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歸


9. 求救

日期:2019-05-15

我在Lyle嘈吵的鼻鼾聲中入睡,而且睡得非常熟,一覺醒來,幸好,並沒有甚麼詭異的事發生。

不過,只要想起昨晚在電梯大堂發生的事,我還是不禁毛骨悚然,是以當我和Lyle回到公司後,我立即打了個電話結趙師傅。

趙師傅:「你話你畀葉碎包圍住,走極都走唔出,但你啲朋友到場只見到你一個人跑嚟跑去,見唔到啲葉碎?」

「冇錯。」

「你今晚帶埋你朋友上嚟揾我,我想同佢傾傾。」

「好。」

我放下電話,跟Lyle轉述了趙師傅的講求。

「嘩,你估我一定得閒?我好多囡囡約我架!」他嬉皮笑臉地說。

我瞪了他一眼:「義氣!」

「Fine,但係你女友,即係渣姐,佢實要我哋OT架喎!」他反了一下眼。

「得啦!我會搞掂!」

這天我一直心不在弦,幸好Alexendra今天忙著跟其他部門開會,沒有空理會我的工作。

很快到了下午六點,Alexendra 仍在開會,我發了個訊息告訴她事情原委,便和Lyle下班去找趙師傅。

來到趙師傅的家,她又是一身黑袍的打開了門,她的助手Suki並不在。

趙師傅把我們請了入屋後,便轉身在拜神檯那兒上香。

Lyle壓低聲線道:「原來趙師傅係女人,重要係少女,重要係靚嘅少女!你唔早啲介紹嚟識?」

「你傻架?唔撞鬼都唔嚟揾佢啦!」我也小聲說。

過了片刻,趙師傅拜完神,便轉身來看著我說:「阿廢你落去飲杯嘢先,我想同你朋友單獨傾傾。」

「吓?」我沒想過一上來便要離去,這可是沒有電梯的唐樓啊!

「係啦!走啦你!」Lyle一閃身擋在我和趙師傅中間,一臉衰相地說。

我伸長頸,對趙師傅說:「咁你小心啲啦!」

「拜拜!」Lyle打開了門,把我推了出來,我一臉沒趣地離開了唐樓。

過了約半小時,趙師傅才打電話請我可以上去,甫上到去,便見到Lyle坐在桌子前的椅子上,傻頭傻腦的笑著,而趙師傅則一臉嚴肅,眉頭緊皺著。

「趙師傅,請問而家要點做?」我問。

「你個情況都幾嚴重,咁啦,今晚十二點,我會同我助手去大興邨一趟,睇下係唔係你間屋出咗問題。」

「吓?間屋?我住咗好耐都冇事喎!」Lyle問。

趙師傅瞪了他一眼,冷冷地道:「你冇問題,唔代表其他人冇問題。」

Lyle托著頭看著趙師傅,臉上掛住一副奇怪的表情。

趙師傅卻保持由始至終的冷傲:「係咁,今晚見。」

我站起來往門口走去,「請。」趙師傅對著仍坐著的Lyle說,他才像突然發現要離開般,「霍」一聲站了起來。

在回家的路上,Lyle一直奇奇怪怪的,我問他:「頭先你哋傾咗啲咩呀?」

他瞇著眼道:「趙趙真係好靚女呀!」

「屌,你發老姣呀?人哋分分鐘做得你個女!」

「獸父呀!正呀!」他猥瑣地笑著。

「我屌!你講我知頭先傾咗乜啦!」

「噢!佢問下我你啲生活習慣呀,最近有冇咩情緒波動之類。」

「問啲嘢咁怪嘅?」

「唔知喎,可能睇下你有冇鬼上身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