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門公園的咒樂


15. 湖邊

日期:2019-08-28

我深長地嘆了一口氣,時叔說的話不無道理,我沒可能任由阿晴失蹤而不顧,而時叔也是受我連累才來到這裡,我確是要對他負責任。
我無意識地揮了揮手道:「行啦。」
我們沿路來到一個大涼亭,旁邊就是人工湖,我認得這個地方,這就是我下午時見到有個五十多歲女人在跟老伯跳辣身舞的地方。而此刻的涼亭中則是空無一人,非常寧靜,即使是在奇怪的迷霧籠罩下,也還是比下午時那噁心的光景好的多。
我邊走上前邊對時叔說:「之前我嚟嘅時候,呢度有大媽同老伯喺度跳舞架。」
時叔踏一踏腳,在我旁滑過:「哈哈,係唔係娜娜?」
我想起下午時那個跳HIP-HOP的老伯確是叫那個老女人做「娜娜」,是以我不禁驚奇地問:「你識個女人?」
時叔理所當然地道:「娜娜喎!人人都識佢架啦!」
「點解呀?」我不明所以。
「呀,你個死仔,你老豆行為怪異你又唔理,連娜娜都唔識,到底你有冇上網?有冇睇新聞架?」時叔斜睨著我。
我愈聽愈糊塗,時叔見狀便道:「娜娜喺屯門公園跳辣身舞,網上有晒片,日日勁多老伯畀佢迷到頭暈暈,啲生果金都拎埋出嚟封利是畀佢,你唔係一啲都唔知啩?」
時叔說得對,我真是一點都不知道,我平時要不專注攢錢,要不就跟朋友、阿晴吃喝玩樂,
對社會上發生的事確是完全沒有關心。按時叔這樣說,難道父親真是如他之前指「一定係去咗屯門公園睇大媽」,難道父親也是被娜娜迷住了?我想起父親跟我說不夠錢用,難道他把錢全拿去給娜娜了?那為何父親會自殺?難道是因為……情困?
我的心中有千百個疑問,一時間為之語塞,沒有回應時叔的問題,說到底,我對周遭事物真是太過漠不關心……
「唉,乜春都唔知……」他用手指篤我的太陽穴。
「時叔,我做人真係失敗……」我有點灰心。
「信我,而家知都唔遲。」他拍拍我說。
「我老豆都死咗,如果唔係我當日唔關心佢,佢……」我突然哽咽起來。
「獅子山,你知唔知你最失敗係咩?」他自問自答:「你最失敗就係好易想放棄,嚟啦!我哋行去人工湖另一邊睇下啦!」
他說罷就向人工湖方向溜去,當我正想跟上去之際,一把聲音又在我後方響起:「唔──好──走──呀!」
我頓感毛骨悚然,相信時叔也一樣,但這次他沒有回頭細看,只是邊用力踏著地向前逃去邊大叫:「獅子山,快啲走呀!」
我跟著他狂奔,又奔了好一段路,時叔突然停了下來,這次我卻總算煞停了自己。
只見他看著前方,喉間發出「格格」的聲響。
我循他的目光看過去,只見人工湖的對案,有一些微弱的閃爍的燈光,有一些白色像是人形的東西在恍動。
「係咩嚟架?」我彎下身子,壓低聲音。
「白色嗰啲……係唔係……鬼?」時叔也半蹲著輕聲問。
「不……不如我哋靜雞雞行近啲睇下?」我輕推了推時叔,示意要到前方一個花叢後方。
他點了點頭,但又猶豫了一會,然後慢慢手腳並用地向前溜,由於彎下身不便溜冰,他的前進速度變得很慢很慢。
「不如你換返鞋先……」我說。
「我頭先都有咁諗,不過諗真啲一陣有事可以走快啲喎!」他頓了一頓:「放心啦!一定拉埋你走。」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