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門公園的咒樂


20. 被發現

日期:2019-09-10

「邊個?」小紅邊大叫邊向這邊走來。
「仆街!」我和時叔同步大叫,然後轉身逃跑。
時叔以滾軸溜冰鞋逃跑,很快已把我遠遠拋離,而小紅、小鳳和媚媚就在瞬間已來到我身後。
「係兩個男人!」媚媚大叫。
媚媚搭著我肩膀,我突然靈機一觸,回頭硬擠上笑臉:「媚媚,畀你發現咗添……」
牠猶豫了一下鬆開了手,身旁的小紅問:「你哋係邊個?點解夜媽媽嚟公園?」
我撫了撫自己的胸口,然後道:「我……同埋我朋友時叔,係你哋擁躉。」
小鳳打量著我:「擁躉?點解我冇見過你?」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係咁嘅……講起嚟都唔好意思,我哋通常都坐得比較遠去睇你哋表演,因為你哋喺我哋心目中都係女神,只可遠觀不可褻玩。」我運用了平時對客人推銷時的口才,使出了渾身解數。
那個叫媚媚的嬌嗔了一聲:「靚仔哥哥,想氹死人咩?」
這時,本來走遠了的時叔突然走回來,大概他是看見我竟然跟三個怪物在和平對話,所以好生疑惑。
他的步伐停了在我身後不遠處,然後困惑地叫我:「獅子山。」
我當即回頭打了個眼色,然後嚷著:「呢個係我朋友時叔,我哋真係好鍾意睇你哋跳舞,真係又又性感又索!」
我的喉嚨好像有些甚麼要湧出來,我想吐。
時叔也意會到我的策略,點頭道:「啊!媚媚、小紅、小鳳,你哋真係好靚呀!格格格格……」雖然他的臉上擠出了一副好色的表情,但他喉嚨間的怪聲顯示他害怕得要命。
小紅性感地嘟起嘴唇,扭著腰走近時叔,然後用胸脯貼著時叔的身體:「時哥哥,使咩咁緊張?以後要坐埋啲睇我哋表演,同埋記得打賞利是啊!」
我看見時叔猛力吞了一下口水,然後用顫抖的雙手抱著小紅的腰;與此同時,媚媚也走近我,把整個身體靠在我身上,嬌嗲地道:「咪係囉,做咩咁怕羞架?」
我裝作陶醉的表情,可是卻想吐得要命,看著牠那脂肪過盛的臉容,一張紅唇加上比厚多士還厚的妝容,即使不去想牠其實是擁有觸手和吸盤的怪物,也是沒法被牠吸引。
「咪住先。」小鳳突然以極冷靜的語調說。
「小鳳,做咩呀?」時叔以陰陽怪氣的聲調問,我想他已快要昏倒。
小鳳瞇起雙眼看看我們,眼光像刀一樣鋒利,然後道:「就算係我哋擁躉,我哋表演都係喺日頭,你哋冇理由夜媽媽出現喺公園!」
牠這麼一說,媚媚也立即用戒備的目光看我,我立即解釋:「係咁嘅,因為我晏晝嚟過公園睇你哋表演,但係好似唔小心跌咗銀包,到頭先同時叔食晚飯時先發現,所以食完飯,時叔咪陪我爬入嚟搵銀包囉!」
幸好我平時推銷基金時訓練有素,即使是把客人的錢蝕光,在面對疑問甚至質問時,我都總是能用三寸不爛之舌起死回生。
小紅聽罷一臉欣賞地看著時叔:「時哥哥對朋友真係好,我最鍾意好似你咁樣嘅男人。」
「咳!」媚媚大力乾咳了一聲,然後問:「咁你哋入咗公園幾耐,頭先喺花叢後面做咩?」
我幾乎不用思考就說:「唉!講起就嬲!入咗嚟五分鐘都冇,聽到有音樂聲先發現你哋咁勤力練緊舞!女神跳舞,我哋梗係唔敢打擾,所以咪匿埋欣賞,點知咁快畀你哋發現!」
小紅抱緊我的腰道:「嘖!好彩唔係沖緊涼,唔係咪畀你哋睇蝕晒?」
「哈哈,不過,點解你哋練舞時唔會好似表演時著得咁性感,畀我哋大飽眼福都好呀!」我邊說邊深深地佩服自己的無恥,我果然是能令富婆芭芭拉簽單的傑出經紀。
媚媚依舊瞇著雙眼,塗著歪斜口紅的嘴唇突然一笑,然後輕柔地道:「係咁,就得我哋而家為你哋表演。」
話音剛落,牠們三個就霍地脫下白色的袍子,只餘下裡面包著臃腫軀體的背心短裙,然後向我們擠著眉眼,翹翹食指示意我們跟牠們走到大涼亭中。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