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o


3. 任務

日期:2019-03-12

鬧鐘響起,我惺忪著從床上坐起來,然後關掉了鬧鐘。
我習慣性地開了床邊桌子上的枱燈,然後拿起鏡子,但是,我在鏡中找不到自己。
不,鏡中人的確是我自己,我的動作和面部表情如實地反映在鏡中,那不是我自己是誰?
但鏡中人有濃密的瀏海、毫不像魚眼睛的可愛大眼、小得像櫻桃的紅唇,還有高挺的嘴巴。
那是一張所有女人都夢寐以求的美女臉孔。
我端詳著鏡中的自己,然後忍不住擠出了各種或可愛或性感的表情,過了良久,我終於嘆了一口氣,把鏡子放回桌上,然後合上雙眼。
我很清楚自己是在做夢,我已不是第一次做這種夢了,但事實是我的模樣從來沒有改變過。
突然,鬧鐘再次響起,我惺忪著睜開雙眼,伸手把枱燈亮起,然後把鬧鐘拿到眼前。
4:20,剛才的果然是夢。
窗外的天色仍是漆黑一遍,我撐著身子坐在床邊,確認了一下鏡中是我一貫的模樣。
我拿起手機,打開社交網站的通訊程式,發現陳家樂還未發訊息給我。
我有點著急,於是便發了個訊息過去:「重未起身?任務失敗嘅話,會有好嚴重嘅後果!」
「叮!」他旋即發了訊息過來:「準時起咗身啦。」
我這才放心地笑了一下,回覆他:「咁輪到第四個任務啦。」
「未得住,你唔記得我哋講好咗?」
「嗯?」
我做齊你三個任務,就輪到你做我發出嘅一個任務。
我確實是忘記了,直至他提醒我才記起。
想起要接受任務,我不禁有點緊張,難道他也想我把他的名字刻在手臂上?可是我怕痛啊!
我心驚膽顫地逐個鍵按著手機熒幕上的鍵盤,問:「咁,任務係乜?」
我看著熒幕等待他回覆,過了將近五分鐘,他才傳來訊息:「第一個任務,一陣正午12:00喺尖沙咀九龍公園門口等我。」
「甚麼?」他的第一個任務竟然是要我出門見他?還要是在正午時份的尖沙咀街頭?
我不禁猶豫了,我這張臉孔真的可以見他嗎?
正當我不知該如何回覆時,他又傳來了訊息:「我想見你,你唔係話想同我做朋友咩?」
我不自覺地對著熒幕點點頭,「是呀,我想識朋友呀!」
「叮!」他又道:「而且我都用刀片刻咗你個名上手臂,如果你唔完成第一個任務,我都冇必要玩落去。」
我咬了咬下唇,指頭按了幾下熒幕,發出了訊息:「好,一陣見。」
他回覆了一個微笑的表情符號。
我看看時鐘,現在才4:46,距離見面還有七個多小時。
我關上枱燈,重新躺回床上,可是卻沒法入睡。
我不斷想著一會見面時會如何?我應穿甚麼衣服?我應在他面前脱下太陽眼鏡和口罩嗎?我應使用早前網購但從來沒有用過的化妝品嗎?他已見過我的頭像照片,見到我時應不會驚訝?跟媽媽以外的人相處是怎樣的?
我沒法停止我的思緒,也許我這次不只找到朋友,還能找到情人?
想到這裡,我不禁又伸手拿來了手機,問他:「你……有冇女朋友?」
我等了半小時,都沒有等到他的回覆,他甚至連訊息都沒有讀,令我不禁擔心起來。
我在床上輾轉反側,沒法好好進睡,終於手機傳來「叮」一聲時,已是早上10:37。
「冇,我冇女朋友。」
我看到他這樣說,內心愈來愈期待,也愈來愈緊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