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歸


8. 漩渦

日期:2019-05-14

我聽到Alexendra的問題,又仔細看了看琴鍵上,現在,上面只有一對手在彈琴。

我竭力控制著自己,笑說:「唔係,我嚇下你啫!」

她笑了笑,繼續入迷地聽著音樂。

吃過晚飯,我送Alexendra到車站後,便獨自回家去,回到Alexendra說「好邪」的大興邨。

老實說,就憑那顆小石就能驅邪嗎?我十分懷疑,但我步入興耀樓時,還是不自禁地摸著口袋中的石子。

不知怎的,今天興耀樓的電梯大堂地上有些零零碎碎的草屑,我的心一陣不安,想問問大廈的保安,可是卻發現他並不在。

電梯大堂只有我一個,一陣奇怪的陰風在我的背上拂揉。

一定是心理作用,我心想著。

老舊的電梯「轟」一聲到達,「沙」,我走進電梯時,踏到電梯地上的草屑,電梯裡的草屑比大堂的還要多。

我暗地一驚,想起Alexendra說在鹽醃屍案那時,曾見過地上有很多鹽。

在電梯關門前的一刻,我快步奔出了電梯;我總覺得如果我乘搭這電梯,便會有甚麼可怕的事發生。

我重新站在大堂中,思索著應如何是好。

大堂很靜很靜,現在才晚上十一點,怎麼會安靜得這麼可怕?

「阿廢!阿廢!」背後傳來一把女聲。

我又摸著石子,沒有轉過身去。

「阿廢!我嚟咗啦!你點解唔等我?」是一把女聲正用奇怪腔調說著廣東話。

我的雙腳像是僵了一般,牢牢地黏著地板。

我想轉身去看,我不敢轉身去看。

「阿廢!阿廢!」她繼續叫喚著,明明是在室內,地上的草屑卻突然被不知哪來的怪風吹著,草屑在我腳邊打轉,漩渦愈捲愈高,我想如果有第三者在場,此刻的我就像是置身在龍捲風眼中一樣。

我僵立著的腿終於能邁步前行,我猛地躍奔出去,想逃離那個漩渦,可是卻不得要領,漩渦似是跟著我一樣,我跑到哪,它都包圍著我。

我心中的憤怒比驚慌還多,聽說鬼都怕粗口的,我正想大聲使出生平絕學之際,在右方卻有一把熟悉的男聲大叫:「阿廢!」

風突然消失,包圍著我的草屑漩渦瞬間跌下。

我繃緊的頸項生硬地轉到右面,是Lyle和根叔!他們手拿著外賣盒子,正驚訝地看著我。

Lyle緊張走上前道:「你……你做乜喺度跑嚟跑去?」

「有……有……有鬼!地下啲草碎追……追住我!」我一時也一不知如何說清。

根叔:「地下啲草碎?」

「嗯。」我低頭一看,地上卻沒有任何草屑,一點也沒有。

我想我當時一定是面容鐵青得很,根叔皺了一下眉,說:「返上去先講。」

電梯開了門,我看了看裡面的地上,沒有任何草屑。

上到十一樓,根叔也進了我們的家。

我攤坐在梳化上,把從一開始見到後樓梯前的人影,到在睡夢中見到異像,再到找趙師傅,以至剛才在大堂發生的事,都說給他們知道。

Lyle聽罷卻只管大嚷:「嘩!原來坐我個位之前條友死咗?重要係畀人殺咁恐怖?你條死仔咁耐都唔提,我聽日返去要同渣姐講調位先得!」

我沒心情回應他,根叔這時說了一句:「睇嚟,隻嘢係衝住你而嚟。」

根叔的說話正是我的想法。

Lyle似也意識到事件的嚴重性,道:「咁你一係聽朝打畀個趙師傅,睇下可以點?」

嗯。我頓了一頓,尷尬地看著Lyle:「 咁今晚,你可唔可以同我孖鋪。」

「嘩!我好保守架!」他拉了一拉衣領。

我一把抽住他的衣領,道:「知唔知咩叫義氣?」

「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