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門公園的咒樂


2. 父親

日期:2019-07-07

「喂,施旨山,你使唔使咁博呀?」Patrick又喚我全名。

我翻了個白眼,決不浪費時間反抗,而是問:「咩博呀?」

他哄過來小聲道:「聽講Fox走咗之後,你自願跟晒佢留低嗰幾個麻煩客喎!你知唔知嗰幾個客係變態、痴線架?其中嗰個『老強人』芭芭拉重係又老又醜嘅肥婆,用簽單做借口係咁抽Fox水,Fox有一半都係因為怕咗呢班珍禽異獸,所以先轉工。」

「嘖,」我笑著瞪了他一眼,雙手卻沒有停止過敲打著鍵盤,冷笑著道:「我點會唔知呢幾個客麻煩?但係佢哋唔只麻煩,重個個都好多閒錢,湊得佢哋好真係發達架。」

「唉,講到尾你都係因為做咗樓奴同插隻腳入婚姻墳墓,先要博成咁啫。」他頓了一頓又道:「你知嘛?我成日都同啲客講,錢係搵唔晒嘅。」

「我知,你次次累到啲客輸錢時,都會咁同佢哋講架啦!」我忍不住嘲諷他。

「唓!你唔信就算,你成日去健身操肌,芭芭拉見到你個body一定流晒口水。」他說完就拍拍我的肩膀,然後回到他自己的座位。

說起來,我以前的確經常去做健身,身形看來非常魁梧,不過近來已經少了上健身室了,可以想像,我慢慢就會從肌肉猛男演變成中年胖子。

想到這裡,我不禁嘆了一口氣,然後急急收拾心情,外出去會見客人。

這天我還跟一位客人一起吃晚飯,所以回到屯門時已是十時多了。

「你呀,因住捱壞身體呀。」阿晴在電話中跟我說。

「知道啦,madam。」我在所住大廈的樓下邊踱步邊跟她聊電話。

「世伯食咗飯未呀?你使唔使買嘢佢食?」她問。

「食咗啩,搬咗入屯門兩個星期,都係同佢食過兩餐飯咋,佢好似重忙過我咁。」我無奈地答。

「咁奇怪?」

「係呀,佢重……」我正想跟阿晴說父親連家務都疏忽掉時,卻見父親從遠處走來,他的步伐非常的不正常,至少我從來沒有見過他以一個如此輕快、跳脫的腳步去走路。

「阿晴,我唔講住,我見到老豆呀,我哋返上樓先,臨瞓再打畀你啦。」我急忙對阿晴說。

掛線後我大叫:「老豆!」

「嗨!」他異常興奮地揮了揮手,然後小跑過來。

「你食咗飯未?」我問。

他說:「食咗啦!」

我們搭乘電梯回家,我總是覺得他跟平時有點不一樣。噢,對了,他的身上飄出一陣香味,不是洗髮水、沐浴乳那種,而是……香水?可是他從來就沒有噴香水的習慣。

不過,轉念一想,雖然他近來行為古怪,但他健康良好,又沒有甚麼賭錢的壞習慣,而且一向算是精明,我也沒有甚麼好擔心的;作為兒子,我只要努力工作,讓他生活無憂就好了。

洗過澡後,我躺在床上,跟阿晴說起綿綿情話,雖然我們不能時常抽空見面,但感情十分要好,她對我的父親更是孝順,只要下年底結婚後,我們就可以天天相見了。

「咯咯。」我的房門被敲了敲,然後父親就走了進來。

我暫時放下電話,問他:「老豆,做咩呀?」

「哦,我想問你拎多三千蚊,屯門啲嘢貴過柴灣呀,今個月啲家用用晒啦。」他說。

「吓?咁快?」我皺了皺眉,然後說:「咁啱我今日㩒咗幾千蚊,你自己去我銀包拎啦。」

「嘻嘻,我個仔真係孝順。」他邊說邊拿起我放在書桌上的錢包,取錢後就離開了。

「喂,阿晴。」我重新跟阿晴聊天。

「Teddy,屯門區嘅物價應該比市區平架喎,世伯係唔係有啲咩事呀?」

「佢近來係有啲神神化化,不過應該冇咩事嘅。」我說。

「你呀,多啲關心下世伯啦!」她嬌嗔著。

「嫁出去嘅仔,等於潑出去嘅水呀!我只係識關心你架咋!」

「我都費事睬你,今個星期日我入嚟同你兩仔爺飲茶,我要同世伯傾下偈呀。」

「好好好,我聽晚幫你約佢,不過我唔知佢得唔得閒睬你架。」

「哼!」

我們再聊多了一會便道了晚安,忙碌的一天就這樣完結。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