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門公園的咒樂


12. 溜冰場

日期:2019-08-23

我們進來的屯門公園閘口,並不是我下午到公園時的入口,是以我也不太知道方向,而且現在這個凌空在紫霧中的公園到底還是不是本來的屯門公園,我也確是不知道,但我們也只好當作是本來的公園般去找出路。

公園內的街燈只有部分亮起,但整體不算是太陰暗,在薄霧中仍算是看得見前路,我們在閘門前的地圖駐足細看,原來這裡正是跟人工湖距離最遠的公園南門,是我之前沒有到過的。

「行邊好呀?」時叔問。

「唔……我都唔知,不過我硬係覺得人工湖係關鍵,不如我哋就向人工湖個方向進發,沿路再留意下有冇啲咩?」我說。

我們沿著小徑走,經過一處圓形的空地,仔細看原來是一個滾軸溜冰場,但此刻當然沒有任何人溜冰,空無一人的溜冰場看起來著實有點可怕。

「哇!嚇死人咩?」時叔突然輕叫了出來。

「咩事?」我也緊張地回應。

他指了指溜冰場一角道:「你睇下。」

我朝他指示的方向看過去,只見溜冰場的一邊放了一雙溜冰鞋。這真奇怪,誰會在溜冰過後留下鞋子呢?溜冰鞋又不是即用即棄的啊。

不過,當我們走近一看,就找到了答案,因為那雙溜冰鞋的鞋面已破舊不堪,其中一隻的鞋面甚至已稍為裂開,所以根本再穿不了。

「唉,啲人將垃圾就咁留喺度就算,真係冇公德心。」我說。

時叔沒有回應我,卻莫名其妙地問:「獅子山,你識唔識溜冰?」

「唔識,做咩咁問?」

他聳一聳肩道:「而家啲後生真係廢,想當年阿叔我蹤橫滾軸溜冰場,我……」

我不等他說完,就逕自背向他快步走去,因為我實在沒有興趣聽他的威水史。

「我呀……喺滾軸溜冰界……」時叔的聲音愈來愈小,因為我走得愈來愈快。

走了一小段路,就看到前方的洗手間,洗手間旁是一處空地,我認得那個空地是在爬蟲館的位置能看到的,下午時還有一班大媽在表演歌舞,可是現在當然是一個人影也沒有。

此刻,我的心竟然希望那些大媽都在場,因為有她們在,才是日常的屯門公園。

話說回來,怎麼時叔還未追上來呢?我回頭望向一片迷霧,隱隱地感到有點不妥。

「時叔?」我輕聲叫喚了一下,但沒有任何回應。

我吸了一口氣,稍為提高聲量又叫了一聲:「時叔?」

我得不到半點回應,心突然慌了起來,難道時叔遇到了甚麼不測?我真後悔扔下他自己走了過來,萬一時叔出事了,我真的萬分過意不去;而且如果那樣的話,這裡就只餘下我一個人了!

我愈來愈害怕,很後悔讓彼此落單,便沿剛才來的路往回走,希望找回時叔。

雖然我剛才喚了時叔數聲,但轉念一想,如果這裡有甚麼怪異的東西或敵人之類令時叔不見了,我再這樣發出聲響不是太危險了嗎?

我放輕腳步,盡量迅速地移動著,終於又來到滾軸溜冰場附近,眼前的景象令我目瞪口呆,終於還是忍不住放聲大叫了起來:「時叔!」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

本小說已出版實體書,如欲知故事發展,歡迎到各大書店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