篤姐短打


7. 坦仔請咗個新員工後,啲嘢食得返一半

日期:2019-04-29

這天臨近打烊的時間,著名米線餐廳坦仔來了一個身材魁梧的客人。

他進來後隨便就挑了一個靠近收銀處旁的位置坐了下來,普坐下連餐牌都沒看,便揚揚手向坦仔阿姐說:「套餐,十小辣,唔該。」

「巧,套餐,實小喇。」阿姐邊說邊瞄了瞄他的左手,笑著道:「靚齋,啲借指幾靚喎!」

嗯。他垂下頭,看了看戴在左手那五隻不同顏色的戒指,心想坦仔阿姐真是最友善的人,平日走在街上,他龐大的身軀和天生凶惡的容貌,都令街上的人退避三舍,更不要說跟他閒聊了。

套餐來了,雖然大部分人吃套餐都是兩個人分著吃,但他習慣一個人吃光一碗。

他很喜歡惠顧坦仔,天天吃都可以。

他一個人邊吃邊無聊地左顧右盼,看到收銀處附近的牆上貼著招聘的海報,不論是樓面、傳菜、廚房還是洗碗都毋須經驗,月薪達萬五元還有免費膳食。

「好似唔錯,有得日日食坦仔。」他若有所思。

吃完結帳的時候,他問阿姐:「係唔係請人?」

阿姐上下打量了他,然後微開眼笑起來:「係呀,靚齋,禾哋請人,你咁大份就啱啦,可以幫手搬搬抬抬!」

他問:「係咁……即係請我?」

「咁又未得呀!你起碼都講我知你叫咩名先。」

「我叫Thanos。」

「哦……憤怒屎,咁你去填張應徵表格,轉頭見一見經理。」

他在阿姐的指示下,完成了手續,店鋪經理像徵式地跟他聊了幾句,過兩天就正式上任當樓面了。

「嗨!」客人揮手叫他。

「要咩呢?」他問。

「墨丸雞肉清湯、魚腐豬潤三小辣、凍檸水、皮蛋。」客人連珠炮發地點餐。

他忙著記下來,然後如阿姐教導一樣,要向客人重複一次:「墨丸雞肉清湯、魚腐豬潤三小辣、凍檸水、皮蛋。」
完成點單,他正走向廚房時,阿姐卻喚了喚他。

「憤怒屎,你咁樣落單唔得!」阿姐悄悄道。

「吓?點解?我冇落錯,又有重複一次畀個客聽。」他不明白。

「你重複時發音錯晒,跟我讀一次:『勿演知肉千湯、而腐豬忍山小喇、凍撚死、P蛋。』」

他呆看著阿姐半晌,才道:「唔係喎,明明我個發音先啱,香港地就應該講好廣東話。」

「你識咩呀?呢個叫坦仔文化,係特色嚟!好多客嚟到就係想聽我哋嘅特色口音。」阿姐說。

「喂,你突然講嘢啲發音突然咁正嘅?」他震驚。

阿姐掩一掩嘴巴,喃喃自語:「係喎,唔記得咗添。」

他覺得匪夷所思,還沒回應她,她又立即道:「唏,算啦算啦,我同經理講調你去做傳菜。」

「吓,哦。」

「你食晚餐先啦,一陣晏咗會好忙。」阿姐指揮著他。

然後,他失望地發現,雖然公司說有免費膳食,但原來不可以點套餐,份量也有限制。

吃過那份量對他來說少得可憐的晚餐,他被安排去了當傳菜。

從廚房傳菜到外面,會經過一個暗角,他捧著一碗又一碗米線,口水流了一地。

「喂!點解咁少米線,墨丸魚蛋樣樣得半粒?」

「重有我杯奶茶都係得半杯!」

「碟土匪雞翼得兩隻半!」

客人的投訴聲此起彼落。

他沒法子,他太餓了,他把每份食物的一半消滅了。

「你有冇搞錯呀!」阿姐罵他。

他垂下頭把玩著五隻戒指。

「憤怒屎,你而家玩蛋啦!」

他震驚到目瞪口呆,過了良久才結結巴巴地問:「玩咩蛋?」

「我……我話完蛋呀!你唔使返工啦,經理話咗炒你!」

「嗯。」反正不能吃套餐,他對這份工都失望了,但有件事他耿耿於懷:「我個名唔係叫憤怒屎,係Thanos。」

阿姐瞪了瞪他,轉身跑去把他昨天才填寫的應徵表格拿來,氣呼呼地道:「我而家就唔叫你英文名!」然後她查看表格上中文姓名後道:「篤公!你即刻唔使做啦!而家公司炒你!」

篤公低頭看著被扔在地上的應徵表格,然後眼裡冒著火地抬起頭道:「好,咁麻煩嚟個套餐,十小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