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o


11. 調情

日期:2019-03-26

肺癌?為何他要說慌?抑或是我找錯人了?這件事一定不可以搞錯,我一定要好好安慰莪系芝蕫的男朋友的!

我急忙對比軒囝帳戶上的頭像和新聞上的照片,仔細對照了一番,我肯定軒囝是莪系芝蕫的男朋友。

「肺癌死?你一定好傷心。」我回應他。

這個世界,愛說謊的人太多了,但也許他真是太難過,所以才不願說真話。

「係,不如你陪我傾下偈,幫我分散下注意力。」他回應。

「好呀,你想傾啲咩?」我順著他問。

「講下你啲嘢,你有冇男朋友?」

「我?冇呀,啱啱失戀。 」我想起陳家樂。

「咁慘,愛情就像處女膜,看似很牢固,其實一碰就破,而且破了就再也修不回來。」

我不知道他為何突然轉用了語調,難道句子是從甚麼地方抄回來的?

「哈哈!你都幾好文采。」我邊回應邊搜尋了一下,原來這是所謂的「MK文學」。

「唔只文采,我好多方面都好好,至少我唔會好似你前男友咁唔識寶。」

說起陳家樂,我不禁又緊握了拳頭一下,然後回覆他:「佢可能嫌我唔靚。」

「你都叫唔靚?佢要求好高喎,哈哈。」

「其實男仔係唔係真係只會揀靚女做女朋友?而唔會睇內在美?」我問了一個在心內已久的問題。

過了半晌,他才回答:「沒有人想操你的內在美,和一個男人強調你的內涵,不如直接告訴他你允許內射更有吸引力。」

我紅著面看著這句似是而非的MK文學,一時間想不到該如何回應。

他又說:「不過,你都真係算靚女,好似你咁已經足夠。」

呆看著他的這個訊息,我知道是因為我用了別個少女的照片,他才會這樣說,如果我用的是自己的照片,他還會這麼認為嗎?

我還未回覆他,他又問我:「咁你覺得我點?」

「我覺得你好可憐。」我是真的這樣覺得。

「嗯,但我女朋友病咗咁耐,死對佢嚟講都係一種解脱。」

「希望你早日放低佢,早日擺脱傷心嘅心情。」我回覆,手指又不其然地敲打著桌子。

「你而家係唔係重好掛住你前男友?」他又把話題帶回我身上。

我又想起陳家樂。

我回應:「的確會成日諗起佢。」

「Momo, 要忘記一個舊情人,最好就係搵一個新情人。」

「所以呢?」其實我在網上也看見過這種說法,只是我想聽聽軒囝想說甚麼。

「我覺得呢個講法都幾啱,我都好想唔好再為我死去嘅女朋友傷心。」

「即係咩意思?你想搵新情人?」我問。

「反正我哋都單身,不如我哋試下發展?」他回覆。

「你意思係,同我拍拖?」我問,他的女朋友今早才死去,他這麼急要找新女友,可見他真是太傷心了。

「係,以後我嘅拳頭同下身都只會為你而硬。」他回應。

老實說,我不太懂欣賞這種MK文學,也不太理解這種示愛方法。

不過,如果這樣可以令他開心起來,我也是願意的,因為我的願望就是令世上再沒有憂愁。

「不如,我哋約出嚟見面?」他提出了要求。

「好。」我爽快地回應,要談戀愛當然要見面;不過我想了一會,便補充了一句問他:「你真係會出嚟見我?」
「當然。」

我又想了想,便回應他:「不如我哋訂個酒店房見面?」我不想再像上次那樣在街上等候,還惹來途人奇怪的目光。

「你都好猴擒,不過我鍾意。」他道。

我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不過最後總算是約了他在後天見面。

「刮刮。」貓咪又用爪子刮著木門,我才想起今天一整天都沒準備食物給牠呢!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