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歸


19. 阿婆

日期:2019-05-29

呂瑰站到我旁邊,說:「如果你哋唔幫我揾,我就纏住廢哥!」

「你即係威脅我哋?」Alexendra冷冷地問。

呂瑰瞪大眼說:「唔通你哋唔驚鬼?」

Alexendra道:「我最憎就係畀人威脅,再講,我哋有黃師傅,你有啲咩?」

老實說,我實在不想參與這兩個女人的爭拗,尤其是這一刻,因為呂瑰見拗不過Alexendra,她開始淒酸地哭起來。

Alexendra皺了一下眉,道:「呂瑰,愛一個人唔係佔有;你當年死咗,佢等唔到你,我相信佢曾經都好傷心;但係,時間過去,佢總會擺低你,佢總會遇見另一個人去取代你,唔通你想佢一世孤獨一個?想佢冇幸福?想佢一世痛苦?如果你真係想咁,你覺得你有資格再見佢?你覺得你真係愛佢?」

呂瑰淚流滿面:「嗯。」她哭得說不出話,不停點著頭。

「呂瑰。」Alexendra說:「我哋去揾佢,你見佢一面,了咗件心事,祝福佢,好唔好?」

呂瑰點了點頭。

我著實不了解女人聊天是一個怎樣的情況,情緒變化竟然這麼大。

「咁……行囉!」我說,這時我們已身在興盛樓樓下了。

我在門外看到入面的管理員向我笑了笑,然後他把門打開了。

我拖著Alexendra進去, 當然呂瑰也跟了入來,我跟管理員說了聲「唔該」,然後小聲跟Alexendra說:「唔怪得啲賊咁易上啲單位踩線畫符號啦,啲管理員係唔係都開門嘅!」

Alexendra笑了笑,說:「我哋不如一樓開始問啦!」

我也笑了笑:「好。」

大興邨已是一條老化的屋邨,也許正是這個原因,雖然今天不是假日,但大部分單位都有一些公公婆婆應門。

「喂,啲阿公阿婆會唔會見到呂瑰,畀佢嚇死架?」我邊在走廊走著邊問。

「放心啦!我慢慢發現,我多數都可以控制到畀邊個見到同掂到。」呂瑰說。

「咩叫多數?」

「即係除非對方好似黃師傅咁有修行,或有陰陽眼,又或者我當時情緒激動唔記得控制,如果唔係,多數都見我唔到架!」

「哦!」我回應著。

我們從一樓開始,問了101、107、111、117……147等單位,單位不是沒人應門,便是以為我們要推銷或傳道,再不然就是對著阿發的資料毫無頭緒;二樓的目標單位少些,我們很快便問完,可是仍是沒有線索。

花了好幾小時,已是下午兩點多,我們剛問完十樓,Alexendra便說:「不如食飯先,一陣再繼續。」

「好。」說罷我WhatsApp聯絡拉根和黃師傅等人, 原來拉根已在興泰樓問到十三樓了,而黃師傅她們把尋人啟事張貼得七七八八後,也有在街上拿著啟示向路過的街坊查問,但都是茫無頭緒。而登在網上的尋人啟示,也是沒有回應。

我們離開興盛樓,到了商場的賓墟快餐廳匯合眾人,不知是因疲累或是苦無線索,大家都沉默不語。

餐廳的伙計把乾炒牛河放到我面前,他突然瞄了一瞄我們桌上的尋人啟事,道:「呢張相……咁熟口面嘅。」

他的說話令我們打起了精神,黃師傅立即問:「你識佢?」

伙計疑惑地凝視著照片:「唔識,但好似邊度見過。」

根叔說:「會唔會佢嚟你度食過嘢?幾時嘅事?」

伙計苦思著:「我又唔係好記得,只知好熟口面。」

呂瑰一臉緊張,Alexendra便說:「麻煩你快啲諗下,佢對我哋嚟講好緊要架!」

伙計看一看Alexendra,又看看旁邊的我,突然一臉尷尬地說:「都係冇嘢啦!」

「吓?即係咩呀?」Suki嬌嚷著。

伙計才尷尬地指一指我說:「我諗……我知我喺邊度見過相中人。」

「你唔係指啱啱寫單時見到我,所以覺得相中人好熟口面下嘛?」

「哈哈哈哈!」伙計仰天大笑著,然後木無表情地答:「係。」

「唓!重以為有線索!」Suki扁嘴道。

我反了一下眼,無奈地吃我的乾炒牛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