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o


8. 女鬼

日期:2019-03-22

我抖顫著手指點按進去那則新聞,報導中沒有死者的名字,只標示了死者是姓程的19歲少女,當中提到她的遺書內容,大意是指她的裸照及色情短片遭公開,加上情傷,所以自殺,而她的男朋友已被警察帶署助查。

文章也有提到她跳樓的時間是今天早上七時左右。

我不確定死者是不是堅系樂怡,但是從報導內容來看,應很大機會是她了。

我打開社交網站,發了個訊息給堅系樂怡:「點解你咁傻?」

我看著熒幕右下角的時鐘,感受著時間的流逝,我就這樣呆坐著,透進房間的陽光慢慢消失,直至我瞄到房外的客廳被染了一抹燈黃,堅系樂怡還是沒有讀我的訊息。

我終於關掉了電腦,熒幕變成了漆黑一遍,我的臉孔被映照在熒幕上,縱使我的嘴巴是笑著,但我知道其實我是傷心的;縱使我知道堅系樂怡透過這樣去擺脱了憂愁,但我還是很難過。

我們是朋友,我能為她做甚麼?我們是朋友,我定要為她做些甚麼!

「刮刮刮刮」,媽媽的房門傳來聲音,我這才想起,我太震驚於堅系樂怡自殺的事,而忘了房間中的貓咪。

我步出客廳打開了電燈,拉開抽屜翻翻,找到一袋前天買的麵包,於是我推開媽媽的房間門,整袋放了進去。

我沒有感到肚餓,所以又回到了電腦前,我瀏覽著社交網話,不知不覺點進了莪系芝蕫的帳戶。

這個女生,害死了堅系樂怡,害死了我的朋友。

我發了個訊息給她:「Hi。」

她很快便回覆:「你係邊個?」

「我冇惡意,但係我感覺到你最近有煩惱,你好似被一隻女鬼纏擾住,我可以幫你。」

「女鬼?」她的好奇心被我勾起了。

「嗯,而且我睇到佢對你好有恨意,佢……佢好似係最近先過身,而佢嘅死同你有關。」

我想,莪系芝蕫這時一定嚇得目瞪口呆,她一定會開始疑神疑鬼,覺得堅系樂怡的鬼魂就在她附近。

這了半晌,她才回應:「你……你真係感覺到佢?」

「係。」我簡單地回答。

「係咁,我可以點做?你可以幫我?我唔係有心迫死佢。」

「你真係信任我?」我問。

她似乎猶豫了一會才回答:「嗯,我信。」

「係咁,你要先將你同女鬼之間嘅事講我知,咁我先幫到你。」我不自覺地對著熒幕笑了笑。

「其實我唔算識佢,但佢係我男朋友嘅前女友。」她道。

「前女友?」我揚了揚眉。

「係,可能佢放唔低我男朋友,所以好憎我。」

我咬了咬下唇,輸入了回覆:「你唔可以講大話,我感覺到佢好嬲。」

「係,對唔住,我講大話。」她立即回應。

「咁你再重新慢慢講。」

「嗯,其實係佢男朋友一腳踏兩船,我就係個第三者,我亦知道有佢嘅存在。」

「然後?」我問。

「然後……佢發現咗,我男朋友就同佢講分手,點知佢放唔低,可能太嬲我,佢竟然走去貼我啲裸照上網。」

「吓……」我扮作毫不知情。

她的訊息繼續傳來:「咁我男朋友見到就好嬲,就貼返佢啲裸照上網,其實都唔係我意思,係我男朋友堅決要咁做。」

想不到,莪系芝蕫想把責任都推到男朋友身上,就好像她自己一點責任都沒有。

「係咁,最後個女仔點解死咗?」我問。

「佢自己睇唔開啲裸照被公開,所以自殺。」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調整著自己的憤怒,然後才回覆她:「我明白啦,而家你要依我指示做,然後就可以擺脱隻女鬼。」

「嗯。」

「首先,你唔可以同任何人提起女鬼嘅事,亦要將我同你嘅對話保密,因為女鬼知道你同其他人講嘅話,佢會更加嬲。」我道。

「冇問題。」她爽快地回應。

「然後,你要用刀片喺手臂上刻上女鬼個名,刻嘅過程要拍片,完成後將短片發送畀我。」這次,我不會再容許別人用修圖技術來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