處,小紅不禁淚目道:「那你是怪我?」
鄭放正沒有回應,逕自更衣後就躺在床上閉上雙眼。
小紅嘆了一口氣,眼淚只能往心裡流。
這時,時叔終於忍不住插話:「哇!你都好忍得喎,如果係我老……呀!」
我大力踏了一腳,痛得時叔大叫起來。
小紅搖了搖頭:「時哥哥,以前嘅女人要三從四德、溫柔體貼,邊似得而家嘅女人咁好。」
時叔瞪了我一眼,然後向小紅連聲稱是,小紅又繼續把故事說下去。
那天鄭放正去睡後,小紅也上床就寢,夫妻二人躺在床上,卻像是陌生人一樣沉默不語。
小紅哭著哭著就睡了,第二天醒來,鄭放正不見了,小紅著急地跑出家門,去找小鳳和媚媚,怎料到了小鳳家,已見她大哭大嚷說要自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