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門公園的咒樂


14. 鬼?

日期:2019-08-26

「鬼?」我這樣說的時候,一陣寒意從腳底直冒上頭頂。
「唉,唔好理咁多,快啲去人工湖睇睇,冇料到就睇下嗰邊出口有冇得走。」時叔溜前了幾步,我趕緊跟了上去。
突然,我聽到身後有一把聲音,是一把蒼老無比的聲音:「唔──好──走──呀!」
我頭頂的寒意又湧回腳底,整個人呆立當場。
「格格格格……」想必時叔也聽到那把聲音,他立即回過頭來,雖然環境幽暗,但我仍清楚見到他鐵青的面色,並聽到他喉間發出的怪聲。
他的目光停留在我身後的位置良久,我們就這樣定格了半晌,突然,身後又再次傳出聲音:「唔──好──走──呀!」
「嗚啊!」時叔發出了一聲慘叫,然後拉著我的手向前狂奔,由於他是踏著溜冰鞋,而我就只是穿著普通的鞋子,我被他拖著就像是在滾輪上的倉鼠,瘋狂並快速地跑著,有好幾次差點跌到在地上。
我們一直跑,跑到了一個涼亭,我忍不住回頭看看是否有甚麼追著我們,然後終於聲嘶力竭地叫:「停……停一陣呀!吁……吁……」
時叔聽到後猛地停了下來,而我一時沒煞停就整個人撞了過去,我們二人都變成了滾地葫蘆。
「X!撞死我啦!」時叔呻吟著。
「跑死我啦!X!」我喘著氣。
「獅子山,你都好渣,重跑得慢過我!」他坐起來拍拍手上的灰塵。
「時叔呀,你有溜冰鞋架!」我沒好氣地說。
「咦,係喎。」他一臉尷尬說。 
我爬起來並扶起他,他又道:「不過,如果唔係我拉走你,你可能畀隻鬼捉咗啦!」
「係喎,你……你頭先望住我身後好耐,你真係見到……鬼?」我問。
「冇喎,咩都見唔到。」
「冇咁你又拉走我?」
「哇!話你冇腦真係冇腦,」他邊說邊拍了我的後腦門:「聽到都覺得恐怖啦,見到先走就太遲。」
「嘖。」我無法反駁,郤又突然想起一件事:「唔係喎,聽我表弟講去鬼門關嘅經歷,鬼都有分好壞,頭先隻鬼未必係害我哋。」
時叔皺起眉頭道:「咁你咪返去囉!咁多嘢講!」
我無奈地道:「都係講下啫,唔啱聽咪算囉。」
他聳了聳肩,道:「唉!點呀?我而家跑完唔記得晒頭先公園個地圖係點,我哋而家喺邊呀?」
我看了看四周,迷霧沒有剛才在爬蟲館那邊般濃,是以我清楚看到這裡是我日間曾經過的人工瀑布,便指指前方道:「呢度係瀑布,前面好近就有個連住行人天橋去輕鐵站嘅出口。」
「咁我哋去睇下出唔出到去。」時叔說。
出口離涼亭非常近,只消幾步就可到達,我們從閘門向外看,外面就像是南門那邊一樣,充斥著紫霧。
我開啟了手機的電筒向外照射,雖然我本來就猜測到會是這樣,但還是被眼前的景像嚇呆了。
「果然連條天橋都冇埋!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時叔在我旁邊喃喃自語。
我頹然地看看時叔,問:「時叔,雖然表弟有同我講過入鬼門關嘅經歷,但係我唔記得咗你哋係點出返嚟,或者我哋用同一方法,都可以離開呢度?」
時叔一臉迷茫地道:「上次我哋係喺彩虹站搭列車入去,最後都係搭列車返彩虹站,但係今次……」
「今次,我哋爬閘門入嚟,但係你爬返出去,出面就得返紫霧。」我說。
「所以,今次個情況唔同上次。」他道。
「其實,喺爬入嚟之後,係我哋入咗怪異嘅屯門公園,定係屯門公園以外嘅世界變得怪異?」我問。
其實我的思緒實在混亂得要命,也不知道提出的這個疑問對我們是否重要。
時叔抱著頭一臉苦惱,過了良久才道:「唔好諗咁多,呢度出唔到去,我哋都冇法子架啦,去人工湖啦。」
我咬了咬下唇道:「我哋會唔會永遠出唔返去?」
時叔瞪了我一眼,語帶怒氣地道:「而家唔係諗呢樣嘢嘅時候,你女朋友失蹤,可能都係入咗呢個公園出唔返去!獅子山,係男人就提起精神,努力去搵返女朋友,然後諗辦法救我哋出去!」
「我……我……我可以救你哋出去?」我遲疑著。
「係!靠晒你!」他大力拍打我的肩膀。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