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羅盆村4 號


20. 身世

日期:2018-12-02

那夜我跟媽媽在客廳,我聽著她把當年得事一一道出。
原來,爸爸媽媽當年很想生小孩,可是爸爸被驗出原來是不育的,雖然覺得可惜,但他們也是無可奈何。
在他們婚後幾年,有一年的重陽節,他們去遠足,經過了鎖羅盆村。他們走在鎖羅盆外的山徑,突然聽到一陣「嘰……」極度刺耳的聲音。
「係咩聲?」媽媽掩著耳問,同時四周開始刮起大風,地上的枯葉被捲了起來。
「唔通……唔通要打風?」爸爸這樣說,可是抬頭見到天色仍是陽光燦爛。
「呀!」媽媽突然被一些東西擦到肩膀邊緣,可是卻又看不到有甚麼東西擦過。
「做咩呀?你……你流晒血!」爸爸驚見媽媽肩膀位的衣服和表皮都竟然擦破了。
「係咩嚟?」媽媽驚慌地問,可是在空曠的山上,他們卻甚麼異物都看不見。
「嘰……嘰咯吔……」刺耳的聲音中突然夾著幾聲奇怪的音節。
「吓?」爸爸媽媽下意識地叫了一聲,卻換來令他們驚恐萬分的回應。
剛才那幾個奇怪的音節竟然重複了一遍:「對不起,撞到你!」
雖然那句話帶著鄉音,但爸爸媽媽這次終於清楚地聽到是在說甚麼。
可是四周卻是一個人都沒有,聲音從何來?
爸爸媽媽在狂風中驚惶失措,這時爸爸才留意到不遠處的一條村莊。
「咁大風,你又受傷,我哋入村避下啦!」說罷爸爸拉著媽媽,跑進了鎖羅盆村。
縱然不遠處的山路被狂風吹襲,鎖羅盆村內竟是一點風都沒有,而且更奇怪的,是一個人都沒有。
「奇怪,點解成條村都冇人?」爸爸說。
「可能……重陽出晒去登高拜山?」媽媽膽怯地看著空無一人的村落,雖然口中如此猜測,但可能經歷過剛才怪異的風和聲音,媽媽此刻只覺眼前的村落異常詭異,就像是……
「我反而覺得好似啲村民突然消失晒咁。」爸爸說出了媽媽心中的想法。
「啪!」突然,不遠處傳來一下像是物件掉到地上的聲音。
「咩聲?」媽媽不禁捉緊了爸爸的衣袖。
我去睇睇。
「沙沙……」爸爸腳踏在地上的青草,發出了「沙沙」的聲音。
「一齊去啦!」媽媽緊跟在後方。
當他們來到第四間屋時,前方傳來「喔喔喔」的聲音。
「哈哈!係雞呀!」爸爸指著屋前用圍欄圍著的一片小空地上,有數隻雞在走來走去,發出 「喔喔喔「的聲音。
「嚇死人啦!」媽媽微笑道。
「喔……」這時,屋中也傳來了這種聲音。
「連屋入面都有養雞?」
在好奇心驅使下,爸爸輕推開了四號屋子的木門。
「嘰。」木門被打開時發出了聲音,屋子內傳來了「喔喔……嗚……」 的聲音。
「老婆,睇下。」爸爸壓低聲音道。
媽媽探頭看進去,看到一個嬰兒躺在木製的嬰兒床上。
我不安地坐直了身子,看著眼前把往事娓娓道來的媽媽,我不禁道:「我……就係嗰BB?」
媽媽垂下頭良久,然後點了點頭。
「你哋……咁樣係拐帶咗人哋個細路!」我沒有大聲把話說出,卻感到自己的聲音在顫抖。
她點了點頭:「呢件事,我哋真係做得好錯。」