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歸


4. 異域

日期:2019-05-09

「哇!正到爆呀!」Lyle往嘴裡猛塞肥牛。

「阿叻妹,食多啲啦!」根叔夾了些雞肉給Alexendra.

「唔該根叔。」Alexendra回應道。

「阿廢,你要好好地對Alexendra呀!」根叔笑著說。

當我正想回應時,Lyle卻搶著說:「哇,Fred哥簡直係賢內助啦,又聽話又……」

「再嘈今晚就趕起星期四份report畀我!」Alexendra狠瞪了他一眼,讓他收了口。

就這樣吃著美食,說著無聊話,我們過了快樂的一夜;散席時已是晚上十一點了,我送Alexendra到樓下的巴士站去;Alexendra真的很好,雖然她在工作上很兇,但作為女朋友卻是通情達理、成熟又獨立,她不會過份依賴及纏人,對於不太懂浪漫的我,確是十分合適。

和她在巴士站吻別後,我便回到興耀樓去,電梯在十一樓停下,我踏出電梯時,隱約看到正前方我所住的巷子盡頭,也就是我的家門前方,在昏暗的燈光下,有一個人影,可是我貶了貶眼,那人就不見了。

哈!又在疑神疑鬼!我心裡這樣邊想著,邊慢慢走到家門前。

雖然今天天氣確是有點冷,但愈靠近家門卻愈感到一陣奇怪的寒意。

我把鐵閘拉開,突然耳邊有一把女人的聲音輕輕的叫:「阿廢?」

我怔了一怔,回頭望了一望,沒有人。

聽錯了吧?我心想。

我打開大門,看到Lyle在梳化上看電視,心裡稍安定下來。

「咁快返嘅?」Lyle問。

「係呀!送Alexendra去巴士站之嘛!」

「渣姐都真係幾好,唔會一定要你送佢返去!」

「妒忌呀?你又追返個囉!」

「唓!第一,我唔使追嘅,係啲女追我!第二,我係浪子,無謂傷啲女人心!」

「成日話自己浪子,得閒share下你以前啲情史畀我寫下故都好吖!」

「我怕你啲女讀者愛上我!」他嬉皮笑臉地說,有時真不懂分他說話的真假。

我轉身背向Lyle回房間去,才走了兩步,一把低沉的聲音又傳到我耳邊:「阿廢!」

我停下腳步,回頭看著Lyle。.

「咩料?」他見到我臉上滿是疑惑。

「你叫我?」我問。

「冇喎!」

其實我也知道應不是Lyle叫我,因為剛才的聲音,是一把女人聲。

我轉身回房躺在床上,也許是前一晚睡得不好,我很快就在黑漆漆的房間中入睡了。

「殊!不要吵!」一把男人聲在耳邊響起,說的是國語。

「係唔係好快到?」又有一把女人聲回應,是帶點奇怪腔調的廣東話。

「很快了!」男人說。

我努力地睜開雙眼想看看四週,四週黑漆漆的,我想,剛才應是Lyle在外面看電視的聲音。

我想合上眼再次睡去,「沙沙沙沙」突然傳來一些奇怪的聲音,我發現在不遠處,有個約30歲的女人在慢慢走著,不,正確來說,她的四週都是人,有男有女,都是青年至中年人。

我被眼前景像嚇得大吃一驚,我想坐起來,卻發現整個人都動彈不得,而更令我驚訝的,是我發現自己躺了在草地上,身上沾了一些泥土,我努力定過神來,在暗黑的環境中,才察覺到眼前的人群都是在泥路中走著,泥上生長著一些草或樹,在他們走動時,發出了「沙沙」的聲音。

而更令我詫異的是,我仔細一看,才發現這些人幾乎都沒有穿鞋子,即使是有穿鞋子的,也是破舊不堪的布鞋或拖鞋,而他們身上的衣服也是又髒又破。

雖然他們雙腳是在走著,但是在我看來,他們就像是原地踏步一樣,沒有離開過我的視線。

我明明是在自己的房間中睡覺,這兒是甚麼地方?這些人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