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羅盆村4 號


25. 真相

日期:2019-02-28

每當我們想撲過去救人時,都總是撲了個空。但我留意到,老伯的移動速度似乎比之前慢,至少我還能見到他移動時的身影,不至於像之前般怎樣也看不到。

終於在多次撲空後,當我再一次嘗試時,我終於撲到了老伯身上,令他鬆開了勒著養母的手。

養母倒在一邊喘著氣,根叔上前扶起了她,看來她沒甚大礙。

而令我奇怪的,是老伯本來一直是半透明的身影,此刻竟然完全是一個實體,也是實實在在地觸碰到的。

「放開我!我好辛苦呀!」他大叫。

「放開你?你要應承唔可以再衝動!」阿廢過來幫忙按住了他。

「唉!得啦!」老伯嘆了口氣。

我放開了他,他旋即在我眼前消失。

「伯爺公,快啲跑返順返條氣啦!」老婆婆不知在哪裡,但還是可聽到她的聲音。

我不以為然地扶著養母,阿廢郤帶著疑惑的語調道:「咩叫……跑返順返條氣?」

這說起來確是有點不妥,一般不是應說「快啲唞返順返條氣」的嗎?

「後生仔,我哋慣咗跑嚟跑去,唔跑唔舒服。」老婆婆說。

「所以……你哋而家係跑緊?」阿廢問。

老伯說:「冇錯,呢個我哋祖先傳授落嚟嘅能力,因為我哋要適應社會嘅急速節奏,所以我哋村先可以咁繁華!」

老伯說到這裡,我、阿廢和根叔三人都似乎明白了甚麼,這條村的人確實不是死了,而是他們跑得太快,快得超越了正常人可以達到的速度,所以才難以被肉眼看到。

「繁華?明明出面啲人都以為呢度係鬼……」阿廢本想說下去,郤被我撞了撞手肘制止了,可是他仍忍不住小聲說:「跑得快有鬼用咩,生活咪又係咁落後,重搞到人人以為呢度係鬼村。」

幸好,老伯和老婆婆都聽不到他的說話,老婆婆道:「可惜,朱齋你細細個畀人抱走,而家大個咗想學都唔會學到。」

聽罷老婆婆的說話,老伯又突然憤怒起來,道:「如果唔係呢個女人,我哋就唔會骨肉分離!」

我連忙護在養母旁邊道:「唔係,你誤會咗啦,當年唔係養母喺鎖羅盆村抱走我架!」我撒了個慌:「當年係有拐子佬喺鎖羅盆村拐走咗我拎去賣,養母見我可憐就買咗我返去,佢都打聽咗好多年先知我係喺鎖羅盆村畀人拐走。」

我頓了一頓,吸一口氣繼續說:「雖然我不幸冇得同親生父母一齊生活,但係養父養母照顧得我好好,我重移民咗去美國,可以接受外國教育。」

老婆婆道:「伯爺公,咁睇嚟,呢位太太係我哋大恩公呀!」

「哎呀!好對唔住!我頭先重對你……」老伯道。

養母搖了搖頭,郤只是低頭飲泣。

「嗯……」這時阿廢突然疑惑地道:「係呢,你哋係點樣可以……跑得咁快?」

老伯回答:「咳,我哋呢條村嘅人,由學行開始就已經要每日24小時練跑,就連瞓覺都唔可以停落嚟,要一路跑一路瞓。」

「一路跑一路瞓?」我驚叫,心中暗自慶幸我沒有在這村長大。

老婆婆的聲音道:「冇錯,好似我呢啲細個就畀人買返嚟嘅童養媳,都要盡早開始練習,到發育時期前要完全練成。」

「爸、媽……」我不自覺地喚了他們一聲,我想他們長年累月這樣高速的移動,身體的負荷一定很大,在他們有生之年,我能見到他們,確是值得慶幸。

「阿朱齋養母,咁你不如都賞面喺度食個晚飯。」我的親生父母齊聲道。

養母抬起頭,紅著眼:「其實我唔係……」

「呀!你就唔好客氣啦!」根叔阻止了她說出真相,繼而在她耳邊低聲道:「其實你錯有錯著,幫咗阿拉唔使喺咁奇怪嘅家庭長大。」
這時,門外響起了很大的「嘰嘰」聲,是回來的村民們高速走動的聲音。

「大家都返嚟準備晚餐啦!我哋都去幫手,你哋就等下先啦!」說罷大門應聲打開,風向著大門吹出去,相信他們已到了屋外。

這時候,灶頭那邊傳來香氣,我慢慢走過去,端出熱騰騰的肉餅。

我仔細地咀嚼這由我親生媽媽煮的肉餅,雖然他們的生活模式令我難以接受,但既然他們活得自在,那讓有關鎖羅盆村的靈異傳說一直下去,外人也不敢來打擾,這對這條村來說應是最好的安排,只是……以後這條村就會經常有我這一個外來者回來探望,畢竟我還是想趁仍有機會,把握時間吃親生媽媽煮的肉餅。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