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歸


7. 大興邨

日期:2019-05-13

離開趙師傅住的唐樓,我把石子袋好,心事重重地和Alexendra 在街上走著。

「趙師傅畀粒咁嘅石仔嚟,到底信唔信得過?而且佢睇落先得廿幾歲,平時聽人講,啲師傅都係上咗年紀。」Alexendra說。

「佢好出名架,而且上次Judy覺得Charles返咗嚟,都係揾趙師傅搞掂。」我說著摸了摸口袋中的石子。

Alexendra斜眼看著我:「趁我唔喺度,就喺office作反,遲啲先同你計。」

我一手搭著她把她拉近我,手掌一下一下拍著她的肩膊:「可能我近來太攰,所以先見到,加埋而家有趙師傅粒石,應冇事嘅!」我呢喃著,不知是在安慰自己或是安慰她。

Alexendra垂下頭走著,然後突然開口說:「阿廢,其實,我唔係唔信有鬼,只係我唔想信。」

我疑惑地看著她:「咩意思?」

她說:「你第一次聽到有把聲叫你,或者見到嗰個女人,係喺大興邨?」

「嗯……」

「其實大興邨好邪……我細個都好似見過,但係我寧願用科學去解釋……久而久之,我成日都同人講我唔信鬼嘅,世上冇鬼嘅……」

「嗯……」

「大興邨發生過好多凶案,亦好多人跳樓,好細個嗰時有一個下晝,我伏喺窗口望街,點知就睇到對面樓有個女人跳咗落街,『嘭』一聲好響,地下有好多好多血,又見到有啲街坊圍觀。」她頓了一頓,續道:「我當時都唔知驚,可能太細個,但之後有好幾次,我食完晚飯伏喺窗口望街,都會見到對面樓有個人影跳落去,但又冇『嘭』一聲,望去個地下又冇嘢。」

Alexendra說的經歷,令我不禁有點毛骨悚然,我沒有打擾她,她又繼續說:「可能我細個,而且離遠望,我又唔太驚,只係奇怪點解成日有個影,係後來大個,我先諗返嗰個影可能係鬼……到我考大學前一年,興耀樓發生咗一件大事……29樓有個女仔,佢將個同居男朋友肢解,再入落一個大箱,用鹽醃……」

「你……你唔係見到個男死者下嘛?」我下意識地摸了一摸口袋中的石子。

「都唔知算唔算,其實我連睇呢單新聞嘅資料我都唔敢,不過我記得嗰排不論我去自修室溫完書夜晚返屋企,定係朝早返學,抑或係放假中午出街買飯,個電梯大堂、電梯入面、十一樓大堂、走廊嘅地下都有好多鹽……而最奇怪嘅係過咗一年左右,啲鹽冇再出現,而我同爸爸媽媽甚至鄰居講返,佢哋冇一個人見過地上好多鹽……」

我抽了一口涼氣,不過幸好Alexendra總算沒有真的見到那被肢解的死者鬼魂。

「其實大興真係好多鬼故,我同邨嘅同學,都曾經有唔少經歷,不過我只係阿Q咁當佢哋作故仔,我想說服自己,呢個世界係冇鬼,等自己冇咁驚。」

「嗯。」

「但你喺大興邨見到啲咁嘅嘢,令我不禁諗起……呢條邨真係有可能好多嗰啲嘢……」

「都未必嘅,可能我真係有病呢?」我苦笑了一下,心裡卻想著:「唔通大興邨真係咁邪?」

我跟Alexendra沿大街走著,街上人來人往,我不禁緊張地留意著人群中的每個面孔,那個女人會再出現嗎?

有時我會見到一些五官相似的面孔,拖著Alexendra的手便會不禁大力一握,Alexendra即會關切地問:「你見到佢?」

我總是搖搖頭回應。

我們漫無目的地逛了個多小時,我在想,自離開趙師傅的家後,就再沒有看到或聽到異像,也許趙師傅的石子確實發揮了效力吧?

我見到Alexendra一臉擔心的神態,不禁一陣心痛,於是努力提起精神道:「今晚食個燭光晚餐呢?」

她抬頭看著我,温柔地笑著回應:「好。」

我們來到商場中一間頗有情調的德國菜餐廳,餐廳的顧客很多,我們坐在近門口的位置,可以外望到商場中央一個被商鋪包圍的空地上有一台鋼琴,我們正對著鋼琴的側面。

我們點了豬手和沙律,我邊吃著邊努力放鬆自己,說著無聊的笑話,逗得Alexendra花枝亂顛。

Alexendra 托著頭笑望鋼琴的方向,道:「彈得真係好。」

我循她的目光看去,看到四隻手在鋼琴上靈巧地飛舞,靠近我們的是一個高挑的男生,他完全擋住了旁邊那人,令我看不清那是怎樣的人;但那人彈出來的音樂十分奇怪,和那男生彈的完全不搭調,就像是帶著憤怒亂敲琴鍵一樣。


我說:「埋邊嗰個人彈得咁怪嘅?」

Alexendra沒有即時回應,稍沉默了一會才道:「你……見到兩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