篤姐短打


9. 突然發現,其他人消失晒

日期:2019-05-01

「奴隸獸,奴隸獸,東一隻西一隻……」

這是他的鬧鐘聲,他惺忪著起床,這時只是早上六時,他今天起得特別早,因為公司有一份文件想早點處理好。

他挪著行屍走肉般的身軀,馬虎地梳洗一番、換好衣服後,便立即離開家門。

他住在十六樓,在平日的上班時間,當電梯門打開時,裡面一般都已擠著七、八個從上面樓層下來的人,令他要欠身才能進去,但今天情況不同,電梯裡一個人都沒有。

他輕鬆地進了電梯,一直降到地下,還是只有一個人。

「清晨嘅感覺真係好!唔使同人迫!」他一邊伸著懶腰一邊步出了大廈。

他家住在新界,像這樣的一大清早,一般上班族都還未起床,街上比平時更顯清冷,即使是在接近夏天的五月,風吹過來還是令他輕輕打了個噴嚏。

沿著大街走向鐵路站的五分鐘路程,他一個人都沒有遇上,雖然他平時最討厭擠擁的街道,但他這時還是嘆了一口氣:「唉,好似成個世界得我一個咁勤力早返工咁……」

他苦笑了起來,心想:「我果然係奴隸獸……」

走進車站,「嘟」,他拍了八達通後便入閘。列車站不論閘內還是閘外都空無一人。

「格格格格格格格……」整個車站只有電梯運行的聲音。

他突然想起看過一本書,那本書叫《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裡面當主角衝進了深夜的彩虹站時,電梯就是那樣格格作響,然後主角就在一番折騰下,被帶往了鬼門關。

想到這裡,他不禁抖顫了一下,然後四周再看了看車站內,果然真是一個人都沒有呢……

「《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呢啲書真係睇壞人……搞到我自己嚇自己。」他心想。

他重新整頓了心情,然後拖著疲倦的身體乘電梯到達月台。

他習慣走到月台車尾位置等車,期間他仔細地看了一遍,月台也是一個人都沒有,也許這個時間真是太早了……

「列車即將到達。」廣播響起,然後列車便「逢」一聲駛進月台。

列車一卡一卡在他眼前駛過,他清楚看到,車廂中都沒有人。

直到列車減速停下,車門開啟,雖然感覺有點甚麼不對勁,但他還是走進了車廂,然後車門在他身後「逢」一聲關上。

他站在車尾,看著前方一卡一卡的車廂,心裡突然有種不安的感覺,他想起在那本叫《重複的太子站》的小說中,主角也是這樣孤身一人在列車中,跑遍每一卡都找不著一個人,最後來到了另一個太子站。

他猛力地搖了搖頭想清醒過來,心想:「呢個作家真係變L態,成日寫埋啲咁嘅嘢。」

雖然他想擺脫奇怪的想法,但突然他又想起,當小說中的主角闖進了奇怪的車站後,手機便會突然沒有了訊號。

想到這裡,他慌忙拿出手機查看,果然是沒有訊號。

他瞪著屏幕,呼吸不自覺地急速起來,他甚至感到心臟開始劇烈地跳動。

他袋起手機,看看列車外漆黑的隧道,心裡明白一定是有甚冷不尋常。

再看看前方的車卡,他開始小跑起來,他希望至少在車卡上找到一個人,他渴望發現剛才只是自己沒有看清,車上是有其他乘客的。

他從小跑變成快跑,怎麼辦?手機沒有了訊號,車卡又沒有人,列車一直在漆黑的隧道中行駛,到底列車會到達甚麼地方?他的腦海有太多想法,他開始害怕自己永遠回不到本來的世界。

「吁吁……」他已經跑了不知多少個車卡,但仍然一個人都看不見。

「我想返去!我想返去!」也不知是跑得太累,還是心裡太害怕,他跌坐了在地上,冷汗一直流下來。

「鈴鈴!」突然,他的手機響起!

「有訊號?」他手忙腳亂地想拿出手機,卻一不小心把手機拋了出去,屏幕向下的跌在地上。

他爬起來撲向手機,就在那一剎那,他又想起小說的情節,主角在無人的列車中,手機突然傳來了可怕的怪聲。

他猶豫著,不知要不要去撿手機,但最後他還是鼓起勇氣撿起來了。

他吸了一口氣,把手機翻過來看看屏幕,上面寫著是「老婆」的來電,他不知道那是不是真的是他太太的來電。

「喂。」他小心翼翼地接聽了電話。

「老公,晨早流流去咗邊?」是太太的聲音。

他鬆了一口氣回答:「返工囉,今日想早啲返去做好份文件,晏晝開會。」

「返工?今日公眾假期喎,懵炳!」

他目瞪口呆,然後想起剛才手機沒有訊號的時候,列車正是在平時都接收不到訊號的路段中行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