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o


4. 約會

日期:2019-03-14

我放下電話,抱起床邊一隻紅色的娃娃,那是我小時候媽媽買給我的,她說那娃娃的樣子跟我有點像,是甚麼芝麻街的角色,受全球很多小孩的喜愛。
我想,既然人們喜歡它,也許也有人會喜歡我?
我緊抱著娃娃又過了十分鐘,才起床走到衣櫃前,這幾年我用媽媽給的附屬卡網購了很多衣服,平時只會穿起在鏡子前給自己看,但今天我想認真打扮一下。
我特別喜歡黑色的衣服,因為能顯得我的皮膚更加雪白。
最後,我挑選了一件黑色雪紡上衣,配上紗裙,我滿意地照著鏡子,覺得這樣太好看了。
接下來,我挪了張椅子,捧著一個黑色的絲質袋子坐到鏡子前,我打開袋子,拿出一個小瓶子倒出乳液,精細地在臉上塗抹。
我閒時喜歡在網上看化妝的教學影片,卻從來沒有實習過,這次終於可以大派用場。
我抹上粉底後,開始化上眼妝,可是我的眼睛有點不平凡,我也不知道這樣化是否適合,我天生就沒有眼睫毛,所以我先學著教學黏上假的眼睫毛,唷,有點痛呢!但是,總算是黏上去了,不過這些睫毛似乎太短了,都貼伏在我凸起的眼球上,顯得有點奇怪。
然後我拿起眼線筆,試著在上眼瞼畫上眼線,唷唷,太痛了!我戳到了眼球幾下,最後幾經努力,才留下了歪歪斜斜的眼線。
我呼了一口氣,掃上了黑色的眼影,噢,加上眼影後看來還不錯。
最後,我為臉頰撲上了粉紅色的姻脂,再搽上紅色的唇彩。
嘖嘖,那枝唇彩真的太少了,我搽一次就沒了三分一了,怪不得我在網上總是看見別人在罵市場上的奸商。
我端詳著我的妝容,以第一次化妝來說,我覺得算不錯了,可是陳家樂會喜歡嗎?
我著實有點不放心,最終還是戴上太陽眼鏡和口罩,再穿上黑色高跟鞋外出。
我已經很久沒有乘港鐵了,我平時一般都只是要購買生活必需品時才會出門去住所附近,上一次乘港鐵已是數年前跟媽媽一起時的事了。
我突然好想媽媽,不知道她過得好不好?其實她很疼愛我的,但最後她說她累了。
我忍著想奪眶而出的眼淚,害怕弄花妝容。我在長沙灣站上車,低頭擠進擁擠的車廂,心情從想念媽媽的悲傷變為期待跟陳家樂見面的緊張。
來到尖沙咀站,我順著人群離開車廂,依指示牌在A出口離開。
我站在九龍公園門口,看看手機的時鐘,已經是11:59了。
我感到自己的心跳得很快,我緊張地四處張望,目光尋找像陳家樂社交帳戶頭像的人。
突然,我感到到有人在旁邊近距離看著我,我側頭一看,原來是一個三、四歲的小女孩,她抬頭看著我,從太陽眼鏡跟眼睛之間的縫隙,我不小心跟她對上了眼。
她好奇地看著我,嚇得我趕忙別過臉去,幸好她被她媽媽拉著走了。我再看看手機,已經是12:16了,為甚麼陳家樂還未來?
我敲打著熒幕,發了個訊息過去:「我喺九龍公園門口啦,你幾時到?」
過了達三十分鐘,他都還未讀訊息,我站在原地不敢走開,心裡著急得要命。
「叮!」他終於回覆了:「呢個係畀你小小嘅懲罰!」
甚麼?這是甚麼意思?
「你幾時嚟?」我再次問。
「我唔會嚟,嚟到咪畀你玩?好心你唔好再扮鬼扮馬嚇人!」他回應。
玩?我有玩弄他嗎?甚麼扮鬼扮馬?我完全不懂他的說話。
我還未來得及回覆,他又道:「你戴個恐怖面具影頭像嚇人,又叫我自殘,你咪痴線啦!我手臂有Momo係修圖整上去架咋,我係設計師嚟架!你有時間不如做啲正經嘢啦!」
那……原來他沒有在手臂上刻上我的名字,那是假的!他要跟我見面也是假的!可是……我的頭像千真萬確是我本人啊!
我急忙輸入訊息:「你誤會我啦!」
可是那訊息一直顯示發不出去,當我想再看他的社交帳戶頁面時,竟也無法顯示!
他封鎖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