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o


9. 驅鬼

日期:2019-03-23

「好,等我一陣。」她還是爽快地回應。

我的手指又不自覺地敲打著桌子,發出了輕快的節奏。

過了十分鐘,她終於傳來了短片。

當我看到她的短片,我大概知道為何她對這要求爽快答應,除了她真的想把女鬼擺脱外,她手上長短不一的疤痕,足證她本來就有用刀片割手的習慣,所以這件事對她來說沒有甚麼難度可言。

在短片中,只見她鎮定地拿著刀片,在手上慢慢地刻劃著,她就像完全不知疼痛一樣, 把「程樂怡」三個字仔細地刻了出來。

我看著那滲出鮮紅色血珠的名字,滿意地輸入了回覆:「很好。」

「跟住我要點做?」她問。

「寫道歉信,你要寫一封道歉信畀程樂怡,大意講你有幾對唔住佢,希望死嘅係你唔係佢,對佢嘅死好內疚,大約一千字左右。」

「一千字?太多啦!」她抗議的竟然是字數,而不是希望死的人是自己那一句。

我揚揚眉,回覆她:「一定要一千字,唔通你想隻女鬼一世纏住你?」

「好啦。」她無奈地回覆,還加上了幾個哭泣的表情符號。

「要快啲寫,寫完影相畀我睇。」

「好。」

我終於感到有點肚子餓,便打開房門離開房間,這時我聽到媽媽房間的門鎖發出了一些聲音,我之前在網上也看過文章說貓咪會跳起扭開門鎖開門,原來這說法是真的。

貓咪真是可愛。

我沒有理會牠,笑了笑走進了廚房,在雪櫃拿出兩盒水餃,我知道貓咪也都餓了,就預牠一分吧。

我煮了一鍋開水,水蒸氣充斥著廚房,感覺非常暖和,我悠閒地攪動著沸水中的水餃,胸有成竹地等待莪系芝蕫完成道歉信。

待我煮好了水餃,也開門給了一分予貓咪後,我便捧著我的回到睡房,瞄了瞄熒幕,還未有任何回覆。

一千字果真可能是多了點,但是既然是道歉信,也總該有些誠意。

時間慢慢過去,到了晚上十一時,我還未收到莪系芝蕫的回應,難道她放棄了? 難道我又被耍了?

我雖然努力按捺著我的著急,但最終還是忍不住發了個訊息過去:「寫完未?」

她很快便回覆:「太多字啦!我寫極先得三百幾字!」

我不禁翻了個白眼,數小時才寫三百多字,即使我沒接受過正統教育,也知道她的水平是不合常理地低。

我嘆了一口氣,回應道:「三百字就三百字啦,我會試試令女鬼唔好咁嬲。」

「哈!你早響嘛!等我搞咁耐,睇相啦!」她語畢旋即發了張照片過來。

照片中是一張有點皺的紙,上面用鉛筆歪歪斜斜的寫了堆字,我大約快看了數眼確認她有依我指示完成內容,但因為當中錯字百出,有些字又莫名其妙的加上了草花頭,看著實在令我厭煩。

我無奈地回應:「好,咁下一步比較花時間,但都係最後一步啦,你有冇程樂怡啲相?我指除咗裸照之外。」
「有,係男朋友發畀我嘅。」

「好好,你而家開始十個鐘頭,唔可以瞓覺,唔可以食嘢,要專注望住佢張相,不停默念『我對唔住你』。」

「係咁,佢就唔會搞我?但夜晚咁樣望住佢真係好恐怖。」

「聽住,日頭做就冇用,你要而家開始,去望住佢張相道歉,死者就會安息。」我花了點時間想去說服她。

「咁,好啦。」她回應。

「安息吧。」我關上電腦,對著漆黑的熒幕輕聲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