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門公園的咒樂


13. 異像

日期:2019-08-24

「咩事呀?」他輕鬆地回應。

眼前的時叔,竟然穿上了溜冰鞋在溜冰場上不停快速地繞圈。

「忽咗呀你?呢個時候重有心情溜冰?」我走近他,只見他用鞋帶綁住了鞋面裂開的位置,令溜冰鞋穩固地穿在腳上。

他停下來聳了聳肩道:「後生仔,你冇冒過險又點會明?我入過鬼門關,有啲嘢急唔嚟,而留意周圍嘅線索係好緊要。」

我無可奈何地問:「咁對溜冰鞋有咩線索?」

「唔知喎。」他答。

我斜睨著他:「唔知就行啦!」

我們又繼續沿路向前走,一直走到爬蟲館的入口前,還是一個人影都不見。

爬蟲館的入口右方是一面落地玻璃,我記得下午來時,能透過玻璃看到裡面有數隻大陸龜。

如果這個屯門公園不是真的,那麼還會不會有那些大陸龜呢?

我彎下腰透過玻璃看進去,裡面有微弱的燈光,清晰可見幾隻大陸龜一動不動地站著。

「睇咩呀?」時叔踏著溜冰鞋走到我旁邊,對,他不願意換回他本來的鞋,他說這樣行動快速得多。

「你睇下,呢度係爬蟲館,入面好多龜。」我指了指示意。

時叔也探頭過來看,我便下意識地退後了一步。

這時我面向落地玻璃,背向身後花叢,赫然透過玻璃的反射,看到一個景像!

「呀!」我嚇得低聲驚叫了出來,並立即回頭張望。

「咩事?」時叔也回頭緊張地問。

我沒有回應他,而是在呆了半晌後,才快步向花叢走去,同時細聽前方有沒有甚麼雜音。

我握緊拳頭走到花叢前,感到自己的心臟猛烈跳動著,我屏住呼吸仔細觀察前方黑壓壓的花叢,卻沒有發現甚麼。

「喂,做乜唧?」時叔來到我旁邊。

我短促地吸了一口氣,然後用手撥開了部分花叢,撥完左面就撥開右面的,但是我很快知道我應該不會有所發現,因為眼前的花叢很矮,矮得連一個成年人蹲下時的高度都沒有。

「獅子山,你唔好嚇我呀!你搵乜嘢?」時叔大叫。

我終於站直了身子,搖了搖頭道:「冇嘢,我諗係我睇錯。」

「睇錯?」他問。

我猶豫著看著花叢前方那似乎變得更濃的迷霧,天知道裡面有甚麼,只是我真的寧願自己剛才在玻璃看到的倒影是錯覺。

「喂!」時叔大力地搖著我。

「吓?」我一臉茫然地看他。

「咩睇錯呀?」他再問。

「我……我頭先喺爬蟲館塊落地玻璃度……見到……」我頓了一頓,用力吸了一口氣才繼續說:「我見到花叢有個人企喺度,好似望住我哋咗。」

「格格格……」他的喉嚨間又發出了怪聲,同時結結巴巴地說:「唔……唔係嘛?」

「我……我諗我睇錯。」我咬了咬下唇。

他大力踏一下右腳,藉著溜冰鞋滾到遠離了花叢的地方,然後壓低聲線叫我:「快啲過嚟啦!點知嗰邊有啲乜架?」

我再看了花叢一眼,然後快步向時叔走去。

時叔煞有介事地道:「如果你冇睇錯,而嗰個『人』又咁快唔見咗,除咗係鬼,我諗唔到係乜……」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