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羅盆村4 號


23. 父母

日期:2019-02-14

「你……你哋係邊個?」雖然他們是半透明的狀態,但我還是能看出他們跟黑白照片中的人不同,尤其是那個老婆婆,她的五官跟照片中那人完全不同。

可是還未等到回應,他們郤霍地從我們眼前消失。

「喂!去咗邊?」阿廢和根叔異口同聲大叫起來。

「你係我哋朱齋!」雖然覺不見他們,郤仍聽到他們的聲音,但很奇怪地,他們的聲音郤是從我的身後傳來。

我立即轉身,竟見到剛才在我前面的半透明身影已在不知何時移到了我後方。

「你哋……」我正想問個究竟時,他們又突然不見了!

「喂!我哋同阿拉嚟揾佢父母,如果你哋唔係佢父母,就唔好搞搞震!」根叔突然霸氣外露地說。

「嘰!」刺耳的聲音又再響起,突然根叔「哇」的一聲跌倒在地上。

「X!做乜撞我呀?」根叔怒叫。

「竟然話我搞搞震?」老伯的聲音在根叔的方向響起。

「咁係吖嘛!」根叔似乎沒有受傷,只是蹣跚著站起來。

「哎呀!伯爺公,你唔好撞人啦!」老婆婆的聲音在我左面傳來。

阿廢指著牆上的黑白照片道:「我哋只係揾呢兩位老人家,等阿拉總算可以見父母一面!我哋冇其他惡意!」

「呵呵呵!」老婆婆突然笑了起來,聲音郤是去了右方。

「你……你……你笑咩?」我問。

「伯爺公,原來一場誤會,你重唔同人賠罪?」老婆婆的聲音又去了我後旁。

「伯爺婆,我……好啦,我聽晒你話。」老伯的聲音剛落下,只見一張木櫈突然快速地移到了根叔後方。

根叔見狀也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塵,然後坐了下來。

「呵呵。」老婆婆又笑了起來,然後道:「朱齋,相入面嘅人唔係你父母,係你爺爺嫲嫲!」

「吓?咁你哋……」我遲疑著。

這次是老伯伯的聲音:「我哋咪你父母囉,傻仔!雖然你細個畀人抱走咗,但係我一見到你個樣,我就知道你係我哋黃家血脈。」

我的心突然跳得很快,我果然就在這裡找到我的親生父母,他們此刻就在我身邊,可是我沒法好好看見他們,即使他們現身,也只是半透明的身影。

我感激養父母給了我美好的童年,供書教學讓我在美國長大,可是也是他們自私地把我帶離了鎖羅盆村,讓我的親生父母傷心欲絕。

一種無力感讓我跌坐在地上,我不是一個容易流淚的人,但我此刻郤是眼淚盈眶,說不出一句話。

根叔嘆了一口氣,道:「兩位老人家,雖然阿拉……唔係,係朱齋先啱,雖然佢可能返嚟遲咗啲,但佢真係好想見你哋一面,希望你哋現身。」

阿廢拍拍我的肩膀:「係,你哋就畀阿……朱齋見你哋一面啦。」

「唉。」兩邊傳來兩位老人的嘆息聲:「我哋都盡晒力,冇辦法好好咁現身。」

突然,屋外一陣嘈雜聲:「朱齋返咗嚟?朱齋返咗嚟?」

大門隨即被打開,一陣狂風刮起,「嘰--!嘰--!」 這些聲音愈來愈密集,也愈來愈刺耳,我、阿廢和根叔不禁掩著雙耳。

此刻大門雖然開著,但我郤看不到任何人,只聽見不同的聲音在說:「哎呀,朱齋返咗嚟! 恭喜啊!叔叔嬸嬸!恭喜啊!恭喜啊!恭喜啊!」

周遭的聲音嘈雜得有如有十多人在屋內,可是我們郤看不到任何人。

阿廢蹲坐在我身邊,小聲地說:「喂,原來傳聞鎖羅盆村係鬼村係真架!」

可是我毫不驚慌,我只是悲慟為何我的家人和同村的親人都死光。我想起之前跟阿廢在大興村經歷過的魂歸事件,靈魂因為心事未了才沒法投胎,那這裡眾多的靈魂是為了甚麼留下來?我可以如何幫他們?

「朱齋!哎呀,真係同你阿爺餅印咁!」他們此起彼落地在呼喚我,我甚至隱約感到有些手或撫摸我的臉頰,或拍拍我的肩膀。

一陣傷感湧上心頭,我不禁吶喊:「點解我咁遲先返嚟?點解你哋會死晒?」

可是,他們接下來的回答,郤是令我們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