篤姐短打


10. 他與她與她

日期:2019-05-02

縱使她沒有說出口,但他知道她喜歡自己。
她是女強人,但其實她很渴求愛情。
在愛情上,可說她有一點卑鄙,也可說她是進取,因為她是他的上司,她總是找借口要一起加班,加班後又要一起吃晚飯。
試過有好幾次,吃過晚飯後,她又嚷著說要吃甜品,然後又要他送她回家。
他知道,她不想他只是作為下屬那麼簡單,但是,他有女朋友。
他無奈地要陪著加班、吃飯、送她回家,但是他總是努力地保持著距離。
他不苟言笑,他表現木訥,她以為這是害羞的表現。
他在她面前時說話不多,甚至連自己有女朋友都沒有說。
女朋友也不知道有這麼一個進取的女上司,她以為自己的男朋友一直認真加班至深夜,即使是情人節,也是他努力工作的日子。
女朋友生氣,她覺得彼此見面太少,隔天她提出想結婚。
他呆住了,畢竟他的經濟基礎還未足夠,他只是一個普通的低級職員,如果要結婚的話,即使不大宴親朋,也好歹要有足夠的金錢去租樓,因為他倆現在各自都跟父母住在細小得可憐的公屋裡。
「係咁,你要我等到幾時?」女朋友問。
「我遲啲升職就會加人工,咁到時就會鬆動啲……」他結結巴巴。
「你成日加班都冇升職,就連人工都冇加過!」
他啞口無言,女朋友甩開了她的手。
他著急,突然靈機一動說:「上司之前話咗過三個月升我架啦!」
他想蒙混過去,果然她回心轉意笑了起來:「真嘅?」
他點點頭,心裡有一個打算。
那天之後,他加班得更晚,只是跟以前有點不同,他是主動加班的。
他故意討好作為上司的她,其實所謂加班,也不再像以前那樣對著文件,他們喜歡到海邊加班,還有戲院、餐廳和許許多多戀人會去的地方。
他有時會送上小禮物,但他始終沒有說過愛她,他很清楚自己在做甚麼,只是她不知道他的動機。
日復日過去,轉眼已三個月,雖然她有點苦惱他沒有表白,但她還是很享受,她以為愛情來了。
他很著急,他暗示了千遍想升職,但是她好像沒有接收到。
終於有一天,他走進她的辦公室,說明了自己的期望。
「其實,嚟緊我要升阿Sam。」她說。
「阿Sam?點解要升佢?我對你咁好!」他問。
「因為老世想我升佢,你知唔知佢做咗太子女個男朋友?」她一臉茫然。
他張大嘴巴久久不能合上,然後一言不發地返回自己的座位,打了一封辭職信拿去給她。
她挽留,但他搖頭。
她傻得以為即使如此,他還是會繼續跟她到海邊、到戲院、到餐廳和許許多多戀人會去的地方。
但他竟從此就對她不聞不問,她傻得在辦公室哭,哭到眼瞼又腫又紅。
他的女朋友也哭了,然後決心離開去找一個會快點娶她的男人。
他發現自己甚麼都沒有了,只有那個跟父母一起的擁擠的家。
愛情沒有輸贏,但有聰明和愚蠢。這是一個關於蠢人的故事,你覺得誰最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