篤姐短打


14. 鄰居的剁肉餅聲

日期:2019-05-05

「梆梆梆梆梆梆……」鄰居的家在晚上七時多傳出這種聲音。

他不覺得奇怪,因為從時間、節奏、聲量、聲音聽來,這一定是金屬敲在木頭上的聲音,不難推測,她是在剁肉餅。

「梆梆梆梆梆梆……梆……梆梆……梆……」節奏由一開始的快速和規律,漸漸慢了下來,變成有一下沒一下的。

他微笑起來,想著隔屋那個家庭主婦應是剁到沒氣力了。

不久,他聽到門前附近有腳步聲,然後是鄰居家的鐵閘被拉開的聲音,他知道是她的丈夫回來了。

剁肉餅的聲音一下子停下來,過了一會,聲音又再開始。

「梆梆梆梆梆梆……」大約又過了三分鐘,聲音才結束。

「有太太煮晚餐真好呀!」他是這麼想,不過這只是一個短暫閃過腦袋的想法,事實上他根本沒打算結婚,連談戀愛都不想,他以前曾有過一段戀愛,但那女的竟然一腳踏兩船,還騙光了他的錢。

他覺得女人都喜歡出軌,因為小時候,他的母親也是跟另一男人走了,抛棄了他和父親。

「梆梆梆梆梆梆……」第二晚,剁肉餅的聲音如常響起。

第三晚也是這樣,然後是第四晚、第五晚、第六晚……
每晚七時多,剁肉的聲音就響起。

但是他開始覺得有點奇怪,怎麼每晚都是煮肉餅?也許,他們兩夫婦真的很喜歡吃肉餅?

然後,他又留意到,好像很久沒有聽到隔壁男人晚上回家時拉開鐵閘的聲音。

有一天,他去扔垃圾的時候,遇到那個女人打扮得花枝招展地回家。

「梆梆梆梆梆梆……」不久,剁肉聲又響起,他開始有一種想法,他懷疑那個女人有外遇了。

他想找個機會告訴她的丈夫,他不想他跟自己和父親一樣後知後覺。

但是,又過了幾天,他還是沒有聽見那男人回家的聲音。

「梆梆梆梆梆梆……」剁肉聲如常響起,他開始想,那女人天天剁的未必一定是豬肉。

突然,他有一個念頭,也許連那夜拉開鐵閘回家的都不是她的丈夫,可能是另一個男人。

那麼,她的丈夫到哪裡去了?為甚麼他沒有回家?為甚麼她每晚都在剁肉?

他很好奇,他很疑惑,過了一會,他聽到鄰居的鐵閘被拉開,難道她的丈夫終於回來了?

他撲過去打開門,卻沒有見到她丈夫,反倒是看見她拿著兩大袋垃圾出來,身上穿得很隨便。

「穿這麼少,真是賤女人!」他這樣想。

他撲過去把她推進屋內,他覺得這種女人真是不知廉恥,竟然勾三搭四,連丈夫都可能被她毁了。

「梆梆梆梆梆梆……」剁肉聲如常每夜響起。

三天後,從外地公幹回來的男人,發現自己那個很愛吃肉餅的妻子已變成一堆肉醬,兇手就是鄰居那個單身的神經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