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歸


5. 叫喚

日期:2019-05-10

前的景象詭異得令我目瞪口呆,我竭力想挪動身體,可是卻不得要領。

人群中那個約30歲的女人把臉了轉過來,她牢牢地看著我,突然,她的眼眶流出一些黑色的液體,然後是嘴角,也流出黑色的液體,不!那不是黑色的液體!那是血!那是血!

我的一雙眼在驚慌中張得老大,我想驚叫出來,卻又叫不出聲。

「阿廢!阿廢!」那女人的嘴巴一面流血,一面開合著叫喚我的名字。

「呀!」我終於驚叫出聲且坐了起來,環視四週,我正身處在自己的房間。

我喘著氣側身躺了下來,雖然剛才是一場夢境,卻又如此真實,令我良久不能平伏。

我合上眼深呼吸著,當我回復睡意時,在朦朦朧朧間,又聽到身後傳來一把聲音:「阿廢!」

我不敢回頭,此刻我正側身背著牆睡,那即是意味著,有一些東西在床上叫著我。

我緊合上眼裝作沒有聽見,而那把聲音在響了一次後也沒有再響起;過了不知多久,我才沉沉睡去,待我醒過來時,我伸手拿床邊的手機看看,這已是星期日的中午了。

我保持著側身背向牆的睡姿稍等了一會,想確認一下背後沒有任何聲音,也感覺不到任何東西。

然後,我閉著眼躺平在床上,待真的感覺沒有甚麼異樣後,才慢慢起床。

打開房門,Lyle已在吃外賣午餐,他打量了我一下,道:「Fred哥,你個樣咁殘嘅?打丁打天光呀?」

我沒有回應,走進洗手間照照鏡,我的黑眼圈很大,臉容也十分憔悴。

我稍梳洗完,向Lyle道:「你叫外賣又唔幫我叫埋,頂你!」

他把豬扒送進嘴裡,說:「吓?你唔係約咗渣姐咩?」

「Shit!」我這才突然想起,我可是約了Alexendra去尖沙咀閒逛的,還好,我約了她下午兩點在九龍公園門口等,現在還有時間。

我立馬走進房間換上衣服,然後急急出門了。

我急步來到車站上了巴士,今天天色不太好,陰陰沉沉的似乎快要下雨,才中午時分,天卻像是傍晚時一樣,我看著陰暗的街道,又想起昨晚那個有如真實的夢。

輾轉來到九龍公園門口,才一點十,我呆站在人群中,看著四周人來人往,突然,一個熟悉的面孔出現了在我的不遠處,是夢中的那個女人!她在人群中回頭看我,她衣衫襤褸的,面上也有一些污垢,她是誰?怎麼其他人好似都覺察不到她的存在?

「阿廢!」她又在叫我?是她在叫我嗎?但她的嘴巴沒有動,她的表情好像很悲傷。

「阿廢!」我的肩膊被拍了一下,我往右一看,是Alexendra。

「你做咩成頭大汗?」Alexendra問。

我沒有理會她,而是再轉頭往前一看,那個女人已不見了。

「咩事?阿廢?阿廢?」Alexendra不停拍著我的手背。

「冇……冇……」我吞了一下口水,擠出了一個牽強的笑容。

「係唔係有事唔講?」她板著臉說。

「冇事……冇事……」我應如何說起呢?

「冇事你睇先咁驚望住前面?」她謎著眼看著我。

Alexendra絕頂聰明,看來我是沒法騙過她的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道:「我好似見到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