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o


5. 第二個

日期:2019-03-15

我把手機放進口袋,緊握著拳頭回頭走向港鐵站,然後擠進車廂。
列車異常安静地行駛著,連到站的廣播聲音都沒有,車廂中有很多人,他們有的似乎在說話,但我一點聲音都聽不到。
「我唔會嚟!」在我回家的路上,我好像都只聽到一把男人聲在這樣說,那是我幻想中陳家樂的聲音。
我回到家,關上門,脱下了太陽眼鏡和口罩。
「呀!」我竭斯底里地大叫了出來,然後現實世界所有的聲音都回來了。
鏡子中的我,眼淚和著眼線和眼影的顏色流了下來,在臉上形成了兩條直線,眼睫毛也被淚水沖掉,可是任憑我怎樣哭,我的嘴巴還是像笑著的一個V字。
我多痛恨自己這個樣子。
我默默走進洗手間,把殘缺的妝容和眼淚洗掉,臉上的肌膚和嘴唇又回復了蒼白。
看著鏡中的自己,突然覺得,其實不化妝的我更好看。
我步出洗手間坐在梳化上,打開電腦瀏覽著,其實陳家樂不理我有甚麼重要呢?社交網站上有那麼多人,總不會沒有人理我呀!
我瀏覽著不同人的個人檔案,心情漸漸愉快起來。
忽然,我看到一個少女的頭像,她是典型的美人胚子,大眼睛配上櫻桃小嘴,還有一把時尚的紫色長髮。點進她的個人檔案,她的名字是堅系樂怡,最新的動態是這樣寫的:「你不要我了,我生無可戀。」
我笑了笑,發送了一個訊息給她:「失戀嗎?我都係,唔好難過。」
我敲打著木桌子,發出了「噠噠」的好聽的聲音。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她都沒有回覆,但這次我沒有著急,因為網上有很多人,她不理我的話,我總可以找到下一個。
過了將近一小時,她終於回覆了:「Hi,多謝你安慰。」
我沖了一杯牛奶慢慢喝著,並不急於回覆她。過了半小時,我才輸入了訊息:「唔使客氣,你有唔開心可以同我講,我哋係朋友。」
這一次,她很快就回覆:「嗯,我啱啱同男朋友分咗手,佢竟然一腳踏兩船。」
這麼漂亮的少女都會被人抛棄,看來我的遭遇也很普遍。
「好可憐。」我故意給了一個簡短郤又表達了同情的回覆。
換來她把事情娓娓道來:「同佢拍咗成十個星期拖啦,佢一齊都對我好好,但上個月突然成日都唔見人!搵佢又唔覆,話返工好忙,佢做泊車之嘛,有幾忙呀?」
我微笑著回應:「然後呢?」
「原來佢有咗另一個,肯定係個八婆勾引佢先囉!我條仔冇可能主動睇上佢,佢咁樣衰!」
說罷她竟發來了第三者的社交帳戶連結,我好奇點進去看,她的名字是莪系芝蕫。
嘖嘖,怎麼她們的名字都這麼奇怪呢?
我瀏覽莪系芝蕫的帳戶,確實,以一般人的審美目光,她的樣子及不上堅系樂怡。
我輸入訊息:「係呀,你靚好多!」
我疑惑,長得美有甚麼好炫耀好自豪的?
「唉,到我踢爆佢同條八婆一齊,佢竟然即刻同我講分手囉!我真係接受唔到囉!」
「咁你打算點?」我問。
「我想搶返條仔返嚟囉!我沒可以接受輸畀個醜女,我輸畀佢我真係想死!」
窗外天色漸暗,由於我沒有開燈,四周也慢慢暗下來,剩下孤獨的電腦屏幕在發光,我向堅系樂怡發出了訊息:「想死就去做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