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歸


11. 一九七七

日期:2019-05-17

「趙……趙師傅!」看著床上的女鬼,我不禁驚呼起來。

趙師傅沒有回應,我卻聽得見她急促的呼吸聲。

「阿廢你話過等我!我要殺咗呢個女人!」女鬼怒吼著,然後突然撲向趙師傅的方向。

「呀!」我聽到趙師傅的驚呼,「咔」,我身後的房門猛地打開了,我轉身一看,Lyle和Suki一臉疑惑的站在門外,房門是Lyle開的,大概他們聽到我們的驚呼,所以打開門看個究竟。

但很快,他們臉上的疑惑變成了驚慌,因為當房外的燈光照進來,我們三人都看見,那半透明的女鬼撲倒了趙師傅,一雙有著尖利長指甲的手用力伸著想襲擊趙師傅的頸項,而趙師傅則用桃木劍用力抵住。

「喂,你搞我趙趙?」Lyle不知那來的勇氣撲上前,但他沒有把女鬼撲倒,而是穿過了女鬼的身體,跌到另一邊去。

「哎呀!」Lyle摔得慘叫著。

「嗚呀!趙師傅!」Suki也驚叫著。

「嘭嘭嘭」,我家的大門被大力敲著,一時間,屋內非常嘈吵。

我大力搖著Suki的肩膊讓她冷靜下來,並說:「喂!幫我開開門先!」

她魂不附體地跑去開門,此時我對著女鬼怒吼:「你到底係邊個?我都唔識你嘅!」

女鬼稍停下了襲擊,但仍壓在趙師傅身上,她淚眼汪汪地看著我:「你呢個負心人!」

這時,從大門走進來的,是一臉擔心的Alexendra向根叔,Alexendra大聲說:「阿廢,你冇事嘛?我特登過嚟睇你,但去到門口就聽到好嘈,根叔都過埋嚟!」

Alexendra和根叔都在客廳,沒有看到房內的情形,我實在不知如何解釋,她又緊張地走到房門前捉著我的手臂說:「又話去揾趙師傅?我好擔心……你……」

話未說完,她被房內的景象嚇得目瞪口呆,而那女鬼也一臉憤怒的看著她,道:「你個負心人,又多個女人!枉我走落嚟揾你!呀--!」

女鬼尖聲地哀叫著,趙師傅趁機伸手想推開她,很奇怪地,她的手沒有如Lyle般穿過了女鬼,而是結結實實地推開了她,而且不知怎地,女鬼被她一推後,就像是空中的汽球被推了一下般,輕飄飄的飄了開去,落在床上。

「趙師傅,快啲收咗隻鬼佢!」我大叫著。

「我……我……我唔識呀!」趙師傅一臉尷尬地說。

「吓?你唔識?你係出名嘅驅鬼師傅,點會唔識?」我急促地問。

「我……我其實係精神科醫生……」

「吓?你個……」我還未把「神棍」二字說出口,Lyle就搶著說:「趙趙,你好型呀!」

「程旺廢!你揾人捉我!」女鬼看來非常傷心。

「等……等……你叫邊個?程旺廢係乜水?」我被搞得一塌糊塗,也沒心思理會趙師傅,不,趙醫生的事。

「我男朋友叫方達文喎!」Alexendra說。

「係囉!」我回應道。

「衰男人!你個樣我化咗灰都認得,而且我親耳聽到啲人叫你阿廢!」女鬼哭著說。

「我係叫阿廢,阿Fred,英文名嚟架!」

「英文?即係洋文?」女鬼問。

我急得拿起我書桌上的銀包,取出身份證給她看:「嗱!我真係叫方達文架!」

她疑惑地看著,輕聲地呢喃:「出生日期,一九八零?」

她茫然地看著我:「你……你哋咁似樣嘅?而……而家咩年份?」

「二零一六囉!」

「點解?而家唔係一九七七年咩?」她悲傷地說。

「七七年?過咗好耐啦喎!」根叔說。

「阿廢……阿廢喺邊?」她沒有理根叔,而是自顧自地說話。

「你揾嗰個人叫程旺廢?」Alexendra問。

女鬼點了點頭,從破舊的衣服口袋拿出一件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