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門公園的咒樂


23. 小紅

日期:2019-09-13

小紅要不出手,但一出手可算是「快、狠、準」,只見牠的觸手在電光火石之間插向小鳳的鼻孔,然後本來緊緊捲著我的觸手就立即鬆開,害我狠狠地被摔了在地上。
而就在我從地上爬起來之際,小鳳也倒下在我身旁,嚇得我驚叫了一聲,因為此刻的小鳳不但像剛才媚媚死時般從鼻孔噴出紫氣,而且由於我是近距離地看著牠,牠的容貌也變得有點不一樣。
在我嚇得不知所措之際,我聽到小紅柔聲地說:「時哥哥,快啲起身先啦。」
我抬頭見到時叔一臉頭昏腦漲的樣子,靠著小紅站了起來。
我立即跑到時叔身邊扶著他,並問:「時叔,你冇事嘛?」
「咳咳咳……差啲死……」他大力地咳了幾聲,然後大聲地說。
「時哥哥……」小紅關切地看著時叔,但我卻下意識地把時叔拉往的的方向,並用戒備的眼神打量牠。
小紅見狀,難過地低下了頭,就在那瞬間,牠的觸手又變回了人類的四肢。
時叔皺了皺眉頭,輕輕移開了我扶著他的手,然後看著小紅誠懇地道:「小紅,多謝你救咗我哋,如果唔係你,我哋已經死咗。」
時叔真摯地看著小紅,不過這並不奇怪,因為小紅的確是我們得救命恩人,是以我也禮貌地道:「嗯,多謝你。」
小紅看看躺在地上的媚媚和小鳳,只是一臉若有所思的樣子。
我見狀即在時叔耳邊輕聲說:「此地不宜久留,同呢個小紅離得愈遠愈安全。」
時叔瞪了我一眼,竟然高聲道:「獅子山,你份人雖然同象仔一樣蠢,但係象仔就比你有良心得多!」
「時叔,你點可以……」我驚訝地看著他,卻被他打斷了說話。
「頭先聽小紅講,佢都係一個可憐人!而且救咗我哋,唔通你覺得佢會害我哋?」時叔正氣澟然地道。
我壓低聲音,幾乎不張開嘴巴地道:「但係佢係怪物……」
小紅抿了抿嘴唇,然後看著我道:「我都唔想係怪物,我本身都係人嚟……」
「你本身係人?」我想起牠們的觸手,不禁打了個冷顫。
時叔一臉關切地看著小紅,更用手扶了扶小紅的肩膀道:「到底你哋發生咗咩事?點解你哋會變成咁?」
看見時叔擔心的神態,我不禁懷疑他是不是被小紅迷住了,難道他真的愛上了小紅?
幸好時叔緊接著說:「話晒你救咗我哋,我哋有咩可以幫返你?」
本來我以為可以鬆一口氣,但小紅聽罷竟然羞澀地道:「我……我只係想同時哥哥一齊。」
「吓?」我大叫了出來,而時叔也似乎不自覺地退後了兩步道:「咁……咁都要了解下你先,我唔係啲咁隨便嘅人。」
他雖然如此說,但我終於意識到時叔應真的只是感激小紅救命之恩,想為牠做些甚麼,而不是愛上了牠。
「時哥哥,你想了解我多啲?」
時叔誠懇地點點頭道:「係,我好想知你身上發生過咩事,令你變成咁?」
小紅聽罷突然淚眼汪汪,還未開始說話就啜泣起來。
本來我想起牠們的觸手也會覺得可怖,可是看見牠哭泣的樣子,我竟都不禁心生同情。
牠哭了很久,才抽著鼻子,一字一句地道:「時哥哥,其實我已經好老,已經346歲。」
我和時叔張大嘴巴,雖然之前從牠和小鳳的對話中,已知道牠們都已活了300多年,可是現在聽起來,仍是十分震驚。
小紅繼續道:「嗯……我出生時國泰民安,當時皇上愛民如子,我同老爺……即係老公,本來生活得好幸福。」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