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歸


2. 低頭

日期:2019-05-07

我打開大門,還未拉開鐵閘,已隱隱約約聽到輕輕的哭聲,我回頭看看Lyle,他已經站到了老遠,一副勉勵的眼神看著我。

我吞了一下口水,拉開鐵閘。

「踏踏踏踏……」我盡量放輕腳步走到後樓梯前,果然,我見到一個穿著紅色連身裙的小女孩蹲了在樓梯轉角處,垂下頭在抽泣,她的長髮有點亂,垂下來蓋住了臉頰,身體瘦削而且皮膚有點異樣的蒼白。

我感到從腳指尖傳來的寒意,心裡不停說服自己這個小女孩是人不是鬼,可是她的哭聲在梯間迴盪,引起了一些回音,確是恐怖萬分。我想開口問她一個小孩半夜在幹甚麼,可是我張開嘴巴,喉嚨只發出了「咯……咯……」的聲音。

也許她聽到我那微弱的聲音,她慢慢用手擦了擦眼睛,然後以極慢的動作站了起來;此刻她面對我站著,頭卻依然垂得很低很低。

「咯……咯……」這是我喉嚨深處發出的聲音;我瞪大雙眼看著她,她慢慢抬起頭來,那種詭異的氣氛包圍著我倆,我終於按捺不住,沒等她完全抬起頭,我便……轉身跑回屋內把門關上。

「點呀?點呀?」Lyle見我回來,立即走上來問。

「你……我……我哋都係孖鋪啦!」我尷尬地說。

「你見到嗰個細路女呀?佢係唔係嗰味嘢?」他問。

「我……我唔知,總之我哋孖鋪算。」

那夜我徹夜難眠,一來因為腦海中不停想起那小女孩慢慢抬起頭的情形,二來Lyle竟然睡得很熟,他發出了極大的鼻鼾聲。

我竭力閉上眼希望自己能入睡,就這樣半睡半醒地,好不容易等到天亮才熟睡過去。

「Honey,起身啦!」Alexandra溫柔的聲音傳進了耳朵……不,沒有可能的,雖然已成為我女朋友,但Alexandra仍是叫我「阿廢」的。

我慢慢張開雙眼,眼前是一團肉色,我擦一擦眼睛,「頂!」我不禁大叫了出來!眼前的是Lyle的光頭,他哄得很近地在說:「Honey,起身啦!」

我嚇到立即坐了起身,Lyle則一副嬉皮笑臉的表情:「快啲起身啦!十二點幾啦!」

「吓!十二點幾?我約咗Alexandra呢個時間上嚟,之後一齊去買料打邊爐呀!」我跳了下床。

「咯咯咯」話剛說完,就傳來敲門聲,一定是Alexandra了!

我用手指梳理了一下頭髮,捽了捽眼垢,便跑去打開大門。

「阿廢,你又……」Alexandra一見到我便說,可是我卻沒法聽到她說甚麼,因為……「阿廢!你聽唔聽到我講?你又咁晏先起身?你瞓醒未?」Alexandra大聲地說。

我沒有回應,我想我當時的神態一定十分古怪,因為在Alexandra身後,正正站著昨晚在後樓梯那個紅裙小女孩,而她的頭仍是垂得很低很低。

我沒有作聲,猛地拉開鐵閘,然後一把拉Alexandra進來,「呀!你……」她驚叫著。

沒等她說完,我已「嘭」「嘭」兩聲把鐵閘和門關上。

也許是因為緊張,我背著門在重重地喘著氣,而同一時間,門外傳來了小女孩的大哭聲。

「阿廢--!」Alexandra大聲吼叫著:「你做乜?個細路女重喺出面!」她甚至想繞過我去把門打開。

「乜……乜你見到佢架?」我說。

「咩料你兩個?」Lyle從我的房間抱著他的枕頭走出來問。

「你……你點解會喺阿廢間房走出嚟架?重拎住枕頭?」Alexandra驚訝地看著Lyle。

「唔好講呢樣住先啦!出面個細路女……」我大聲叫了起來。

「細路女?」Lyle意會到我說甚麼,緊張得大叫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