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o


13. 容貌

日期:2019-03-28

我輕推開他站到床邊,他坐在床上抬頭看我,手卻不安分地在我身上遊走。

我撫了撫他紫色的頭髮,然後慢慢伸手拉下了口罩。

剛才還發出喘氣聲的他,此刻卻是屏息静氣,滿臉疑惑的看著我。

我沒有說甚麼,緊接著連太陽眼鏡都脱下。

軒囝仍是一臉疑惑地看著我,我感到十分緊張,不自然地乾笑了兩聲,意圖放鬆心情。

想不到,他竟突然開懷大笑起來:「哈哈哈哈!」

這回到我疑惑了,他為甚麼突然笑了?

他突然大力抱著我的腰,大笑道:「又未到萬聖節,竟然咁曳戴個面具嚇我?」

我也笑了笑,慢慢挪開他的手,接著退後來到房門旁的電燈開關旁,邊伸手開燈邊道:「唔係面具嚟架。」

電燈亮起,這是我自記憶以來,人生第一次在媽媽以外的人面前展示自己的容貌。

怎料,他笑得更厲害,指著我道:「頭先一開始真係畀你嚇親,個面具都整得幾搞笑。」

他跳下床跑了過來,一手抱著我,一手在我下巴位置撫摸,就像是要把面具掀起一樣。

我道:「再望真啲,見到未?」我頓了頓,繼續道:「我真係咁嘅樣。」

我看著他的表情變得僵硬,雙手終於離開了我的身體和下巴,然後他就那樣僵立在我面前。

過了半晌,他才突然大聲驚叫起來,猛地想衝去房門,可是他意識到我正擋住房門,便又亂叫著向床的方向跑去。

我悲傷地邊說邊向他步去:「樣貌真係咁重要?」

佢慌得爬到了床上,大叫:「你咪過嚟呀!你係咩嚟架?」

我很難過,可是大概他不會知道,因為我的嘴巴仍是一個V形地笑著。

我也爬了上床哄上前看著他:「你唔係話愛我咩?」

他的眼睛瞪得老大,喉嚨發出了「格格」的聲音。

「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

離開時鐘酒店的時候,已是晚上九時。

我拖著疲累的步伐登上港鐵,列車在漆黑的隧道中飛馳,我看著列車車窗上自己的倒影,容貌依然是被太陽眼鏡和口罩蓋著,身上的黑色連衣裙有點皺皺的,畢竟我已不再是今早離開家門時的那個Momo,我告別了二十歲前的自己,即使是短暫,也總算是被男人愛過。

回到家裡,我洗了一個熱水澡後,隨便煮了一碗即食麵給貓咪。

牠看我的眼神很奇怪,也許是因為我很少離家數小時之久,所以牠可能是想念我了。

我告訴牠:「我今日好開心,但又好唔開心。」

牠不解地發出了「嗚嗚」的聲音,也是的,牠怎會明白呢?

我回到自己的床上,想著今天發生的一切,能夠令軒囝忘掉兩個女友的死,縱然他後來看著我時驚恐的眼神傷得我很深,但我總算是做了好事吧。

想著想著,我便滿足地沉沉睡去,到我睡醒過來時,天色已完全亮了起來。

昨天在外大半天,我確實感到很疲累,我慵懶地倦著被子,伸手到床邊拿來了手機,就像往日一樣打算看看新聞,然後一則新聞吸引了我。

19歲青年時鐘酒店猝死   家人證實患心臟病
死者女友為日前跳樓自殺女

一名19歲青年昨夜十時許被發現死於九龍塘一時鐘酒店房間,根據紀錄及酒店入口之閉路電視顯示,死者於七時獨自登記入住,聲稱租住三小時。約十時許,職員見他未有退房,拍門沒反應後開門驚見死者全裸死於床上而揭發事件。

死者姓李,為無業青年,女友為日前跳樓自殺之陳姓少女,前度女友亦為早前跳樓自殺之程姓少女。

現場未有發現遺書,家人指死者一年前發現患有先天性心臟病,警方循死者自殺或病逝兩個方向調查。」

我驚訝得合不上嘴巴,昨天在房間時,他突然昏了過去,於是我只好穿回衣服離去,想不到他就此死去了,我這才想起,之前在他的社交帳戶的舊帖文中,他是有提過自己的心臟有問題,醫生說他不可受驚的。

不過,事已至此,也是沒法改變,他和女友們都死了,這段三角戀帶來的傷害也總算完結了。

 

本小說已出版實體書《惡魔面具》,如欲知故事發展,歡迎到各大書店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