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羅盆村4 號


24. 報仇

日期:2019-02-27

「我哋死晒?」老婆婆的聲音很疑惑。

老伯伯突然像是發怒起來,聲音帶著怒氣地道:「衰仔,竟然咒父母死?」
四周的人聲開始沸騰:「係囉!佢哋都未死!衰仔!」

「吓?」我驚訝地叫了一聲,想再開口之際,阿廢郤搶著說:「阿世伯!點會呢?朱齋好孝順架!佢唔係話你哋死晒,佢係話驚你哋洗晒啲錢,佢畀啲錢你哋盡下孝道。」

「喂!」我輕聲說,然後瞪著阿廢。

「喂,我幫你咋。而且佢哋而家好似唔知自己已經死咗咁,呢層我哋要從長計議睇下點令佢哋易啲接受。」阿廢壓低聲音道。

我想想他說得也對,便擠出笑容道:「係呀,我係咁嘅意思。」我頓了一頓,猶豫了一下,又道:「爸,媽,我可唔可以見下你哋。」
我不知道為甚麼我的聲音在顫抖,也許是因為緊張,也許是因為激動,畢竟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叫自己的親生父母。

四周「嘰嘰」的怪聲減慢下來,風也減弱,我再次見到兩個半透明的老人在我眼前。

想必根叔和阿廢都看到了他們,根叔高呼道:「哇!見到啦!見到啦!睇真啲真係唔多似樣喎,阿拉你似你阿爺!」

「喂,你留心睇下。」阿廢在我耳邊壓低聲線道。

我這時留心一看才發現,我不只看見自己的父母,也看得見擠在屋內的其他村民,他們以我們三人為中心,圍圈看著我們,而他們的身體都是半透明的。

一次過見到這麼多鬼魂,真的是第一次了。

「呀哈哈哈哈……」我乾笑著道:「各位鄉親父老,我咁多年先返嚟搵返父母,我有好多嘢想同佢哋傾,不如我轉頭先逐家逐戶拜候大家。」

「嘰!嘰!嘰!」我話未說完,屋內連連響起非常數十下刺耳的怪聲,強風也旋即刮起。

只見屋子的大門霍地打開,強風吹向屋外,伴隨著一句「咁你哋好好聚舊,我哋出市區買好嘢今晚食大餐。」然後大門就關上了。

屋內餘下了微弱的「嘰嘰」聲和微風。

突然,我見到灶頭上本來放著的一塊豬肉在不知何時已變成了一堆肉碎,然後眼前就像是有魔術一般,那爐火突然被點起,肉碎在我沒能察覺的時間中已瞬間放了在碟子上,再出現在蒸鑊中。

我、阿廢和根叔看得目瞪口呆,根叔更是發出了一下驚歎:「哇!咩值呀!」

阿廢瞪了他一眼,道:「咩咩值?」

我郤是唸唸有詞:「係magic。」

「朱齋呀!你媽媽最叻整肉餅,佢而家就整畀你食住先,今晚我哋全村再一齊食。」

我們三人面面相覷,一時間也不知如何是好。

我本來就做好心理準備,來鎖羅盆4號要面對的是親生父母的鬼魂,我只是相跟他們相認,讓他們安心去投胎,郤沒想過他們似乎並不知道自己已死。

「砰!」大門突然被大力打開。

Lyle! 闖進來的竟然是媽媽,不,不是我的親生媽媽,是我的養母。

阿媽!我一時情急叫了出來:「你點解喺度?」

她氣急敗壞地走進來道:「Lyle,我諗諗下都想返嚟同你一齊去面對,點知一落機就收到你訊息話你已經嚟咗。」

「媽……我……」

「嘰!」

「哇!」媽媽……不,養母的驚叫聲打斷了我的話,只見她向後跌在地上,老伯的身影不知何時已到了她面前,且用雙手勒緊了養母的脖子。

「就係你抱走咗我個仔?」老伯怒吼。

「伯爺公!」老婆婆在驚叫,但我郤看不到她。

我跑上前想推開老伯,但不知為何當我撲過去時,老伯跟養母竟同時突然去了我的左方,令我撲了個空。

阿廢和根叔見狀,也同時撲過去,但老伯跟養母竟再次像瞬間轉移般去了後方!

養母雖然仍是掙扎著,但面色郤是愈來愈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