篤姐短打


8. 世界很危險,今天起我將封閉自己

日期:2019-04-30

這可能是我最後一次接觸外面的世界了,今天起我將封閉自己。

不用擔心,我只是覺得世界變得有些危險,隔離自己反而令我覺得安全。

這種感覺,是從這個月開始的,有一天,我一個人在家時,門鐘響了起來。

到過我家的人都知道,我家的門鐘已壞了很久,有時按它會響的,但它大多數時間都不會響。

所以當我聽見那清脆的門鐘聲,我是嚇得幾乎要彈起來,心裡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我從防盜眼看出去,是鄰居那個男人。這個男人三十多歲一個人住,有次我經過他的家,他剛巧打開了門,我見到裡面有一個安裝著射燈的巨型玻璃櫃,裡面放置了一些人形物體,然後他很快就關上了門。

「叮噹」!我的門鐘不停響著,我只好打開門虛掩著,隔著鐵閘問他:「咩事?」

「想問你有冇止痛藥呀?」他問。

「你……你要止痛藥嚟做乜?」

「止痛囉!」他理所當然地回答。

我慌忙說:「冇!」然後大力關上門,嚇出了一身冷汗。

我深呼吸一下,返回床上繼續玩手機,我心緒不靈地在社交網站隨便瀏覽,卻竟然見到止痛藥的廣告,我讀著廣告附近的那些訊息,慌得扔掉手機,這個手機一定有甚麼古怪,有人利用手機想強迫我接收某些訊息。

你一定以為我瘋了,但我真的不是。

手機突然響起,沒有來電顯示。我本來不想接聽,但人就是有犯賤的特質,我或許是有些好奇,或許是覺得甚麼重要電話,反正我的手就自動拾起了電話,按下了接聽鍵。

「喂。」我的聲音顫抖著。

「小姐,請問你係唔係94340634機主?」

「唔係。」我掛掉了線,真的,我真的不是這個號碼的機主。是撥錯號碼了嗎?還是想要試探我甚麼?

我決定扔下手機到街上走走,謹慎的我還確定了鄰居沒有開著門,才小心翼翼地外出。

我擠在港鐵的車廂,垂下了頭,我覺得自己有點格格不入,我瞄了瞄旁邊的人,他們似乎本來是看著我,當我看過去時卻又故意迴避我的目光。

旁邊有一群年輕男生,其中一個竟突然說頭痛要去買止痛藥,另一個就問他:「係唔係傷心得滯?」然後他們一群人就發出笑聲,我膽怯地看著他們,他們也看看我,幸好這時列車到站,我慌忙下車逃了出去。

旺角街頭上滿是人群,我真的後悔自己在旺角站下了車。

街上的人都用奇異的目光在看我,他們向我走來,想對我說甚麼,但我都敏捷地欠身躲過了。

我掩著耳在街上跑,我回頭看,他們都在看我,我害怕得面容扭曲,拼了命沿著彌敦道狂奔,再鑽進港鐵站,跑進了朗豪坊。

我慌忙跑進了女廁,人龍很長,但沒有人說話,大家都背著我安静地排隊。

我稍感安心,因為狂奔完而喘著粗氣站在隊末。

「叮鈴叮鈴!」前面那少女的手機響起。

「係呀!哇,你知唔知最後……」少女對著電話說。

她是故意的!她故意令電話響起,裝作有人來電,其實她是要把話說給我聽!

我轉身就跑,我覺得自己快要哭了,為甚麼生活是這麼痛苦?我跑進了一間沒有顧客的化妝品店,彎身按著膝蓋,大力喘著氣。

「小姐……」那店員走過來跟我說話。

「呀!走開啊!」我大聲咆哮,然後衝出店外。

在我慌亂間,突然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跑到了的士站。

我衝上了一輛的士,對著司機狂叫:「快!我要快啲返到屋企!我要匿埋喺屋企!世界好危險!」

「小姐,你冇事嗎?」他問我。

「唔好同我講嘢!」我咆哮。

他猛踏油門,期間識相地沒有再說話,終於把我送到我家樓下。

「唔使找!」我扔下了一張500玩紙幣。

我下車時隱約聽到他說:「而家啲癲人咁闊綽嘅。」

他不知道,我真的不是瘋的。

我飛奔進電梯,猛地按了數下我所住的樓層。

「16樓。」電梯門終於打開,我跑到家門前,顫抖著拿出鑰匙。

「咚咚鏘!」我一時情急卻把鑰匙都掉了在地上。

就在我彎身拾鑰匙時,那鄰居卻打開了門。

「你……你冇事呀嘛?」他問我。

我看到他家中那玻璃櫃,看得很清楚,射燈下放置著的是復仇者聯盟的人偶。

「嗚啊!唔好!唔好劇透畀我知!求下你地放過我!」

我崩潰跌坐在地上,淒厲的叫聲響遍了整座大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