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歸


14. 偷渡

日期:2019-05-22

呂瑰幾乎是陷入了自己的回憶中,沒有理會我們,一直自己說著當年的事;如果現在有一個真正的驅鬼師傅,相信呂瑰會毫無防備的被打散。當然,那個趙師傅其實是趙醫生,這也算了,因為我的心裡,竟然開始同情呂瑰,很希望能幫到她。

她回憶著偷渡的那天,她跟媽媽告別,便跟著一個同鄉乘車到惠州;那個年頭,剛好經歷完文化大革命,偷渡的人其實不少,一路往深圳梧桐山的路都有不少人,而當中的每一個心裡都明白,只有這樣,才有一絲希望。他們,就只有這條路。

也不記得走了多少天,終於來到梧桐山,人們在山下稍休息,等待黑夜的來臨。

呂瑰回憶著說,那天天氣很暖,有點小雨,大家心裡都很高興,因為下雨的話,哨站的軍人都會稍為鬆懈,沒有巡邏得那麼緊。

到了晚上,四周基本上是伸手不見五指,呂瑰感到人群正緩緩上山,她也夾在人群中,踏上了梧桐山。

她早就聽說過,梧桐山上有一個地方叫老虎嘴,無數的偷渡者就在那個險要的地方失足,從此粉碎了心中一場香港夢。是以她格外小心翼翼,一步一步慢慢走,她的心不停告訴自己不要急;有時她會聽見一聲慘叫,由近至遠,她知道一定是有人掉了下去;也有時踩在腳上是軟軟的東西,幸好四周漆黑一片,不然她可能會發現自己正踏在人的屍體上前進。

梧桐山雜草叢生,人們日間躲藏起來,晚上趕路;好像走了四、五天,她終於走到上山頂,遠眺對岸就是繁華的香港,香港的夜色很美,萬家燈火,雖然阿發也有在信中向她描述過,可是不親眼看見,是不會相信,自己所住的地方和香港竟然分別這麼大!

呂瑰屏息靜氣地看著眼前的美景,「阿廢就喺呢度!阿廢喺對岸等緊我!」她心中激動無比。

「快點!大家!香港就在前面!」「走啦!我們去!」數把聲音在前方說著,聲量雖小,卻難掩興奮的情緒!

人群又向前移動,突然,剛才說「香港就在前面」的那把聲音發出了一下悶哼,由近至遠,那個人跌下去了;呂瑰聽到,不禁警剔自己不要著急;事實上,她想急也不行,因為連日來走路,她的布鞋子都已破掉,腳掌疼痛得都沒知覺了,而且也因疲累,她根本沒法子走得快。

她小心地跟著人群走,又餓又累,回想來也不知走了多久,想想應也有三、四天吧!

幸運地,她終於到了梧桐山腳,那時也不知時間,只知天還沒有亮,而香港就近在咫尺,可是她不敢動,因為這天天氣好得很,如果有哨站的軍人,絕對可以把他們看得一清二楚。

呂瑰和同鄉蹲著不動,心想著都來到這兒了,是一定要向前走的,而且阿發就在對岸等著呢,只要下到水,軍人就不可以開槍,也不可以來捉了!

當呂瑰猶豫不決時,前面已有幾個人猛地向河道跑去,幾乎是在同時,一陣恐怖的狼狗聲傳來,連著幾個拿槍的軍人也跑了出來!那幾個偷渡者跑呀跑,可是他們都餓著走了那麼多天,又怎跑得快?呂瑰親眼看到狼狗追上了其中幾個人,在他們的大腿一咬一扯,即時皮開肉綻、鮮血淋淋,軍人又追了去另一邊捉其他的人,這時,同鄉在呂瑰耳邊說:「佢哋去追嗰啲人,我哋而家衝出去,有一線生機!」

呂瑰還未來得及回應,同鄉就一手拉著她,向前奔去!

「那邊有兩個!」不好了!軍人發現了他們,但二人都沒有停下,抱著「不自由,毋寧死」的決心往前去,軍人在後方開槍,卻沒有打中他們!他們飛奔著來到河邊一躍而下!眼前就是香港了!
呂瑰在後、同鄉在前,同鄉跳入了水中,水花濺起了一種愉悅,一種得到自由的愉悅,可是當呂瑰在半空快要落到水中時,她結結實實地感到自己的身體被子彈打了一下,那顆子彈深入了她的內臟,然後她整個人落入了水中……

「瑰!」她聽到同鄉叫她,這是她最後一次聽到同鄉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