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歸


10. 女人

日期:2019-05-16

我和Lyle在大興邨商場隨便吃了點東西做晚餐,今晚天氣冷得刺骨,加上毛毛細雨,可是卻怎也及不上我心底的那份寒意。

自從有詭異的事件發生在我的身上後,我就變得格外疑神疑鬼,我總是注意著街上的每個面孔,生怕那個叫喚我的女人又藏身當中。

此刻我和Lyle從商場過馬路回家,神不守舍的我還忘了留意過路燈,差點被車撞到,幸好我在一剎那間停住了脚步,可是我身旁的Lyle卻一直走了出去……

「呠」!疾駛而來的汽車大聲地響號。

我立即一把拉了他回來:「睇路呀你!」

Lyle嬉皮笑臉地說:「哈哈,掛住諗趙趙添!」

無驚無險地回到家中吃過飯,我不安地坐在梳化,而Lyle則吹著口哨一副好心情的樣子在屋內轉來轉去。

Lyle的口哨聲令我的心情更加煩躁,我合上眼睛深呼吸著,希望令自己冷靜下來。

相信每人都試過,由於身在有光的環境,在合上眼睛時,仍會見到眼皮上有一些光留下來的殘影;此刻當我合上眼時,在漆黑中就見到一些奇怪的紅紅綠綠的光點,可是這些光點沒有隨時間淡去,而是慢慢地形成更清晰的形狀,是一個女人的臉!是那個女人的臉!

「阿廢!阿廢!」同一時間,我耳邊響起了那個女人的叫喚聲。

眼前那個女人的眼睛和嘴巴又開始像那夜的夢中一樣,慢慢流下血來。

我努力想睜開眼睛,想大叫起來,可是卻不得要領。

「咯咯!」

仍合著眼的我聽到女人在叫喚的聲音中,夾雜了兩下敲門聲,突然我整個人像是放鬆了下來,眼前的女人臉慢慢淡去,我終於猛地張開了眼睛。

我見到Lyle興奮地跑去開門。

門外只見到趙師傅的助手Suki, 她手拿著桃木劍站著。

「趙趙呢?」Lyle大叫著。

「趙咩呀趙?快啲開門啦!呢把劍唔輕架!」Suki也大叫著。

Lyle 拉開鐵閘,「踏踏踏」,這時隨著腳步走到門前的是一身黑袍的趙師傅。

「趙趙!」Lyle一副傻頭儍腦的樣子。

趙師傅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逕自進了屋內;此時的我大力地呼著氣,在這個寒冷的天氣,額上卻大顆大顆流下了汗珠。

「你冇事嘛?」趙師傅來到我面前問。

我抬頭看著她,我的眼瞪得老大道:「我啱啱聽到佢叫我。」

「嗯?」她只是這樣回應著。

「吓?我聽唔到呀!」Lyle摸著光頭說。

「我想入你間房睇睇。」趙師傅沒有理他。

我蹣跚著站起來,手指了一指我的房間,

她走進了我的房間,問:「你嗰次夢見自己瞓喺草地,個女人喺邊個位置?」

我走進房間示意了一下:「呢度。」

「明白。平時你會熄晒啲燈瞓?」她問。

「會。」

她向房外大叫了一聲:「Suki拎埋把劍畀我。」

Suki把劍遞了入來房間,趙師傅接過劍後便示意她留在外面。

趙師傅在我的房間踱著步,觀察著各種陳設,然後說:「熄晒燈關埋房門畀我睇睇。」

雖然她這個要求有點奇怪,但我還是依指示關燈,然後想把門關掉。

「喂喂喂!你哋兩個孤男寡女做咩?」Lyle在大吼著。

還未等我回答他,趙師傅已走前「嘭」的一聲把門關掉。

這時在黑漆漆的房間內,只有我和趙師傅二人,我聽到她來回走動的腳步聲,然後她開口道:「你間房冇咩問題。」

「咁即係……」我不明白她的意思。

她良久沒有作聲,然後當一把聲音再傳到我的耳朵時,已不是趙師傅的聲音。

「你係阿廢邊個?」一把女人聲音,憤怒地用怪腔調說著廣東話。

然後在漆黑中,突然出現了一個女人,就是我多次見到的那個女人,她正站在我的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