篤姐短打


15. 華富邨的不明飛行物體

日期:2019-06-05

晚上十一時,漆黑的夜空上突然出現一道閃光,才一秒也不到的光線,卻瞬間照亮了整個華富邨,剛洗完澡的阿宇本來一邊滑著手機一邊往梳化走去,屋內卻忽然被窗外來的白光照亮,而且非常刺眼。

他驚呆了,但旋即想,也許剛才是一道強烈的閃電,看來要打雷下雨了。

他沒有再想下去,而是繼續挪步往梳化,但突然,他聽到窗外傳來一聲喊叫:「呀!」他認得那是鄰居蒙老伯的聲音。

像這種舊式的公屋,跟鄰居的窗戶是平排的,加上他開著窗戶,所以聽到蒙老伯的聲音並不出奇,但是令他驚奇的,是蒙老伯的聲線有點異樣,當中夾雜著恐慌。

蒙老伯跟孫兒兩個人住,孫兒蒙倫都已二十歲出頭了,卻是不務正業,打扮得很「MK」,老是在後樓梯抽煙,看見鄰居也不會打招呼。

阿宇不知道此刻的蒙老伯是一個人在家還是跟蒙倫在一起,他有點擔心,是以拿著手機離開了自己的單位,大力敲著蒙老伯的家門。

「蒙老伯?」他大叫著,可是過了半晌都沒有人回應。

他不禁著急起來,正猶豫不知如何是好之際,木門突然被打開,是頂著一頭亂髮的蒙倫,他憤怒地拉開鐵閘,向著阿宇咆哮:「X你老母!嘈乜X嘢?我瞓緊覺!」

蒙倫真的是人如其名,阿宇覺得他的腦筋有點問題。

「我聽到蒙老伯頭先好似好驚咁叫咗一聲,我……」

阿宇還未說完,就見到在蒙倫身後,單位盡處的窗前,蒙老伯正背向門口,一動不動地站在窗前。

「蒙老伯!蒙老伯!」

「你條粉腸,你……」

阿宇不顧蒙倫在吼叫,閃身走進屋內,快步向蒙老伯走去。

他不停地叫喚,可是蒙老伯就像是沒有聽見一樣,一直背著站著,阿宇終於來到他身後,正想大力拍拍他的肩膀之際,手卻在半空凝住。

過了不知多久,直到阿宇身後傳來蒙倫的低語:「哇!佢老味!哇!佢老味!咩L嘢嚟架?」

阿宇總算回過神來走前一步到窗前,像蒙老伯那樣抬頭看著窗外天空中的一件龐然大物。

天空中有一個黑色的八邊形物體停留著不動,面積巨大得有如一個籃球場,他們不知道它是呈扁平狀還是錐體狀,因為此刻他們都只能看到它的底部。它的底部邊緣亮着白色的燈,中間部分則排列著藍燈和綠燈。

「係UFO……」阿宇喃喃自語,他想起自己喜愛看的那些科幻電影的情節。

「UFO?」蒙倫誇張地叫著:「你都戇X!呢個世界有外星人嘅咩?」

阿宇板著臉望向他:「第一,嚴格嚟講,UFO只係不明飛行物體,唔一定係指外星人;第二,唔該你唔好用粗口鬧我。」

「外星人?點會有外星人?你戇X!」

阿宇嘆了一口氣,他覺得蒙倫真是人如其名,都沒有聽得懂別人的道理,卻只是一味的反駁咆吼。

「咁呢隻唔係叫UFO嘅話,應該叫咩呢?」阿宇問。

「咩L都話係UFO,唔通識飛就叫UFO咩?係都叫飛碟啦!」

阿宇翻了個白眼,不打算再跟蒙倫爭辯下去。

「哈!駁唔L到呢?收皮啦!」蒙倫見人不回應,竟沾沾自喜起來。

阿宇不理會他,拿起手機想報警,可是他還未把電話撥打出去,那物體就突然發出了「嗚嗚」聲,然後底部本來藍色燈的位置,竟然向左右移開,就像一道自動門那樣,然後一道淡綠色的光從裂口射出。

「哇!乜L嘢事?」蒙倫發出了驚叫,阿宇回頭一看,蒙倫身上的衣服被風吹得向上揚起。但奇怪的是不論是蒙倫的頭髮或是在場的其他物品,都沒有被風吹起的跡象。嚴格來說,其實阿宇根本感受不到任何風。

蒙倫的上衣上印了一個圖案,是一個外星人張牙舞抓的樣子,想起剛才他在大叫大嚷說沒有外星人,尤其顯得諷刺。

「呀!」他的上衣像是被一種怪力向上扯著,而蒙倫則大叫著。

「阿倫!」蒙老伯這時才回過神來,見到孫兒似身陷險境,即緊張地大叫。

怪力把上衣掀起,露出了蒙倫的肚子,然後是胸膛,蒙老伯想把衣服向下拉回,卻敵不過那股怪力。

最後,蒙倫的衣服完全被脫了下來,「啾」的一聲刷過阿宇身邊,向著窗外飛去。

阿宇轉身看出窗外,本想看看衣服要飛到哪裡,卻見到有一眼熟的物品從旁邊的窗戶……也即是他的家飛出。

那堆物品有他的電腦、漫畫書,還有一些他喜歡的科幻電影的影碟。

「我啲嘢呀!」他大叫,然後眼巴巴看著他的物品和蒙倫的上衣,還有很多從各家各戶飛出來的物品,都向著那不明飛行物體打開的裂口飛去。

阿宇等人都不知時間過了多久,只知當最後一件物品都被吸了進去後,那裂口我光線稍暗了下來,然後伸出了一道銀色的樓梯,樓梯並沒有很長,大約就只有十級左右。

眾人都被眼前的狀況嚇得目瞪口呆,只懂屏息靜氣地看著裂口的盡處。

突然,在綠光中,一個像是人形的身影出現,說像是人形,因為那又不完全是一個人形,頭部的高度佔了整個人的一半,身軀和腿部短小得很,但雙手卻長得可以在不彎腰的情況下觸到地面。

「X!係……係咩嚟?」赤裸上身的蒙倫喊道。

「外……外星人。」阿宇喃喃自語。

「邊有外星人架?正一懵X!」他又說。

阿宇不回應他,只是繼續瞪著那奇怪的身影,那身影開始踏著腳步,沿著梯級向下走,走到最低一級時,他突然把雙手放在腹下的位置,像是足球員要迎接十二碼時那樣,接著一道水流從他的下身流出,灑在華富邨上。

阿宇張大嘴巴,發不出一聲,蒙老伯卻是開口說出了眼前的情形:「隻……隻外星人放水……」

是的,那不知是不是外星人的生物正在小便。

過了一會,水終於流完,眾人清清楚楚地看到,那生物在轉身上梯級前,還舉起了V字勝利手勢。
隨著那生物往上走進裂口,樓梯也向上收起了,然後那裂口就重新合上。

「呀!」一道強烈的白光出現在眼前,阿宇等人都因刺眼閉起了眼睛,然後當他們重新張開眼時,天空已回復如常,就像甚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除了眼前的蒙倫仍是裸著上身。

「望望望,望咩L?」蒙倫邊大叫邊推阿宇:「重有,呢度我屋企,你快L啲走!」

仍在震驚中的阿宇被他推到了鐵閘外,然後他就「隆」一聲的關上了門。

阿宇在走廊呆站了也不知多久,他的思緒一片混亂。他有懷疑自己是做夢,還狠狠地掌摑了自己一巴,可是他確是實實在在地感覺到痛。

他衝回自己的家,想看看剛才如夢般被吸走的電腦、漫畫書,還有他喜歡的科幻電影影碟是不是仍在,如果仍然都在的話,那他一定是做夢了。

可是,那些東西都不見了,那是鐵一般的真實。

沒有了電腦,還好他仍有手機,他登入網上的討論區,想看看有沒有人談論這件事。

「求SEED!好正呀條女!」

「反逃犯條例!6月9日,大家會去嗎?」

「女朋友畀帽我戴!起咗個賤男底!」

奇了,網上的討論就如平日一樣,沒有人談起剛才的UFO……

阿宇甚至到香港仔居民的社交群組看,也沒有任何發現。

「我知啦!一定係大家都嚇呆咗,所以未開始討論。」他心想。

一向喜歡只看文不發文、做CD-ROM的他,終於按捺不住,在熒幕上輸入:「頭先華富邨有UFO,重吸走咗好多嘢,似乎外星人要入侵我哋地球,有冇人都見到?」

完成輸入後,他按下「發表」的按鈕,畫面跳轉後,阿宇發出了疑問的叫喊:「咦?」

奇了,按下「發表」之後,畫面理應顯示阿宇最新發表的內容,但阿宇卻是找遍了都不見。

也許是系統出錯了吧?阿宇再次在討論區試著重新發文,可以再按「發表」後,結果仍是一樣。

「個討論區真係廢!算啦,我去返香港仔群組問。」阿宇一邊這樣想,一邊在群組不厭其煩地輸入同一段字,可是一次又一次,結果仍是一樣。

「點解會咁嘅?」他喃喃自語。

他檢查了手機網絡,似乎又不是網絡的問題,他有點不忿氣,明明剛才華富邨發生如此大的事,怎麼竟然沒有人討論?

他突然想起,同樣住在華富邨但不是同一座的一個舊同學阿宙,雖然不太熟,但他們間中會在邨內碰見,阿宙說過自己喜歡深夜在家打機,或許他剛才也見到這個異像?
阿宇翻查手機中阿宙的電話,然後把剛才的內容稍為改改後發了個訊息過去:「頭先華富邨有UFO,重吸走咗好多嘢,似乎外星人要入侵我哋地球,你見唔見到?」

奇了,那個訊息在按下「傳送」鍵後,沒有如平時般出現在對話中,而是消失得無影無蹤。

阿宇試了幾次,但狀況沒有任何改變。

他一臉苦惱,忍不住胡亂按了個憤怒的表情符號發出去給阿宙。

咦?那個表情符號竟然成功發了出去!

然後阿宙幾乎是秒回了一個問號。

難道剛才只是網絡故障?

阿宇立即貼上剛才那段訊息想問他,可是按「傳送」鍵後,訊息竟又再次消失!

阿宇默默看著手機,心裡有一個奇怪的想法,但想起來又好像不太合邏輯;不過轉念一想,難道華富邨上空有外星人在小便,又是合邏輯嗎?
而他心目中那奇怪的想法,就是只有關於剛才那異象的訊息,才沒法在網上張貼或傳送給別人,一般的訊息是可以如常運作的。

他試著問阿宙:「你頭先瞓咗未?」

這個訊息可以成功送出。

阿宙回答:「未呀?我喺夜市飲緊嘢。」

「夜市?」

「呵!係啊!我去咗曼谷旅行。」

原來阿宙根本不在香港,那麼,他一定不會知道剛才在華富邨上空發生了甚麼事,即是問他也沒有用了。

「咁冇嘢啦,玩得開心啲。」阿宇回覆。

阿宇躺在床上,仔細地思考這件事,他心想:「網上貼唔到,打去電台講都得啩!」

他扭開收音機,這個時段正好是接受聽眾來電的節目。

他依著電話號碼撥打過去,以前聽說這些節目很難撥通,他也做了要撥打好幾十次的心理準備,不料,他竟然一撥就通了,大概現在大家都愛上網發言,已很少人會致電到電台。

接聽的不是節目主持人,而是助手,因為電台會先了解來電者要說甚麼,才會再接駁到大氣電波播放。

「先生,你有咩心事想傾?」助手問,阿宇這才想起,這是一個聊心事的節目,但他要說的\是UFO。

「我……我……其實唔係想講心事,我想講今晚喺香港仔有件怪事,就係上空竟然……」「咦?」阿宇停了下來,因為電話竟然被掛了。

「唔通,連講都唔可以?」他心想。

他有點不忿,便再撥打電話過去,但電話竟就此沒法再接通。

「可惡!一定係外星人搞鬼!」他喃喃自語,然後把手機畫面轉回到討論區和社交平台。

他像瘋了一樣,不停在網上試著張貼在華富邨見到外星人的帖文,失敗了又再嘗試,帖文消失了又再貼上,就那樣一直不忿地白忙著,直到身心都疲累得很,阿宇的眼瞼垂了下來,但手指卻仍是下意識地按著手機。

突然,一道溫暖的陽光照在他的臉上,他心想,明明還未完全睡去,怎麼已經到了早上呢?

,就在他張開雙眼的一刻,他才發現要迎接的不是早晨,照耀在臉上的也不是陽光,而是床邊一道溫暖的綠光。

他整個人呆了,擦擦雙眼,看到在綠光中,一個像是人形的身影正站在他床邊,說像是人形,因為那又不完全是一個人形,頭部的高度佔了整個人的一半,身軀和腿部短小得很,但雙手卻長得可以在不彎腰的情況下觸到地面。

「哇!」他發出了淒厲的驚叫。

「殊!静啲啦!」外星人的聲音有點像卡通的配音,也有點像曾志偉。

阿宇不敢再大聲說話,只是眨了眨眼,努力讓自己看來鎮定點,同時看清眼前的生物。

這個生物跟一般成年人差不多高,有著綠色的、沒有毛髮的光滑皮膚,皮膚上泛著一層綠光,光線有點暖和。他的頭部很大,程上闊下窄的倒三角臉形,雙眼佔了一半臉部的面積,嘴巴很小,鼻子就只有兩個小洞,沒有鼻樑。雙手長得觸到地面,腿卻是異常地短。簡單來說,他就大致上是一副科幻電影中的外星人模樣,唯一分別是他有穿一條小三角內褲,而且內褲的圖案還是白底紅心……
雖然這看來有點滑稽,但阿宇還是被他嚇倒了,只能結結巴巴地輕聲問:「你……你想點?

我想點?你想點就真呀?」曾志偉……不……外星人說。

「我……我冇咩想點喎,我好地地瞓緊覺!」

「哈!」外星人冷笑了一聲,然後用朗誦的腔調道:「頭先華富邨有UFO,重吸走咗好多嘢,似乎外星人要入侵我哋地球,有冇人都見到?」

阿宇坐直了身子,恍然大悟地道:「哦!我都知有古怪架啦!就係你監視我!唔畀我喺網上同電台踢爆你哋!」

「我何止監視你?成個香港仔都係我負責!不過冇人好似你咁煩,咁多次失敗都重喺度試,你知唔知咁樣會加重我工作量,搞到我要加班架!」外星人的語調有點憤怒。

阿宇完全聽不明白他說甚麼,卻想起外星人搶走了他的電腦、漫畫和電影,他不知哪來的勇氣,說:「喂!你呢個賊仔,快啲畀返啲嘢我!」

「我要防止不實嘅言論散播。」外星人答。

「咩不實言論?」阿宇不解。

外星人突然沉默了良久,才開口回答:「你哋啲地球人,成日醜化外星人,將我哋描繪成張

牙舞抓嘅入侵者……」他頓了一頓又道:「所以我哋決定要杜絕呢啲言論,你嗰啲漫畫同電影,重有你電腦入面嗰啲盜版電影,全部都要沒收。」

阿宇聽得目瞪口呆:「就係咁小事,你哋大費周章坐UFO嚟地球?係……係咁……只要我哋唔再唱衰外星人,你哋就唔會再搞我哋?」

「全中!」外星人說。

阿宇突然狡猾地笑了笑,道:「係咁,如果我想見外星人,只要唱衰你哋,你就會出現喺我面前?」他心想,自己人生沒有甚麼成就,如果能隨時召喚外星人,那可是一門能致富的技能啊!

外星人點點頭:「係呀!」然後頓了一頓,好似看穿了阿宇的想法般說:「你好想見到我?你知唔知咁近距離畀我身上嘅綠光照到,會好危險。」

「吓?」阿宇嚇得向後退,撞上了床邊的牆壁:「你……你身上有幅射?頂你,唔早啲講?我照咗咁耐會點?」

「會好容易急尿,就好似我而家咁……」外星人還未說完,又做了那個球員迎接十二碼時的動作。

「喂!」阿宇大叫一聲,但已來不及了,他聽見水射在地板上的聲音,和看見地上的一灘水。

外星人完事後,又做了一個勝利手勢,然後快步走向窗邊。

阿宇一向很少說髒話,但他這次終於忍不住:「你個仆街外星人!」

外星人回頭,裂向嘴巴大笑:「外星人有時都幾仆街,但一定仆街唔過你哋啲地球人,你哋對於地球就好似小便一樣咁污穢,搞到地球咁嘅款,重以為外星人會對侵略你哋有興趣?真係人唔笑狗都吠。」

「『人唔笑狗都吠』你都識?你都幾貼地架喎!」阿宇道。

這時外星人已站在窗框上,他冷笑了一聲,回頭道:「我重識得一句:『地球?狗也不X!』何況我哋呢啲高等外星人?」

「喂,你……!」阿宇想叫住他,但是卻突然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過了不知多久,阿宇張開雙眼,陽光透窗而進,他瞄了瞄書櫃上本來放電影和漫畫的位置,還有電腦桌上,都是空空如也的,他知道一切都不是夢。

「X!死老嘢!唔好再成日叫我搵工呀!」阿宇聽到蒙倫的叫喊,他知道蒙老伯又在捱罵。

「啪!」他聽到鄰家的門被大力關上的聲音,然後是蒙倫在走廊踱步的聲音。

一陣二手煙的氣味透過大門旁的氣窗飄進屋內。

「嘿!」阿宇冷笑了一聲:「地球?真係狗也不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