篤姐短打


13. 搬新居之後,日日都發惡夢

日期:2019-05-03

最近他老是做惡夢,夢見有一團團的黑影追著自己,每次都嚇出一身冷汗。

他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最近搬進了新居,身心都有些不適應。

「你就好啦,終於上車。」老友說。

是的,新居是他的自置物業,雖然只是一個面積細小的低層單位,但他已經很滿足。

「好心你都慳啲使,儲下錢啦!」他說。

「好似你咁?又未去過旅行,部手機用咗十年得返打出打入功能,啲衫重係讀大學時嗰啲,又唔拍拖,我就真係唔得啦!」老友指指他身上的衣服。

「唓,我做護士有制服著,再講啦,都冇咩時間去旅行。」他回答。

「咁又係,你份工真係太忙啦,你睇你個樣幾殘!」老友說。

「唔係呀,我最近成日發惡夢,搞到瞓得唔好。」

「發惡夢?會唔會係你新屋有鬼?」老友哄前嚇他。

「鬼你個死人頭。」他罵道,但心中確有一些疑惑。

跟老友道別後,他回到新居,攤在床上,心想難道第一次置業就遇上凶宅?

他輾轉反側,最後終於睡去。

他夢見自己身處一個很多樹的地方,後方傳來刺耳的怪聲,他跑啊跑,回頭見到好多黑影在追他,郤沒法看清那是甚麼。

「呀!」他嚇得醒過來,看看房間的四周,並沒有甚麼異樣,而且也沒有甚麼怪聲。

看看時鐘,是晚上七時多,他不情不願地起來,因為今天是上夜班的日子。

他精神萎靡地在醫院捱過了十小時,連同事都說他面色很差,問他是不是生病了。

老實說,在很多人說有靈異事件的醫院工作多年,他倒是從沒有見到鬼,所以他一直相信自己是那種靈異絕緣體,但在搬家後老是做惡夢,確是令他有點擔心。

從醫院下班時,已是第二天早上。

他拖著腳步回到新居,即使心裡擔心,但他疲累得也顧不了對家中有鬼的疑慮,洗洗手就直接飛撲到床上進入夢鄉。

「呀啦咦哇儀野呀……」那刺耳的怪聲又在耳邊響起。

他的眉頭皺了,但沒有醒過來。

夢中的他在小路上跑著,四周有很多樹,樹被吹得沙沙作響,混著身後那些怪聲,令他十分害怕。

他回頭看,這次沒有黑影追來。

他深吸了一口氣,雖然是在夢中,卻是清醒的思考著,他心想一定要解決這種恐懼,而解決的方法就是去找出真相。

他轉身向怪聲的來源方向走去,聲音愈來愈大,但他始終沒有聽懂聲音的內容是甚麼。

「踏踏踏。」他的腳步聲有點急。

終於他來到小路的盡處,前方是一個小空地,他蹲在樹後偷偷看著前方。

一些醜陋的人形怪物在空地發出奇怪的聲音,似是有著一些旋律,也有高低起伏,但聽起來就是刺耳,就是令人生厭。

那些人形怪物扭動著肥腫難分的身體,嘴巴發出的盡是他不懂的語言。

突然,其中一隻人形怪物發現了他,大喝了一聲,其他怪物忽然蜂擁過來,他轉身就跑,沿著小路狂奔。

回頭一看,那些人形怪物正奮力追來。

「呀!」他終於夢醒,在床上喘著氣,環看四周,家中一切如常,但跟之前不同的,是他仍然聽到怪聲。

「呀啦咦哇儀野呀……」

難道這仍是夢?

他搖了搖頭,然後用力賞了自己一巴掌。

這不是夢。

他努力静下心神,仔細地聽,聲音是從客廳的窗戶傳來。

他的客廳窗戶正向著一個公園,他走近拉開窗簾看出去,一群人形怪物正在跳著大媽舞和唱著難聽的歌。

他把窗戶開到最大,然後大叫起來:「你老味!唱夠未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