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門公園的咒樂


19. 裝備

日期:2019-09-09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

只見螞蟻在牠們觸手的吸盤上轉來轉去,好像遇上蜜糖一樣,嚇得牠們花容失色。
我跟時叔面面相覷,然後他就輕手輕腳地退後,並示意我跟著他。
那些怪物在身後發出難聽的驚叫,而我們則背向牠們退去,直到退回人工湖對面,跟大涼亭有一大段距離才停下。
「嘩!嗰三隻怪物咁樣衰咁恐怖,佢哋竟然怕細細隻嘅螞蟻!」時叔語調興奮地說。
「殊!你細聲啲啦!」我真怕會被怪物發現。
「好好好,」他邊說邊從腰包取出兩件東西,然後把其中一件塞到我手上道:「快啲做嘢。」
我攤開手一看,是一個香口珠的鐵盒,我輕搖著盒子,一點聲音都沒有,裡面應該空空如也。
時叔未等我發問就蹲了下來,我不禁問:「做咩呀?屙屎呀?」
「你都痴筋,嚟捉螞蟻啦!」他說。
我蹲下來,只見他徒手在草叢捉了些螞蟻放進他手上的盒內。
「乜你又會無啦啦有兩個空盒嘅?」我邊看他捉螞蟻邊問。
「食開呢隻香口珠,食完諗住袋住個鐵盒,見有金屬回收箱就擺入去吖嘛。」他解釋,然後又道:「重問?一人捉滿一盒螞蟻做武器呀!」
我看著他盒中開始密密麻麻的蟻群,有些蟻又逃出來爬在他手上,不禁打了個冷顫道:「咁鬼核突!」
他斜瞪了我一眼道:「咁你想畀怪物啲吸盤吸住,定係徒手捉螞蟻?勇敢啲啦,年輕人!」
我猶豫地伸手撥開一株植物,那泥土上爬滿了螞蟻。
我深呼吸了幾口氣,終於動手捉了一隻螞蟻,然後立即放進了盒中,然後又再吸一口氣,再捉另一隻螞蟻……
「做落係唔係冇想像中咁核突?」時叔問。
我無奈地答:「係嘅,所有嘢只要適應咗就冇知覺。」
我們快手快腳地捉著螞蟻,終於活捉了滿滿的兩盒。
「蟻就捉完,咁跟住點呀?」我問。
時叔又在腰包拿出了一件東西,在昏暗的公園裡亮出刀光,是的,那是一把小刀。
「哇,時叔,你做乜隨身帶武器?」我驚訝地問。
「我老婆要我袋住架,你知啦,我做夜更的士好危險架嘛,一陣有女色魔想劫色咪弊!」他說起來倒是一臉認真。
我翻了個白眼:「咁你打算殺死啲怪物?」
他聳聳肩:「唔係。」
我問:「咁你又捉蟻又拎刀,諗住搞乜?」
「我冇打算去殺死啲怪物,我打算你去殺死啲怪物。」他輕鬆地說。
「我?我……」我郤嚇得目瞪口呆。
「你要幫你老豆報仇呀!同埋要搵出阿晴嘅下落!」他一臉理所當然。
「係啫,但係……」而我也完全沒法反駁。
「獅子山,做人唔只唔可以好似你以前咁對周圍嘅事不聞不問,到要爭取公義時,一定要有勇氣!「他充滿正氣地說。
「咁……行啦。」話雖如此,我的腳步卻一不堅定,這樣下去,我和時叔會不會也被自殺呢?
我們花了點時間來到大涼亭,只見這時的大涼亭竟亮起了燈,放在路邊的音響設備正播著難聽的音樂,我認得就是我下午到公園時聽見的其中一首,而那三隻怪物正在隨著音樂,扭動腰枝,跳著火辣的舞蹈。
突然,我發現一件異常的事!
我伸手指了指三隻怪物的腿部,示意時叔留意。
時叔當即張大了嘴巴,說不出任何話來,因為眼前正在跳舞的怪物,牠們的腿都竟變成了人類的腿,再看真點,連牠們的手都不再像章魚那樣,而是人類的手,這樣看來,牠們現在跟一般人完全無異。
「喂,佢哋變返人咁嘅會唔會唔驚螞蟻?」我小聲問時叔。
「吓,又真係唔知喎……咁……」時叔突然停止了說話,只見他我五官突擠在一起,胸膛漲了起來,然後發出了一下頗大的聲響:「乞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