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門公園的咒樂


18. 冒險

日期:2019-09-06

他只後退了兩步,又遲疑地停了下來。
我立即站起來回頭看,但我身後並沒有任何異樣。
「時叔,咩事呀?」我問。
他搖了搖頭,說:「可能我眼花啫,頭先呢度好似有個人。」
我走近身後的花叢張望,郤真的沒有看見甚麼。
時叔也神情疑惑地來到我旁邊,郤沒有說甚麼。
我試著振作自己的精神:「可能頭先有風吹郁啲樹啫,如果真係有白衫怪物發現我哋,我哋冇可能重生勾勾企喺度。」
時叔抿著嘴唇點頭,然後換了一個強作輕鬆的語調:「獅子山,今次你真係要多謝時叔,因為我搵到方法離開呢度!」
「真嘅?」我不禁一陣激動,但又遲疑了一下:「不過,時叔,你搵到出口嘅話,你自己走啦。」
「點解?你……你唔想走?」
我嘆了一口氣道:「如果我老豆……甚至阿晴都係被呢啲白衫怪物殺死,我唔可以就咁算,如果……」
「你想報仇?」時叔有點激動:「但係佢哋根本唔係人類,係唔知咩怪物嚟,你邊係佢哋對手?」
「我都唔知,但係我唔可以由佢哋咁樣害人,我過去做咗廢人咁耐,令老豆同阿晴……」我頓了一頓,再說:「總之我……我接受唔到再有受害者,所以,時叔你自己走啦!」
時叔抓抓自己的頭髮:「咁我其實都未走得住。」
「你走啦,唔使擔心我!」我拍拍他的肩膀。
「唔係呀,係我想走都冇得走住。」
「點解?出口喺邊?」
「所有出口都係出口。」時叔胸有成竹地說,但我一點都不明白。
他見我一臉茫然,便說:「我都話你同象仔一樣蠢。如果照我哋嘅推測,啱啱被自殺嗰個男人會喺聽朝被晨運客發現,就好似你老豆咁。」
他揚了揚眉,而我終於恍然大悟:「所以到咗聽朝,呢度一定會變返正常嘅屯門公園!」
時叔點點頭:「所以根本唔使搵出口,只要等就得。」
「嗯,時叔,咁你就搵個安全嘅地方匿埋,聽朝就可以走。」我說罷不禁紅了眼,因為我總算沒有連累時叔。
「獅子山,我話你知,你唔可以睇我唔起,我係一個有義氣嘅大叔,係一個勇敢嘅的士司機,我絕對唔會一個人走,要走就同你一齊走!」
「時叔,你嘅意思係……我一臉錯愕。」
他拍一拍我:「嚟啦,我哋去睇下啲白衫怪物去咗邊啦!」
「時叔,我……」
「X!行啦!咪咁L婆媽!」他說。
我沉默不語地跟著他,小心翼翼地向著剛才白衣怪物離去的大涼亭方向走去,走了不久,果然就聽到怪物說話的聲音。
我和時叔躲在大涼亭前方的暗角,見到剛才那三個白衣怪物站在涼亭中央。
「大人講得好啱,男人真係垃圾一樣嘅生物。」其中一隻怪物說,令時叔和我不禁對望了一眼。
「嘿嘿嘿嘿,講得好啱呀,小紅!除咗錢之外,佢哋身上真係一啲有用嘅嘢都冇。」另一隻怪物說。
「至於啲女人,就真係好有用啦!呵呵呵呵!」第三隻怪物尖聲笑了起來。
「冇錯,我哋都要搵夕啲女人返嚟呀,小鳳。」小紅說。
這時,小鳳突然拍了拍觸手,然後道:「好啦,小紅,媚媚,我哋要努力啲!為大人服務!」
「為大人服務!」小紅和媚媚應聲附和。
我跟時叔專心觀察著牠們,突然,媚媚尖聲驚叫,嚇了我們一跳。
然後,牠們三個竟都齊聲驚叫,並且原地不停在跳。
小紅尖叫著:「救命呀!救命呀!」
小鳳也尖叫:「螞蟻呀!救命呀!」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