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歸


1. 女孩

日期:2019-05-06

「阿廢,渣姐聽日係唔係過嚟打邊爐?」Lyle問,他是我的同屋兼電腦部同事,我們租住了屯門大興邨一間黑市公屋;而他口中的渣姐是Alexandra,是我的女朋友,也是我們的上司。

「係呀!喂……你唔好叫我阿廢,叫返我Fred,阿廢呢個名係Alexandra專用嘅。」我笑著說。

「唉!知你兩個sweet啦!」他邊說邊把外賣盒打開。

「你約咗根叔未架?」我問,根叔是我們的鄰居,也是Alexandra小時候住在大興邨的街坊。

「一早約好啦!」他回答。

這是一個平凡的星期五深夜,我坐在客廳打機,而Lyle則在吃著宵夜外賣。

「殊……殊……」他把麵條啜進嘴巴內,發出了很大的聲音。

「你食嘢咁核突架!」我斜眼看著他。

「我呢啲浪子係咁架啦!邊似得廢兄……呀唔係……Fred兄你呢啲文人雅士吖!殊……殊……」他繼續大聲啜著。

我沒有他好氣,把目光轉回到屏幕;不消五分鐘,Lyle站起來大聲說:「食飽!出去丟垃圾先!」說罷他包好外賣盒,就拉開大門出去了。

這裡必須要說明一下,大興邨是很舊式的十字型公屋,在1977至1980年間入伙,每層的中央是兩部電梯,電梯兩旁是樓梯,而四邊各有一條長巷,每條巷有十二戶人,長巷盡頭是垃圾房和樓梯。

我和Lyle住在十一樓面對電梯的那長巷的盡頭,斜對面是垃圾房,旁邊是後樓梯,所以Lyle去丟垃圾就只是數步的距離。

果然,不用十秒,Lyle就回來了,「嘭」他很大力的關上了大門。

「咁大力整爛度門,你賠呀!」我沒有抬頭望去,繼續沉醉在我的魔獸世界。

「呼呼……」Lyle大力呼著氣來到我旁邊坐下。

「阿拉叔,你未老先衰呀?行兩步喘晒氣。」我說。

「後……後樓梯……我好似撞嘢!」他顫抖著說。

我不禁放下手掣看著他,只見他臉色蒼白,一雙眼瞪得老大,我意識到事情有點不尋常,問:「發生咩事?」

「我……我頭先去丟垃圾,聽到有把細路女聲喺度喊!」他壓低聲音說:「我望過去後樓梯,見……見到角落頭有個紅衫細路女坐喺度,佢耷低頭喺度喊……喊得好淒涼!」

「咁你又知佢係鬼?」我問。

「大哥!而家幾點呀?三點幾啦!邊有細路女重未返屋企?我睇佢個款都係六、七歲咁架咋!」他搓著大腿說。

「咁又係……咁……咁我都係去瞓先……你都早啲瞓,瞓到天光就冇事……」我說著站了起來。

Lyle卻一把拉著我說:「喂!你知唔知咩係義氣呀?」

我下意識地答:「知。」

「講!咩係義氣?」

「……」

他見我沒有回應,發狂般說:「你條死仔真係唔知咩係義氣!我間房近走廊,上面有氣窗架!一陣佢喺嗰度伸個頭入嚟點算?」

「估唔到你平時咁麻甩,咁鬼細膽!」我說。

「你話我?你嗱嗱聲返入房,好明顯係驚啦!」他壓低聲音說。

我只好問道:「咪玩篤爆!咁你想點呀?」

「孖鋪!」他大聲說。

「大哥,我唔hehe架!唔好啦!」我甩開了他的手。

「咁……你一係出去睇下佢重喺唔喺度?」

我真的不想跟Lyle同床共寢,只好深吸一口氣說:「睇咪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